第八章

    科学领域中有一个名词,叫做人体辉光,就是说在人的上有一道眼看不到的光环,运用特殊手段才能见到这层由人体发出的彩色光层,所以又被称作是人体生物光。

    而展现在木头人和睡神眼前的,就是包裹着蓝眼泪的那个光层。

    这光层的亮度极其微弱,要不是因为在极夜和睡神的指引下,木头人根本不可能注意到这层光环。

    但蓝眼泪上的光层在亮度上明显比人体辉光要强上许多,而且她上的光层不像是由人体发出的,倒像是由她手中的那个雪团发出的,导致了她全光线最强的地方,就在她拿着雪团的右手上。

    这下木头人也看呆了,带着微弱光辉的蓝眼泪就像一名下凡的仙女,虽然光辉很弱,但在仔细瞧看下,蓝眼泪的影也有些略微模糊…………

    “别看了,注意脚下!”睡神拍拍木头人的肩膀提醒道,木头人回过神来,不耐烦地一脚踢开面前的雪堆,朝前走去。

    睡神无奈地笑笑,正当他准备跟上去时,突然发现了在木头人踢开的雪堆下,似乎有个什么东西,但星光下看不清楚。

    睡神蹲下来,用手拂开表面的雪屑,发现雪下的东西不仅硬而且体积不小,令他想到是一块大岩石。

    睡神轻笑一声,撑着雪地准备站起来,正好被走在队尾的巴克扶了一把,他拍拍手上的雪粒笑着说:“嗨,人老了,手没你们年轻人好喽。”

    巴克摇摇头,满脸笑容地对睡神说:“快别这么说,我也三十多了,再说了,穿成这样准灵活啊呀,跟球似的,估计滚起来都比跑要快,”

    这话可把睡神逗乐了,巴克接着又问道:“哎,对了,您刚蹲地上干吗呢?”

    睡神摇着手说:“没什么,看到一块石头”,接着转准备走,

    巴克突然拉住了他的衣角,用手中的手电筒指着那块“石头”说:“等等!这就是您说的石头?”

    睡神不明所以,回过头来,顺着巴克手中的手电筒光线看去,雪面下是一个红色物体的一部分,上面锈迹斑斑,坑凹不平,所以触摸起来像石头一样,但上面残余的红漆仍然能让人明白,这是一个造的物体!

    张雨尘走在队前,突然听到巴克在喊他,回头才发现,巴克手中的手电筒光在50米外亮着,连忙召集其他人往回走。

    “巴克,怎么回事?哦,还有睡神。你们在那儿干吗?”张雨尘边走边问。

    巴克朝张雨尘招着手喊道:“快来看,这是什么!”

    当几只手电光都汇聚在雪中埋着的那个物体上时,巴克已经清理出了半平米大小的面积,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眼前的物体,好一会儿才有人深吸一口气。

    “这是什么?”这话明显是明知故问。

    “车。”简单又无聊的回答,露出地面的一部份明显是车窗。

    蓝眼泪质问巴克说:“我们难道要开它走?”

    “哦,没事,我会开车!”木头人笑着说道。

    巴克瞧了木头人和蓝眼泪一眼,摇着头说:“嗨,会开有个用,这种车要挖出来,除了推和拉,我没见过有人能开着走的!”

    “那你挖它出来要干什么,当摆设啊!”木头人反驳道。

    “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用的工具。”巴克看向张雨尘,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张雨尘看了一眼围在周围的众人,点点头说:“大家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巴克、木头人、克星、杀手,我们几个把车挖出来,尽量快点儿。入侵者,弄点吃的出来,辛巴,你去帮忙,剩下的人搭帐篷。

    只有两把折叠铲,一把在巴克手上,另一把杀手拿着,剩下的人则负责清理和搬运。十分钟后,车辆的上半部分已经挖出来了。

    “车里有名司机!”克星趴在车窗上对张雨尘说,惹得旁边几人都聚过来看。

    “死了!”

    “废话!”

    “那,那咱还挖吗?”

    “挖辆车跟这死人有什么关系?当然挖啦。”

    车很快就被众人从雪中挖出,是一车红色的奥迪双座跑车,驾驶室在右边,开车的应该是外国人,虽然车子的外表锈迹斑斑,但驾驶室内仍然完好。车前右大灯破碎,有撞击留下的凹痕。

    “这车怎么会在这儿?这里有通道路?”

    “应该不会,谁知道这倒霉的小跑车怎么会到这儿来的,对了,克星,你去叫手术刀来一下。”

    “跑车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工具,有钱人都是不屑于带那些东西的,”木头人问一直在忙着的巴克。

    “那得看是国内还是国外。”

    “但驾驶室也没有什么,你就别打开了,那死人样子怪慎人的。”

    “活着都不怕,死了还管他?我可是无神论者,再说,工具箱一般都放在后备箱里,而钥匙在车内,不开车门,我上哪拿钥匙去。”

    这个时候,手术刀走了过来,巴克放下手中的事,起迎接。

    “嘿嘿,手术刀,打扰您休息了,您帮忙我看看分析下,他是怎么死的。”巴克指着车内的死尸说。

    “就这样看?”

    “对,就隔着玻璃,”巴克回答。

    “嗯,我看看,这人是在巨大的冲击力下被安全带勒死的,死亡时间应该不会太久,大概是………”

    “打住,”巴克突然打断了手术刀的话,问道“您直接告诉我,他上会不会有传染病?没有的话我就开门了。”

    “这………这应该不会有,不过没检查过,我也不敢下结论呐。”

    “得,算了,我就当他没有了,大家离远点,万一要是有的话,也不会所有人都传染。”等大家都退开一点后,巴克拉开了驾驶室的门,尸体垂坐在坐位上,车上的安全气囊全部都打开了,但驾驶员不知在怎样的冲击力下,竟然将头骨撞裂变形,并且被安全带勒死,脊柱也被拉断。

    巴克伸手掏向钥匙,无意中正好与那尸体的脸正对在一起,那张脸上充满着惊恐,仿佛死前遭遇了什么事,那张开喊叫的大口,此时看起来更像是要咬人,咬面前的,巴克!………

    PS:祝贺小说点击量破千,山杨在此谢谢大家的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