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起起奇怪事件如何解释?失踪的人又遭遇了什么?偶然中,张雨尘收到失踪的表妹从南极发来的邮件,为了救回妹妹,和一群人奔赴南极,种种迹象表明,在地球最南端这片人烟稀少的陆地上,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他们能够突破层层阻碍,解开这个秘密吗?这群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到底何去何从?

    故事就从他们踏上南极大陆的那一刻,开始……

    “好了,就放这里,”老罗指示水手将几个背包放在冰面上,接着将皮筏子上的张雨尘等人拉上岸,邮轮则是停在了离岸较远的地方。

    虽然之前在船上已经说了无数遍有关南极的生存守则,但老罗自认为他需要再强调一遍:“各位,欢迎踏上南极大陆这片神圣的土地,今天是3月19,让我们记录下这个神圣的子!”

    木头人翻了翻白眼,嘀咕道:“怎么感觉像进了他家一样。”

    旁边的入侵者点点头,回答道:“他像一个教徒!”

    老罗见大家没有听他说话,只好罢休,拿出一部卫星电话,递给了张雨尘:“好了,就在此告别,那几个背包里装了些物资,供你们今后使用。卫星电话你们拿着,如果哪天收到信号,也不至于迷路。我等你们归来,祝你们好运!”

    “谢谢。”张雨尘接过卫星电话,对周围的同伴说:“OK,大家带上物资,出发!”

    船长老罗和水手们望着渐行渐远、走出灯光没入黑暗中的一群人,心中默默祈祷。

    很不凑巧,这个时候整个南极圈以南都处于极夜之中,虽然能看到美丽的星空和偶尔出现的极光,但无尽的黑夜着实增大了救援难度。

    “巴克,”众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边聊天边走在雪地上,张雨尘却减慢速度来到一直落在后面负责断后的巴克边,小声减道。

    “嗯?什么事?”巴克本来就很壮,再加上厚厚的绵袄,看起来就像一个滑稽的大皮球。

    “你在后面看紧点。”张雨尘皱着眉说。

    “哈哈,你放心,一个都丢不掉,我帮你看得死死的,“巴克乐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张雨尘一脸严肃,似乎有所顾忌。

    巴克见到张雨尘的表,也严肃起来,小声询问:“那是什么?”

    “我有种感觉,似乎有某种东西在我们之中。”

    “不是,你耳朵好点也就罢了,难道还有第六感,不会又是那个偷渡着?”

    “算了,别瞎猜了,或许是我多虑了,不过,你还是要注意点,既然有那么多事与这里有关,那么这片陆地注定不会太平,我们这群人来自不同的地方,相互并不是特别了解,前面那些人有不少是抱着来玩的心态跟来的,一旦遇到险,我估计一些心里素质低的人会出状况。”

    “出状况?什么状况?”

    “这种例子还用我说吗?你这个超级大搜索应该很清楚!”

    “你是说!…………….“巴克觉得很不可思议。

    张雨尘轻轻点点头,默默回到了队前。

    蓝眼泪双手捧着一个雪团,向曼尔顿炫耀着,手电筒照在雪团上,发出蓝幽幽的光芒。

    木头人正和睡神开玩笑呢,忽然就发现睡神压根就没有听他说话,而是死死盯着不远处的蓝眼泪,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木头人也朝蓝眼泪看去。

    星光下,蓝眼泪手中把玩着一团雪,似乎是在捏造什么形状,颇有几分微型雪人的意味,曼尔顿拿着手电筒为她照明,光线照在雪地上反开去,给他们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幽蓝色。

    不知曼尔顿说了什么,逗得蓝眼泪不停在笑,除此之外,倒也看不出有什么能吸引人的地方,但睡神确实在对着她们的方向出神。

    “难道还有什么自己没注意到的?”木头人再一次看去,曼尔顿和蓝眼泪后是一片比较平坦的雪地,笼罩在淡淡的星光下显得很朦胧,根本看不出有什么。

    这下木头人可就真纳闷了,这睡神究竟在看什么?

    他摇了摇睡神的肩膀,这时睡神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向木头人道歉,木头人顺势头问道:“先别说其他的了,你刚才在看什么?蓝眼泪?”睡神似乎因为刚回过神来,语言上还不是很顺畅,但慢慢地木头人也就明白了睡神为什么会出神了。而他的语言不顺,也是因为他刚刚想了太多问题,导致思绪有些混乱所致。

    而最重要的事,则是睡神所说的话。

    睡神虽然只是一个科学家助手,但在这一行也干了几十年了,不说有科学家的水平,至少也及得上大半了,睡神毕竟年纪有些大了,木头人听他说这些学术理论也吃力:“我不是在发呆,木头人,你看那边,蓝眼泪手上的那个雪团,看见了吗?我就是在看那个,或许你还看不出什么,但你看看那个雪团,再结合我们所处的环境说不定你就能发现什么问题了。”

    木头人再次望去,看了好一会仍没有收获,只好听睡神继续讲下去。

    “不透明的物体所呈现的颜色是由它所反的光决定的,当一片片冰晶组合成雪时,也就逐渐变得不再那样透明了,所有的光都会被反,汇聚起来就是我们通常看到的雪白。如果用绿光照在上面,反的就是绿雪,红光就成了红雪。依此类推,何种光就造出何种颜色时雪。现在,看蓝眼泪手中的那个雪团,在手电筒的照下,星光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雪团有着淡蓝色的反光,而我们所带的手电筒,全部都是纯白的LED节能灯,压根就不存在蓝光,这样看来,这个蓝光的由来就很成问题了。”

    木头人有些似懂非懂,不过也大致明白了,只是这样并不能说明问题,也有可能是环境光的影响使雪团的颜色改变了,那样的话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可这个念头,立刻就被睡神给否绝了,“如果刚才说的,是有科学依据的奇怪现象,那么接下来,则是没有依据的怪事了。

    PS:这段时间非常抱歉,山杨太忙了,没时间写小说,接下来我会每周3章补偿大家,谢谢大大们的支持。另:本书已经签约,大家有票就支持一下,推荐票、精品票,来者不拒。如果没票也不要紧,觉得本书好就帮山杨拉拉读者,谢谢大家了。~(@^_^@)~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