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群人坐着邮轮,在狂风暴雨中离开悉尼驶向南极大陆。

    众人都坐在船舱里,忍受着船只摇晃带来的眩晕,却听到船舱外传来呕吐声,如果不是水手晕船,那会是谁在船舱外?

    巴克,杀手和张雨尘顶着浪花雨水,在甲板上找寻一番后,真的在船侧栏杆处,看到了一点残留的呕吐物,所有的乘客都在船舱内,而水手也不可能晕船,那就表明,还有一个大家都没有发现的东西,此刻正躲在船上!

    那东西是什么时候上船的?在中国吗?

    显然不像,毕竟一个多星期的海上航行里没有人见到过这东西的踪迹。

    那么难道是从悉尼上船的?这个东西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有暴风雨的天气里登上这一条邮轮,它有什么目的?

    不管怎样,现在当务之急,是立即找出这个东西。

    否则,一旦这东西发起攻击,在现在这种敌暗我明的况下,所有人都会有生命危险!

    巴克与船长协商后,老罗当机立断,下令全船人员封锁了船上的各个船舱,因为水手不够,张雨尘等人也加入了其中。

    徐达站在驾驶室中,听着电播中传出的各船舱搜寻结果,皱紧了眉头,果然,不出他所料,什么都没有!

    他喊来了杀手,只一个眼神,杀手会意,朝船尾跑去。

    甲板不断被海水冲刷着,即使有防滑垫,仍然非常湿滑。

    杀手步履稳健,疾步如飞,冲到船尾,抓住船尾护栏,翻了下去。

    巴克赶到船尾时,一个穿着奇怪的人从船下飞了上来,摔倒在甲板上,已经昏了过去,杀手随后也爬上了甲板,揉着肩膀说:“这家伙有点本事。”不过发动机轰鸣声掩盖了他的话。

    张雨尘徘徊在船舱中,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隔了好一会儿,外面终于传来脚步声,一个全通黑的人被拖了进来,在地上留下一摊海水,其他人纷纷从底舱上来,都很惊讶地看着被拖进来的人,巴克和杀手去换衣服了,一群人围在一旁议论纷纷。

    “这是个什么东西?”

    “非洲人。”

    “没文化,现在哪国没点黑人啊。”

    “他从哪里上来的?”……

    几分钟后,杀手换好衣服,掐着黑人的人中,将其弄醒。

    也算他幸运,要是在以前,偷渡者一旦被抓住,会被水手们折磨死,可是现如今,政策好了,偷渡者都是上交给海关处置。

    不过众人刚离开悉尼,返回是不可能了,那么只好带往南极。

    为了能弄清楚这个全通黑的偷渡者的份,众人问了很久,可他就是不说话,手术刀本想试试药剂催眠,不料却被反催眠,说了一堆**出来。

    经过一番折腾,偷渡者不但没说一句话,而且还被众人认定为危险生物,就在大家一筹莫展时,船长老罗突然跑进船舱来喊道:“所有水手快回到各自岗位上去,其余人回位子坐好,暴风雨来啦!”

    暴风雨的突然来到使他们有些措手不及,好在事先就做了准备。

    没有经历过暴风雨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在海上遇到暴风雨的可怕,在海上,一条船再大都显得渺小,在几层高的大浪和狂风吹打下,船只失去方向,一会儿打个转,一会儿被高高托起又重重摔下,灯光在这时已经失去作用,能见度或许还没有船长。

    船被浪几乎推得躺在水面上,海水灌进船舱,又从排水系统流走。

    耳边只有水声,吵得人心中阵阵烦闷、惊恐。那感觉,就如同电视机没信号,屏幕上出现雪花状时的背景音,只不过声音更大,而且无法关掉。

    只有老罗还能镇定地控着船只,巨大的无助感笼罩着每一个人,就连那个偷渡者,也老老实实地呆在座椅上,紧握安全带。

    雨水顺着风从门缝中飘进船舱,飘洒在众人上凉丝丝的。

    船舱中纸屑、杯子、塑料袋飘地到处是,一片狼藉……

    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但那风雨中的几个小时,却是度秒如年。

    晚上十一点多,天空中的乌云散去,海浪也平息下来,两名水手在船只的剧烈摇晃中撞伤了手臂和头,手术刀给他们做了简单的包扎,其余人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偷渡者在暴风雨停息时再一次溜了,众人知道他还在船上,不过却没有精力再去抓他,船上到处都是冲刷出来的垃圾,这些都要清扫,更为严重的事,船上的GPS已经接收不到卫星信号了,根本无法确定船只的位置。

    老罗望着南极星确立了一下航向,叹着气对众人说:“我们已经偏离了原定的航线,而且,根本不知道在哪一个位置上,如果我们幸运,在水下没有暗礁的况下,顺着南极星一路向南,终会到达南极。”

    众人放下手中的工具,万里晴空的夜晚,星空中的每一颗星星都是那么清晰明亮,这在城市中是绝对看不到的,又有谁会想到,这么美丽的星空,是暴风雨对幸存者的奖励?

    一夜无眠……

    次下午,张雨尘拖着疲惫的躯在上补觉,突然觉得外面很吵嘈杂,他披上大衣,带着两个黑眼圈去找船长,发现老罗已经睡了,这时他才发现,船竟然停在港口!

    怎么回事?

    他找来一名水手,经过询问,他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在他睡觉期间,邮轮遇到了一只新西兰的渔船,在渔船的带领下停靠在了新西兰,船刚一靠港,老罗就跑去睡觉了,这几天来,就他睡眠量最少。

    本来像这样的远洋邮轮,一般都有两名船长的,但另一名船长有事留在了中国,所以老罗只好收双份钱,做双份的事啦,可把他累坏了。

    水手正按他的要求,对船进行检修,特别是GPS定位仪,并准备聘请一个驾驶员来代替老罗开船。

    由于没有当地的护照证件,张雨尘等人只能呆在临时港口里不能到处跑。

    海关来检查时也没能找到那名奇怪的偷渡者,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张雨尘找到巴克,问他是怎么抓到偷渡者的,巴克哈哈一笑,指了指杀手,示意张雨尘问他。

    杀手见推不掉,就道出了经过。

    原来,张雨尘第一次说仓库有声音时,巴克就注意到了,当时也没有在意,如手术刀说的那样,以为张雨尘是听错了。

    但是,当张雨尘第二次听到仓库有声音,并在仓库里遇到一个黑影,最终却什么也没找到后,就引得巴克关注了,不过海上航行很单调,出现点幻觉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所以巴克试着做了个实验,也只是玩玩而已。

    如果船上有某种生物,当时想的是老鼠,那么这只老鼠肯定得吃东西,据张雨尘描述个头还不小,这么说来,这老鼠一定有路子去厨房,而且是轻车熟路。

    所以巴克在每天的餐后,记录下了食物存量,并于下一次餐前去复查一遍,本来没有太重视这件事,但随着一次次查看,巴克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巨大隐

    在多次查看中,巴克发现,食物确实有非正常减少的现象,量很大,但却不到一个人的饭量,所以当时认为是一种个头有些大的非鼠类生物,但不会是人,可奇怪的是,全船搜查时并没有它的踪迹,这一点就提起了巴克的兴趣。

    他与杀手交换了意见,两人心中就有了打算。

    船只停靠在悉尼时,巴克没有去游玩而是在船边晃悠,就是在查看船体,既然不在船内,那么会不会在船外?

    这一查,就发现船尾有一个一平米不到的小平台,镶嵌在船上,有一个小门,应该是通向动力仓的,小平台上若要容纳一个略大的生物,倒也不是难事,之后他就回了船,叫杀手买了个装置安在了船尾,随时准备捉住这个生物,之所以杀手回船早,也是因为他当时就在船尾。

    后来当听到张雨尘说有人吐了,两人一合计,就觉得有门!

    果然,在杀手翻到船尾的那个小平台时,偷渡者正好被装置困在了那里,当杀手看到是一个全漆黑的人时,也吃了一惊,本想捉他上船,却不料这偷渡者有点本事,杀手费了不少功夫把他打晕方才罢休,之后的事,张雨尘也就大致都知道了。

    这时甲板上传来嘈杂声,张雨尘细听下才知道,一个好消息,驾驶员已经聘来了。

    一个坏消息,船上的GPS系统没坏,但是基本上全新西兰的GPS或者说是全部与卫星有关的仪器,都失去了信号,所有的卫星,都与地面失去了联系!

    张雨尘一合计,这倒是一个好机会,如果没有GPS定位,南极封锁线附近的军队一定会出现混乱,至少不能确定全军的分布况,只要邮轮不被军舰的雷达发现,就可以乘机冲破防线,到达南极!

    这一观点得到了众人的认可,第二天一早,就由新船长驾驶着邮轮,驶向了南极大陆……

    一路上很顺利,船只没有被军方发现,南极大陆渐渐出现在视线中,水面上到处是漂浮的冰块,张雨尘穿着厚棉衣站在甲板上,望着渐渐清晰的大陆,南极,终于到了……

    (ps:海上航行部分结束,下一章开始,张雨尘一行人将在南极大陆找寻幸存者,极地深渊也即将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内,这之间又发生了些什么?他们是否找出了真相?

    山杨的电子杂志:mushanyang@o.

    声明一下,山杨只是名业余写手,主业是学生,所以没有太多时间写小说,另附一本山杨短篇小说,地址:http://./Short/100003742.aspx?)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