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张雨尘父母本来是要阻止他去南极的,最终在张雨尘的坚持和保证下,勉强同意。

    29,张雨尘坐飞机降落到武汉,至于他选择这里作集合点是有原因的。第一,这里交通网络四通八达,方便大家赶来。第二,这里也拥有着水路交通,第三,他得找一趟巴克。

    “你是巴克?”张雨尘来到和巴克约定的餐馆,看着座位上的一个壮汉问道。

    “你就是Sage?”壮汉放下手中的报纸,抬头看着张雨尘。

    “嗯,我是Sage。”

    “哈哈哈哈,久闻不如一见哪,真是英雄出少年。是,我就是巴克,真名徐达,欢迎你来武汉,坐。”

    张雨尘点点头,在椅子上坐下,笑着说:“徐哥,在现实中你比我大,我就叫你一声哥了。既然来了,肯定是有事找你,事急的,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还是上次那个事,其实这件事复杂的。”张雨尘将所发生的事告诉了徐达。

    “哈哈,我说你怎么突然找了几张照片来考我呢,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这事恕我莫能助。”

    “为什么?”

    “前段时间政府下过令,让我们不要提出和调查相关事,所以现在机关部门都不管这事。”

    “你能给我找条船吗?要能远洋的那种。”

    “你要去南极?”

    “对。”

    “真是不要命,年少轻狂啊。但是,这种船很难找,我劝你放弃。”

    “我不会放弃的,我必须救回我妹妹,而且,我也要解开这个迷。”

    “听起来有意思的,好,就为你后面那句话,我尽力去试试。”

    ……

    三天后,“Sage,船找好了。”

    “哦!在哪里?”

    “上海浦东船厂,是一艘小型邮轮。”

    “还在造?”

    “不,它在那里进行维护和改造,明天就下水,船长愿意去那里。”

    “订金是多少?”

    “每人16万,是市场价的两倍左右!”徐达看起来不太喜欢这个价。

    “没事,费用我都包了。”听到只要16万,张雨尘眼皮都没眨一下。

    徐达很有深意地看着对面坐着的张雨尘,一口吸干了杯中的果汁,起往餐厅外走,对旁边的服务员喊道:“服务员,买单,这位小哥付钱!”

    ……

    一群人花了一天时间去做准备,3月7才乘坐飞机来到上海洋山港,数艘大船停泊在这里,张雨尘按照指引找到了他们定下的邮轮,在一名水手的带领下登上船,船上有28名水手,船长老罗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半百老人,海上的风浪在他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可这也令他有些自负,张雨尘受不了他在一边不绝地夸赞自己的船有多么好、自己的船技有多高、在多么残酷的条件下也平安归航等等光荣史。随后从仓库中走出的徐达确实带给了张雨尘一个惊喜,令他心好了不少。

    “你怎么在船上?”

    “哈哈,免费旅游我当然要分一杯羹,你不介意我多花你16万。”

    张雨尘撇撇嘴,丢下一句“欢迎”,转进了船舱。

    船舱中一个稍大一点的房间被改成了临时会议室,当晚,除了水手,其余人都聚在了这里。

    船长老罗看见张雨尘坐在会议室的首席位置,有些不屑地说:“怎么主事的还是个娃娃!”直到发现几乎所有人都盯着他,心里毛毛的,不敢再多话了。

    这段小插曲停息后,张雨尘正式开始介绍这次的行动。首先他一一介绍了在座的每一个人:“徐哥,市交警大队大队长,号称超级搜索引擎,不是我们团的,但是有事可以尽麻烦他;”

    徐达强装着笑容环顾了一圈盯着他看得众人,那每个人的眼神透露出的信息分明在说:“嘿嘿,等会你惨啦!”

    张雨尘跟很满意众人的表,接着介绍:“入侵者,电游玩家,团里的副团长。“众人看着向大家问好的女子,都露出惊讶的表,和张雨尘预料的一样,他最初得知入侵者是女士时,也有些惊讶,毕竟在网上,入侵者给人地感觉,就像个男孩子一样。

    “辛巴,16岁学生;克星,教师,克星和辛巴是父子关系,不过,打开天窗说亮话,克星,我可不赞成你把辛巴带上!”

    克星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关系,带他出来见见世面,反正他也想来,再说了,Sage,你和辛巴也差不多大,你都能去,辛巴当然也能。”

    “好,大家照顾点辛巴,”众人疑惑Sage怎么不说叫大家也照顾点自己呢,但后来张雨尘的所作所为,的确比辛巴要强许多,这是后话,在此不多做介绍。

    “木头人,出租车司机;蓝眼泪,旅行者,”蓝眼泪取下帽子,长发飘洒下来附在肩上,麦色皮肤更为她增加了几分刚毅美,在坐有几个人傻呆呆地盯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睡神,是科学家助手;杀手,退伍军人,现任啤酒厂员工;手术刀,医生;老罗,也是我们此行的船长。”老罗旅客呵呵地站起,向大家打着招呼“哈哈,大家好,大家好,大家有麻烦都来告诉我,没有爬不过的雪山,度不过的草地,更没有我上不去的刀山,下不来的火海,告诉你们,不光是我,在我家家谱中……”张雨尘拦住他的话,示意他坐下再扯下去,这儿成祖史讨论会了。

    介绍完众人,张雨尘接着说:“我是Sage,真名张雨尘,大家随便叫,那么接下来,就是这次的行动内容了,这次我们是要去救人,目的地是南极大陆,中途会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停靠一次,之后一路向南上南极大陆。过了南纬66°34′左右时,我们就进入南极圈了,估计我们到那里的时候,会遇到极夜。另外,据可靠消息称,南极圈已经被军方封锁了,我们得突围过去!”

    船长老罗一听,连忙喊道:“要不得,要不得,哪能和政府作对!一发鱼雷子过来,咱全得潜水去!”

    徐达突然一笑,乐呵呵地说:“老罗,没有爬不了的雪山,过不了的草地,更没有突不破的围堵,咱们有您这个上得了刀山,下得了火海的英雄在,哪里会上不了南极大陆?何况那些军人都是美国大兵,想独占南极资源,咱不能让他们得逞不是?”

    看看,这话忽悠的,不光老罗在那里垂首挠头,其余人也都被他这话给说的信心满满。

    夜里,张雨尘躺在上,听着耳边其他人传来的鼾声,脑海里是近来发生的一件件事,突然他从上坐了起来,把邻也未睡着的手术刀吓了一跳。

    “哎呀,我说Sage,你深更半夜的,能不能好好睡觉啊。”手术刀捂着嘣嘣跳的心脏哀求道。

    “不好意思,你还没睡啊。”

    “嗨,就因为没睡着,差点没被你吓死!”

    “对了,咱们团里那两女的睡哪边了?”

    “上的客房,环境可比咱这儿宿舍似得好。”

    “这又不是游艇,计较那么多干嘛,那我们隔壁是什么地方?”

    “隔壁?左边是一间和我们这儿一样的宿舍,入夜那会儿,锄大D的声音不绝于耳,后半夜隔壁的水手可能都睡了,耳边清静不少,只是船上发动机的声音还是太吵,至于右边嘛,好像是个仓库。”

    “仓库?哦,我知道了。”

    “怎么啦?”

    “没什么,就是听到隔壁有点声音。”

    “仓库里?我可什么也没听到!估计是有人进去拿东西了,你别神经大条了,快睡。”

    张雨尘慢慢躺下,没有再说什么,第二天上午,他私下找船长问了问昨晚是否有人进过仓库,船长拍了拍腰间的钥匙,否定了张雨尘的想法,之后大家一致认为有老鼠在船上,船长还发起水手开展了一场灭鼠活动,这件事就这样平息下来。

    就在到达悉尼的前一天夜里,张雨尘再次听见仓库里传出异响,他披上外,走出休息舱,走廊里并没有人,微弱的路灯照亮了这段由朱红色油漆刷成的过道,梯口传来甲板上机器的轰鸣声和海浪的声音,除此之外,一片死寂,张雨尘走到仓库前,门上的锁仍然锁着,他拉拉锁头,完好无损,那刚才的声音到底是什么?张雨尘将耳朵贴在门上,仓库中死一般寂静,他相信自己的听力,别的方面还可能一般,但听觉方面,绝对没问题。现在仓库里没动静了,他也没有办法,就在他准备离开时,一个极其细微的碰撞声从仓库中传了出来,果然有东西!张雨尘跑上甲板,向船长借了仓库的钥匙。上次船长开展灭鼠活动时,一群水手围着老鼠满船跑的场面早就勾起了他这个17岁孩子的玩,今天难得还能遇到一只漏网之鼠,在海上压抑了几天的他,一下子就被勾起了兴趣,“喀嚓”锁被打开,仓库中又传出一点响动,“哈哈,想跑,没门!”张雨尘轻轻推开仓库的红色大门,照明开关就在门边,他伸手按动开关,60W的照明灯立即照亮了整个仓库,角落的一只箱子后,一个巨大的黑影一闪而逝,没入箱子的影中,不过说巨大,也只是相对于老鼠来说太大了点,看那闪过的影子,差不多有一只狗的大小。“这么大的老鼠?别等会我没抓到老鼠,他先把我抓了,”张雨尘吓了一跳,捡起地上用来抬箱子的竹竿,举在前,一步一步朝角落的箱子移去,箱子后面的景象一点一点出现在他眼中,就在他准备挥杆而下时,突然发现,在箱子后面,竟然什么都没有!跑啦?张雨尘翻倒箱子来查看,直到他将整个仓库翻了一遍,才一头雾水地走出仓库,。不见了!那么大一东西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他垂头丧气地走上甲板,天边已经泛白,看来是到了早上。

    老罗见张雨尘两手空空一灰尘地还回了钥匙,倒也没惊讶,哈哈笑说:“怎么样,我就说你抓不着!”

    “唉,我看到这么大一只老鼠,”张雨尘用手比了比划他看到的影子的大小,“可惜不知道跑哪去了。”

    老罗一脸不信:“你肯定是看错了。”

    “怎么可能!您少骗我。”

    “怎么是骗你呢!你想啊,我们长年在海上,都抓过不少次老鼠了,对船的结构也比你清楚,别说那么大的一个,就连幼鼠我们都不会漏。再说了,仓库里每天都有人进出,并没有听说里面有鼠粪或货物被老鼠啃坏的消息啊?”

    张雨尘心想也是,那自己看到的黑影又是什么呢,真的是看错了吗?还是……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