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凌晨5时,张雨尘拖着疲惫的躯回到了家,老爸正在给亲朋好友报平安,老妈正在打扫清洁,垃圾箱里堆了不少玻璃碎片。

    看到张雨尘回来了,两人停下手中的活,老妈跑过来,见张雨尘没有受伤,放下心来。

    老爸开口问:“还没等到吗?”

    见张雨尘摇了摇头,老爸叹了口气接着说:“行了,你去休息。”

    张雨尘走回卧室,躺在上,脑海中各种思绪混杂在一起,令他越来越清醒。

    他将脱下来的风衣挂在衣架上,坐回电脑旁,打开浏览器,看了一眼各大网站首页头条点击率暴增的地震信息,叹了口气。

    点开QQ,邮箱中显示有新消息,是中科院发来的,愿意以200万交换他发过去的高科技资料的核心部分,张雨尘现在心里乱的很,没在意金额的多少就将他保存的核心资料发了出去。

    QQ上那个灰色头像仍然没有动静,每天上QQ看一眼那个灰色头像已成为张雨尘生活的一部分,多希望那个头像能够亮起来,但每次都是失望,这次也不例外,就在张雨尘准备下线时,邮箱中又多出一封未读邮件来。

    这是一封没有标题的邮件,发件地址很陌生,张雨尘看着未读列表中的这封邮件,心中生出一种奇怪的想法,似乎预示着什么。他点开邮件,里面却什么都没有,他很失望,删除了这封奇怪的邮件。

    中午的时候,张雨尘才起,手机上提示银行账户收到200万元,张雨尘将参与行动的40人的银行账号回复给银行,要求他们代帮他进行转账。

    因为他是vip客户,所以可以享受这种待遇,不过说实话,张雨尘父母都不知道他们的儿子究竟有多少存款…..

    2012年1月11~13,张雨尘完成了他高二上学期的期末考试。

    1月17拿了成绩单后,进入了寒假时期。

    1月22,吃年夜饭的时候,虽然张雨尘一家人都努力营造喜悦的气氛,但地震给大家心理带来的伤疤却怎么也去不掉。

    那场地震中,张雨尘老爸的亲妹妹,也就是他的姑姑,带着她的法国老公和女儿,也就是张雨尘的叔叔雷特斯?杨和表妹杨紫依,一家人乘飞机回中国准备和张雨尘家人一起过年。

    却没想到他们所乘坐的航班在地震中失去踪迹,至今杳无音讯。

    老爸喝了不少酒,要不是老妈拉着,估计会在这个喜庆的子里哭出来。

    张雨尘心里也不好受,吃完年夜饭后默默走回卧室,没有心思看晚,耳边的鞭炮声令他感到一阵阵烦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各国似乎都将调查结果封锁了起来,只说是一次特殊点的地震现象,但张雨尘明白,事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自从地震后,整个海平面都在以难以察觉的速度异常下降,这件事早已在沿海城市传得沸沸扬扬。

    正月十五元宵节后的第三天,也就是2月9,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北冰洋上空陆续地飘来一片片浓云,这些云都带着极强的电荷,最先雷电都打在避雷针上,但避雷针很快都被打断甚至熔化,没了避雷针的保护,许多建筑都被雷电打得支离破碎。

    短短两天内,光中国就有700多人因雷击而死,近2万人直接或间接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达到1.2亿元人民币。

    2月12~14,各国相继使用各种办法驱散雷云。

    直到一周后的2月16,中国率先使用科技手段将浓云引回海洋。

    16晚,美国动用秘密武器轰散了浓云,并于17开始用航母帮一些弱小国家解决危机。

    英、法、俄等国纷纷效仿中国将浓云引回海洋。

    这次的整个事件中,造成全中国近四千人因雷击而死,10万人无家可归,直接经济损失达到了三十多亿人民币。

    据有关媒体称,美国在此次事件中,失去两艘核动力航母。

    2月20,张雨尘开学返校上课,望着被雷电打得一片狼藉的校园,张雨尘一阵摇头。

    “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他小声嘀咕着。

    就在2月27,张雨尘再次收到一封奇怪的邮件。

    这一次,邮件不再是空的,而是附带了三张照片。

    第一张上是一间毁坏的箱型房屋;

    第二张上一片空白,只是在照片正中央,有几个模糊的红影,由于拍摄者晃动太快,照片花得很厉害,根本看不清是什么;

    第三张应该是在室内拍的,照片中是一群人,个个都显得很狼狈,拍摄时光线很暗,再加上拍摄者的技术实在太差,人物的样貌非常模糊。

    但是,张雨尘仍然被第三张照片紧紧吸引住了。

    那是一件白色的棉袄,上面用黑笔写着“依尘”两个汉字,是去年杨紫依生时,张雨尘寄给她的生礼物。

    照片右下角第三个人就穿着这样一件衣服,虽然衣服上有很多污渍,但那模糊的“依尘”两个字,清清楚楚地告诉张雨尘,表妹杨紫依就在那里!

    但是,这张照片又是在哪里拍摄的呢?

    表妹又遭遇了什么事故?

    一串疑惑浮上张雨尘的心头。

    “帮我查一下这几张照片的背景是哪儿。”张雨尘将邮件转发给了武汉的网友“巴克”。

    “这个大难度的!怎么今天有空找我啊!”巴克回的是短信。

    “还不是因为重视你这个超级搜索引擎,快点,我很急。”

    “OK,OK,一小时后拿结果。”

    接着,张雨尘又给他的黑客团副团长发了消息“召集全体兄弟今晚上线!”

    “嗯?全体?大手笔呀!Sage哥,这次准备攻下哪里?”

    “不是,这次是救人。”

    “救人?救谁?在哪里?”

    “我现在还不清楚,晚上再说。”

    “行,晚上9点,在第7群集合。”

    一小时后……

    “巴克,查到了吗?”

    “哈哈,有我查不到的吗?”

    “真的,在哪里?”张雨尘有些激动。

    “我的电脑里!”

    “找揍是不是,我问照片在哪拍的!”

    “呵呵,经过我的观察,第三张没有什么用,只是说了有哪些人。第二张也没什么用,太模糊了,唯一一点只知道拍摄地点有一块很大的白色场地。而第一张,照片上的箱式房屋并不是很常见,经过搜索,有2万多条信息,其中包括:加拿……”

    “跳过!”张雨尘有些不耐烦了。

    “好,箱式房屋有着红黄相间的外墙,加上这一点有1千多条信息,其中包括:……”

    “跳过!”张雨尘压制着心头的火气。

    “好,拍摄地点附近应该还有一片大的白色场地,这样一来有42个结果,去掉重复的,只有3个结果,其中一个在北极,另两个在南极,我们继续分析……”

    “废话少说,我要的是重点!”张雨尘心中火气上涌。

    “在南极,是这个昆仑考察站,”一张图片同时显示在屏幕上,与照片上有着一个一摸一样的箱型房屋,只是更清晰完整些。

    “你怎么会确定是这里?”

    “你不是要我简略掉吗?”

    “说说看,否则我会对你的结论产生怀疑。同时对于我刚才的态度,我表示抱歉,我有些太急躁了。”

    “哈哈,能让你心急的事可不多,其实,只要计算对比一下照片拍摄大致时间,房屋在阳光下的影子长度及方向,就能判断出来了。”

    “这样啊,不错,我知道了,那谢谢你了。”

    “不客气,呃……,我能多句嘴吗?”

    “嗯,,”

    “出什么事儿了?”

    “……”

    “算了,当我没问。”

    “这件事一言难尽,我有空再告诉你,”张雨尘心中有些乱,不知从何说起。

    “行,那你忙去,不打扰你了。”巴克没有追问……

    张雨尘将表妹的踪迹告诉了老爹老妈,老爹确认了消息后立即打电话给了北京市政府。

    可惜政府工作人员听老爹说完后连详细况都没问就丢下一句:“事已经登记,我们会处理。”

    接着电话就挂了,打电话给警局,得到的也是同样的结果,张雨尘心中明白,希望不大。

    果然,直到晚饭前,政府和警局也没有任何举动。

    似乎国家政治部门都不愿谈及此事,表妹为什么会失踪?

    又为何会出现在南极?

    究竟发生了什么?

    张雨尘有种感觉,似乎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在南极这片人迹罕至的陆地上,为了能够解开这个谜团,他决定,亲自去南极,接表妹回家!

    晚九点,7群中,

    “大家好”张雨尘打了个招呼,大部分的人都到了。

    “Sage哥,,什么事,咱们大家能帮即帮。”

    “对呀,听说是要救人,我觉得可以找警察呀!”

    “Sage哥,救谁?俺们在精神上支持你!”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好啦,好啦,别吵!这次要求很严格,不是人人都可以帮忙的,参与者每人奖励十万!”

    “喔,快说快说,条件是什么?”

    “我们要救的人,是我的表妹和一群陌生人,地点是在南极大陆。”

    “南极?天哪!”

    “是的,南极。所以,我要求参加的人,第一,接下来至少在两个月内,有空闲时间。第二,体素质要良好,我不希望有人在途中生病。第三,这次救援行动的危险程度丝毫不下于入侵政府机关网络窃取机密。”

    “想挑战吗?这活动,真够味!”

    “我报个名。”

    “这样,愿意参加的人,买好保险,带着遗书,3月5到湖北武汉来,到了给我打电话。”

    “OK”……

重要声明:小说《玛雅预言之极地深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