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4)

    远处的汽轮不时发出一声声长鸣,萦绕叠入翻涌的浪花中。梦晓拂过被海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发,小心的看向旁边的郭敬,他的双眸如漾开的涟漪,似乎已经看到了海的对岸,梦晓对于眼前的状况既意外又伴随着疑惑,当飞机降落在虹桥机场时,她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迎接郭敬的队伍,也没有郭敬怒然的表,仿佛都是早已安排好的,乘坐着计程车来到面前的这里,这是梦晓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他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难道…… 微抿了一下嘴唇,“郭总……”

    “不要说话,闭上眼睛……缓缓的,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郭敬轻轻的打断她。微微的眼眸重新融入大海的深处。

    梦晓也不再过问什么,难得有这样一次接近海的机会,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海风的清凉浸过体的每一寸感官,仿佛感受到了大海对岸那片绿意浓浓的森林,摇曳着美丽的彼岸花,自由飞翔的小鸟,还有杨亦帆洋溢着的青的笑脸,他扶着自己的肩膀说,晓晓长大了。

    耳旁回响着浪花交错的声响,三年来一直遥望着海的对岸,一直聆听着那涌来退去的浪潮,希望可以寻觅到曾经的影像。郭敬轻吐了一口气,就算他相信有一天还会再见面,可是这始终还是牵强的欺骗。及时她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边,还会回到以前吗,看着沉入意识之中的梦晓他轻轻呼出了一口气,“晓晓,一个人真的那么难吗?”

    梦晓柔和的表有些僵硬,缓缓睁开了眼睛,瞳孔如晶莹剔透的玛瑙,在她的心底是明白郭敬的感的,如果不是三年前她女朋友的决然离去,他也不会将他的封闭起来,也不会望着大海的边际独守心底的忧伤。“应该是吧,当他努力呵护着自己时,自己可能认为他是人生的过客,当自己开始回首时,他已经疲倦,当自己认为他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时,他却已经从自己的边离开。”每次提及,她的心都会痛得发颤,面对措手不及的忧伤,她不知道该怎么办。郭敬似乎也体味到了她话中的感,既然都过去了,又何必将遗留下的痛转嫁到另一个人上,“请原谅我所对你的一切,我以为这样就可以弥补我内心的伤口,可是我骗不了我自己,如果再次期间我伤害到了你我向你表示歉意,我知道她已经走了,可是她不应该欺骗我,如果……她已经寻找到了幸福,那么我会祝福她,”话语间他一直望着大海的尽头,似乎仅是在诉说给自己。

    梦晓的眼神有些暗淡,她很清楚郭敬所说的指的是什么,也明白他此时的心,“那么……你还着她吗?”

    良久,郭敬淡淡的表俯首对视她的眼睛,嘴角扬起隽美的笑意。梦晓只是试着躲开,那种眼神是令她畏惧的。“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吧,不然赵叔他们该着急了”。

    待梦晓抬头看向他时,已经是离去的背影。金色的沙滩上他修长的影是如此的迷人,梦晓却从中看到了微微的落寞和淡淡的伤感。他急忙拭了一下眼睛,拖起岸堤上的行李箱,逐渐消失在黄金海岸的尽头。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之难以摆脱的忧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