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4)

    短短的时刻恰如穿越了几个世纪,在她晶莹的瞳孔里浮动着他的影,他微微俯首吻住了她的双唇,灼的气流吹袭着她的脸颊,他的唇如利刃般刺向她的心口,那种窒息浑要燃烧起来的感觉令她难以忍受,她试着要远离,可是却被他的双臂拥的更紧了,仿佛要把她融进自己的体里。

    是否就这样陷入无底的深渊,会不会如梦魇般当要死去时才发现这只是一个梦。突然罗棋的手臂一松,梦晓踉跄的离开了他的怀抱,终于还是醒了吗。

    07

    宏图宾馆的长廊里,郭敬站在门前稍犹豫了片刻走了进去。大厅里被灯光映照的格外明亮,空的,时有墙上挂着的英式挂钟嘀嘀作响。

    在轻轻叩响门板后他慢慢的推开了,整齐的被褥,微微浮动的纱帘,勾勒出淡淡的落寞。突然间变得那么真实似乎袅袅炊烟燃起的星火,她真的不在这里,意识翻腾着告诉他。郭敬的内心顿时变得空,不知何时她已经成为自己心灵深处的一部分,而短暂的迷失令他不安。

    08

    苍松下,他苍白的脸颊更加透明,好像要融进柔和的阳光里,蹙眉下的眼角闪过微莫的痛楚。

    梦晓只感觉唇角有剧烈的灼痛,轻轻拂过却有淡淡的血迹留在掌心,她的眼前刹那间一片空白。当朦胧逐渐变幻清晰时,罗棋唇角的微笑是那样美丽,美的令人心碎,只是片刻间大颗的血珠掩盖了他的唇,慢慢滑落。

    那个曾给我们埋下太多感的世界,当它缓缓沉陷时,没有人会相信明明在上一时刻你我还在欢笑,而此时哪怕伤痛的眼泪都来的晚了些。

    阳光隐约消失了下去,在尽头跳动的影子是那样的熟悉,杨亦帆,那个白色外下的影除了她的亦帆哥还会是谁,下一刻一如回到了六年前,那个下着冷遇的夜晚,仿佛断了翅膀的天使缓缓的坠落。……溅起的水花……冲浊的泥土……

    针叶上凝结起的水珠,轻轻摇曳,滴落,消融在婆娑的绿意中。碧玉似的泉池边,女孩抱着男孩低低的哭泣,无助的呼唤着,“亦帆哥,亦帆哥……”

    迷离下他看不清抱着自己体哭泣的女孩的模样,他只是要努力的告诉她,我是罗棋啊。

    09

    墙上的挂钟整点报时,陷在沙发里的郭敬微怔,钟点显示已经是晚二十点了,转头看向了窗外,不知何时已经闪烁起了霓虹灯的光茫。周围很安静,看样子她一直都没有回来,你会在哪里呢,为什么还不回来。短暂的思维过后郭敬起走了出去。长廊里有打扫卫生的人员,郭敬轻点着额头,犹豫了一下试着走了过去。

    晶莹的点滴从吊瓶里缓缓涌出,流入他白皙的手腕。梦晓坐在边一直握着他的另一只手,由冰凉变得温暖。经过医生的治疗,罗棋的脸庞润色了许多,可是眉宇间依然微微锁着,仿佛还在痛又似乎要努力抓住什么。梦晓咬了一下嘴唇轻抚过他的额头,“为什么这样傻啊,生病了还这么要强。”

    罗棋一直在发高烧,到达医院已经烧到了39。7℃,医生为此狠狠骂了梦晓说要是再晚些高烧会伤害到病人的大脑,本来梦晓都已经哭成泪人了被医生这一吓差点昏了过去,很庆幸还可以看着他欣慰的微笑。

    房门被推开了,是丁佳慧和小美匆匆赶了过来。梦晓一见到她们很是吃惊,但还是先对着她们打了个小声的手势。丁佳慧看着她也很是意外,对于梦晓离开北京她有所耳闻,没想到还可以再见,后面的小美看到梦晓更是兴奋,“晓晓你回来了,太好了!”小美不住拉着梦晓的手叫道。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之难以摆脱的忧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