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5)

    07

    沉寂,每个人的呼吸似乎都经历了瞬间的停滞,刚才的那一幕谁也不知道预示着什么,究竟是谁对谁的亵渎,是罗棋的居高临下,还是郭敬的轻闵不拘。

    罗棋的表掠过轻微的愤怒,他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轻易的输给郭敬,只是短短的几秒钟,郭敬展现的如此完美。会议台正席的袁培感觉到气氛的怪异,为了使访会顺利进行,他莞尔轻笑,“八零后与九零后同属文坛,大家有着共同的目标,为喜文学之人开拓一片天地,和谐是根本,对于文坛中所存在的问题大家可以发表一下建议,罗先生,请你坐下来谈。”对面的郭敬依然很平淡,似乎什么都不曾发生,修长的手指不时轻点着桌面。旁边的梦晓已经抬起了头,脸颊有些苍白,眼神在迷茫中早已失去的焦点,罗棋望着她,双手在膝盖上紧紧握住强忍心田深处的疼痛,他不相信无论他怎么样,她依然无动于衷。“在座的九零后都是在文坛比拼中脱殷而出的,你们的实力自然可观,当然在你们的周围也会不断涌出更多的强者,一直以来人气可能是每个人所关注的,也是衡量一个文人在文坛中的地位,我仅是九零后的代表而已,对于实力在座的可能都在我之上,在此还要提醒各位一下,我们写作的宗旨是为了丰富读者阅读,赢要赢在作品实力上,只有读者所喜的才是最好的……”微停顿了一下直视对面的郭敬,“而不是利用权势来作为打到对方的手段。”

    偶尔有断续的私语,顷刻间又安静下来,郭敬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桌面上,此时的眼眸变得清澈明亮,“罗先生说的不错,作品的实力至关重要,能够取悦读者的心也是一种手段,但同样存在着为了作品实力而不择手段。”

    “郭先生才华横溢,稳坐八零后首席,我深感景仰,在文坛中如有不恭还请多多指教,嫌莫急于追虚,不以求同共利吗?”罗棋后来的一句话多有停顿,其意一一向郭敬,劝他不必过于惊慌,自己不会争夺他的权益。郭敬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觉得过于荒诞可笑,面露出逊色,“罗先生此话另有其意啊,请明言。”

    众人惊异的望着两人,多感觉话里有对峙之意,可能吧多数人对于今天的访会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八零后与九零后公然针锋相对,还是少见。周围的气息变得紧张,梦晓的意识也逐渐恢复了清醒,试着看向了罗棋。罗棋仿佛早已预料到一样,留给她一抹轻笑后已不再看她,“既然如此,我也就直说了,半年前我的《曾经拥有》莫名消失在排行榜中,紧接着是我的出版商违约,呵,既然轻易的将我的《曙光》再度封杀,郭先生应该有所耳闻吧,对于文坛出现这种况不知学长如何看待?”

    “听你的语气是在怀疑我?”郭敬的表略微僵住,只是一闪而过便恢复了狂傲不羁的神色。众人闻言也是目瞪口呆,对于如此的明争惊讶不已。罗棋的脸色瞬间变得严肃,“……不是怀疑,而是……事实!”

    这几个字的说出仿佛炸弹般在他们中间轰然爆破,短暂的寂静过后,众人一阵喧嚣,纷纷私语。梦晓的脑间腾起一阵眩晕,险些晕倒,就连正席的袁培也不住皱起了眉头,看样子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郭敬扶在桌面上的手指僵住,瞳孔变得幽深,淡淡的表掩饰不住即然爆发出的愤怒。“……你说这些话是需要证据的,你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我可以告你诽谤!”罗棋不屑一顾的冷笑,“哼哼,证据……作为一个作家好比去抄袭,你会把‘抄袭’二字写到作品中去吗,看似风采神扬的文坛每个深入者最清楚,难道你就不觉得卑鄙可耻吗!”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之难以摆脱的忧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