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2)

    “她现在不是助理了!”未等梦晓反应过来,她已经被拉上了上升的电梯。旁边站着拔的郭敬,她不敢抬头看他,也不知道她面前的人到底想怎么样,在他的内心已经清楚了一切,为什么他依然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从他紧握的手中缩回了自己的手。

    电梯盘旋而上。休息室多为四人间,摆设很简单,先生小姐们坐在沙发上翻看杂志,尽显自己的高雅。郭敬只是瞥过一眼,对于眼前的一切似乎感到极其不悦。此时戴着墨镜的他就是一郭敬侦察员,冷漠而带有杀伤力。“打电话给公司!”

    “是!”梦晓轻轻回应,从包中掏出手机拨了公司的电话,“我是,郭总有事。”虽然她与郭敬接触了一段时间,她从未忘记她只是个助理,是服务于他的人。“郭总,”将手机递给了郭敬。

    接过去的时候,梦晓分辨不出他是否在看自己,更看不清他的眼神,“你在这等我一下。”说完便走向长廊的尽头。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梦晓一时内心有些落寞,她想不出一直以来她在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她对他的服从只是为了达到那个卑劣的目的,欺骗,所有的都是谎言。

    边不时有傲慢的影闪过,而她仅是被无数人忽略的一点。点永远都是点缀,没有单独存在的空间。

    03

    光线暗了下来,什么挡住的了她的视野,握住文件夹的手微松动了一些,她依然俯首,视线停留在空的青色的地板上,有光影微微在晃动。心头的某一点好似突然被触动了,她缓缓抬起了头,凝望的对面同样注视着她的影,久久的,一切都在这一时刻被定格,尤如一幅华丽而静谧的梦。

    远处的他嘴角微微上扬,他在笑,那种柔和中透着冰凉的笑。她在怀疑自己的眼睛,她又怎么会看到他的笑,他是在怒视着自己。

    有气流拂动了她的长发,眼前立即变得模糊起来。

    “……你真的回来了。”他不知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为何那样的痛,你为什么还要出现,为什么。 ……机场 ……柏油路……在行驶的前车镜中,他看到了她,那个拎着行李箱跟随着那个人的她,他不相信,也不敢相信。当下车后,他真的没有看到她,只有立着的行李箱和那个人,至少那只是一场可怕的梦……

    她的长发在空中扬起,静静的靠着白瓷壁站着,她曾经是守护自己给自己快乐过的人,一个月前她又会悄悄的离开,而现在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就算是一场梦,但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醒,什么时候又该醒。

    “嗯……我回来了”她没有重复他的话,在那个“真的”中她欣然的微笑,里面有太多的美好被掩盖。如果不能回到过去,那就将过去彻底的埋藏,寻找崭新的开始。

    “……晓晓,”如今他依然可以叫出她的名字,就像半年前他叫她梦晓时,她要求他叫晓晓。“还会离开吗?”过去了,他也会试着遗忘,尽管会很痛苦,只要她可以守护在自己边他愿意承受。由于长发的舞动他看不清她的眼睛,他在等待着她点头,等待着她说我再也不会离开了。

    空的长廊里变得很安静,他没有听到他所渴望的回答。在恍惚的视线中,她在微微的摇头,看起来又是那样的平淡。他不敢相信,他宁愿她不曾回答,让他恬然的去等,那是还没有绝望,可是她回答了,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了,难道你真的就那么狠心吗,就算欺骗我一次给我一丝安慰也不可以吗,即使我遗忘了所有,你依然视我无所谓吗?他不相信,他要让她大声的告诉他。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之难以摆脱的忧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