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5)

    ……你管不着,以后你要是不听话,我就罚你,罚你——跪搓衣板,呵呵……林冉正洋洋自得,只听见郭敬很冲动的说了一句,YES,老婆大人,同时双手一松做听从的姿势,林冉来不及抓住他的脖子,狠狠的蹲在了地上,敬!我要罚你唰马桶……

    那些曾埋在幸福中的时光,即然的想起除了含笑中的苦涩,同时也唤起了离散过的伤痛,郭敬望着面前熟睡的她,眼前浮现一层薄雾,很快散去,他没有忘记她的名字叫晓晓,即便她与冉长得再像,但她不是,拿起盖在膝盖上的外小心的为她围在肩头,他仿佛看到了洋溢在她嘴角的微笑,恬然美丽。

    他无法控制那种被勾起的感,无法摆脱距离他如此迫近的气息,一只手臂缓缓揽过了她的体,可是却有泪水涌了出来。这是欺骗吗,是在向命运折服吗,对不起,我好你,没有你的世界里我不知道拿什么来安抚我自己。

    梦晓的表淡淡的,呼吸变得均匀,从她上所散发出的所有都是那样的脆弱,令人不敢轻易的触摸。郭敬微微俯头,靠近她的发梢,此时此刻他多么希望时光可以暂停,哪怕能多停留一秒。

    有提示音从舱顶传来,前方已到北京商务机场,距离客机降落时间还有十分钟。机舱服务人员开始走动,在唤醒乘客的同时提醒乘客带来自己的物品。在一阵喧嚣中郭敬缓缓醒来,意识恍惚下看见梦晓依然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着,他不住失笑,看来她是真的累了,也难怪之前她可是一夜未睡,“你啊,虽然是我害的你一夜没有休息,我这次可借了你肩膀,我们可算扯平了哦,”望着她小声的说完便用力咳嗽了几声,试着要让沉睡中的她发觉。待梦晓睡意朦胧的睁开眼睛时,要尖叫一只手已经很自觉的捂住了嘴巴,连忙从郭敬的边跳离一米开外,由于绪激动说话有些吃力,“……郭,郭总……对对不起,我……”

    “前面就要到站了,你去准备一下吧!”郭敬打断她的话,一脸的平静,从他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咄咄人,梦晓立即不敢再说什么,在郭敬面前沉默是她最好的选择,起时手掌按住了什么,梦晓望着边的那件外若有所思。

    06

    北京二月的天气已经接近尾声,虽然天气很好,但阳光显得无力。此时的都市比以往安静了许多,似乎还在美梦中未醒。

    在出舱之前,梦晓虽然加了衣服,但走出的一刹那还是饱受了一股寒意。郭敬在她前面已经到达了地面,着浅蓝色羽绒礼服的他,高贵不失傲慢,如一颗璀璨的蓝宝石,所散发出的光茫仿佛要吞掉太阳的光辉。梦晓眨了眨眼睛,不敢多想,匆忙拎起行李箱跟上,她此时的处境就是郭敬如果在另一个世界躺着,她就不能在这个世界站着,想起赵叔上次的警告,梦晓认输了。

    出站的大理石通道上,有不少人流来往。梦晓拖着行李箱紧紧的尾随着,总觉得周围气氛怪怪的,刚开始还没什么,后来在那些迥异的目光中梦晓突然不自在起来,心里给自己安慰,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其实她自己最清楚那些目光在诧异什么,他们肯定是没见过美女拎着行李箱跟在帅哥后面的。梦晓现在只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一世界稀有动物,如果在围上栅栏,肯定会引起围观。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之难以摆脱的忧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