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7)

    “你把这些书面稿去整理一下,明天早上把整理好打印稿交给我!”郭敬淡漠的说,丝毫没有任何的感,甚至没有抬头看梦晓一眼。梦晓已经习惯这样了,拿起那一摞文稿很恭敬的说:“好,郭总,我现在就把文稿拿到编辑部,在明天在上应该来得及,”说完转就要离开。“等一下!”

    “嗯。”梦晓疑惑的火头,看着郭敬俊美的脸颊欣然的问:“郭总,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下一刻她的欣然完全变成了迷茫,她怀疑如果不是她的听觉有问题,就一定是郭敬的脑子有问题。“这是你的工作!”什么?他是在开玩笑吧,放着那么大个编辑部不利用,让我这个编辑盲来整理,明摆着欺负人吗。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轻蔑的盯着她,感觉着郭敬的一副坐着还嫌腰疼的表,梦晓哪敢有问题啊,就是又也得保留,万一再来那么一句我讨厌什么的,真是要命。可是事总的要解决,现在时间二十点一刻,那么多书面稿再加上自己那烂掉渣的作技术,就算玩通宵能完成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梦晓的双手在键盘上舞动着,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满脸平静的郭敬,现在看来郭敬一点也不好看,相反非常非常的令人厌倦。

    寂静,唯有电流通过白炽灯的声音,以及梦晓极力敲击键盘的声音,由于工作效率低,只有弄出声响以示威。电脑一角的时间显示已是二十二点半,平常的话梦晓在这个时间就有倦意了,可此时她正工作的血沸腾,恨不得再多出几只手来,梦晓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我今晚非把这个键盘敲碎了不可,后来就想到物理上的知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立即感觉到手指已经麻木了,梦晓吃痛的活动着双手,瞥了一眼若无其事的郭敬,哼,既然你这么狠心,那你就陪我熬着吧!“小晓,你知道文坛中有个叫杨亦帆的作者吗?”郭敬突然抬头问。梦晓敲击键盘的手指僵住,顿时大脑里一片空白,片刻后又恢复了意识,杨亦帆……每当听到这个名字时她都难以面对现实,自从上次在丁佳慧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后,她知道这只不过是港澳台地区一个著名作家的笔名,只是一个巧合而已。可现在她再次听到,而且是在郭敬的口中,内心依然有着一种恐慌。郭敬并没有注意到她此时的异常,“哦,你不知道就算了,他的作品《锦色年华》排行榜第一,我以为你看过他的作品呢,”稍停顿了一下,“排行榜第二的作品是《希望》,这个作者陌生的……你应该知道的吧,晓晓。”

    梦晓的大脑立即被震撼了一下,仿佛有什么突然炸裂开……《希望》……陌生……你样该知道的吧……小晓。那种语气,那些话语,他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知道了,知道了自己来LIGHT艾的目的,他是在故意做给自己看吗,还是……梦晓不敢再往下想,怒路缓和了一下紧张的绪,面对他露出一丝微笑,“我我不清楚,郭总你要想了解一下,不如我帮你查查吧!”说着继续纵起了电脑,但难以控制住一时的紧张,手指有些僵硬。“不用了,你做你的工作吧,我只是随口一问。”郭敬很谦和的说,丝毫没有故意掩饰的感。之后便没了声音,虽然在郭敬的口中并没有直接提及到什么,可梦晓欺骗不了她自己的心,她来到上海,来到LIGHT艾,以及可以到郭敬的边都是为了达到目的,仅是为了能够挽救罗棋,她记得当初罗棋的《曾经拥有》是怎样逐渐落下排行榜的,出版商是怎样接连回绝《曙光》的,在顾文良的口中提到的那个人不就是他吗,是他把罗棋步步上绝路的,而她现在只想要帮罗棋一把,她知道这样可能会伤害到郭敬,可她真的不能眼看着罗棋走向幻灭的边缘,三年前她已经错过一次了,当时的杨亦帆就是在自己的眼睁睁下离开的。视野变得模糊起来,梦晓不经意的拭了一下眼睛,让意识恢复过来,不想了,现在的工作最要紧,她还要赶着完成那大摞的书面稿。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之难以摆脱的忧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