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6)

    “你是说梦晓?!”赵叔的脸上闪过几丝惶恐不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行,她可是……”

    “不用再说了,”郭敬打断他,“

    我都知道,赵叔不必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我走了之后公司就辛苦赵叔你了,”眼眸深处浮过几分迷离,他不相信梦晓会那样做,即使是梦晓真的做了,他也要听到她那样做的理由,“赵叔,你把她叫进来,我有事要交代她。”

    沉默了片刻后赵叔不再反驳,无奈的对他点头示意后便出去了,毕竟一直以来郭敬都在用他的出色表现来证明他的实力,他既然决定要这样做,一定会做的最好。

    由于梦晓第一次到上海,对上海的环境和人士都不熟悉,经赵叔的批准她被安排在公司住宿,当然赵叔也是想让梦晓能够随时照顾郭敬,她的房间就在郭敬休息室的楼下,几乎都是随叫随到的。梦晓对此还算满意,幸好郭敬不是是非之人,她的子还算安稳。

    08

    节能灯发出微微的光亮,梦晓的脸颊被映的发白,从遥远的地方依然传来海浪涌动的声音,以及货轮深沉的鸣笛,在某一瞬间她仿佛真的到了海的尽头,那片蔚蓝蔚蓝的天,虽然朵朵白云就在头顶不远的地方,可此时拍打的双翼却因疲惫而变得缓慢了。亦帆哥,遥远的天边你是否在等我,为什么此时此刻我却突然间变得那么累,以至于我可以感觉到我的体在慢慢的坠落。……梦晓,你在哪,回来好吗,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罗棋的对不对……回来吧,罗棋他离不开你,虽然从未提起过,可是自从你离开后他的神一直很低落,甚至影响到了新作品《王子与女佣》的进行,罗棋真的很可怜,如果你是因为不肯原谅他而执意不会来的话,那我替他向你道歉……请你回来,回到罗棋的边来,他不能没有你……不能没有你……

    窗外冷雨一直在下,雨恰如三年前的那一场冷雨,将她的心彻底冻结,痛得仿佛要流出血来,曾将在那场雨中她失去了杨亦帆,如今她又该怎样面对罗棋。纤细的手指将抽屉缓缓拉开了,在触及到那条钻石项链时她凸起的骨节有些微微发抖。罗棋……对不起,你真的还在意我吗,即使我依偎在别人的怀抱里你也会原谅我吗……如果我现在所能够做的可以减轻你以后的痛苦……罗棋,你一定要坚强,幸福就在不远的地方,相信有一天你会知道所有的一切,到那时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补偿你,你就是罗棋不再是杨亦帆。泪水从眼眶中无声的滚落,模糊了视线。

    09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梦晓,你在吗,我是赵叔。”梦晓的思维缓和了一下,连忙擦拭了眼角的泪水,关上了抽屉。“赵叔,你有什么事吗?”拉开门的梦晓尽力掩饰着再次涌出的泪水,面对他露出一丝笑意。赵叔望着她的表怔了怔,看样子已经看出了已经流过泪的梦晓,他的瞳孔深处浮现出一种淡淡的痛惜,“刚才我说话是太重了,希望你可以体会到我当时的心,我不想让郭总受到任何的伤害……郭总的外表看似坚强,有些他内心埋藏的脆弱,你慢慢会知道的。”

    “我明白,赵叔我不怪你,我也会好好照顾郭总的,”梦晓平静的说,她看的出来即使郭敬的外表再冷酷,在别人的面前是那样精致的伪装,可是却总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暴露他内心的温和,也许在他的上曾发生过很多不平凡的事,有光荣,有憧憬,当然还会有悲伤。赵叔后来的微笑特别慈祥,说是郭总有事找梦晓。梦晓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去则不善,如想象中的一样她看到了郭敬冰雕般的脸庞,真是纯洁无暇,等待她的是办公桌上厚厚的一摞书面稿,内容是一些郭敬平里写的散文篇。

重要声明:小说《命运之难以摆脱的忧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