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落叶终归根(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泪落成金 书名:步步倾心
    第三百五十三章   落叶终归根(三)(1872字)

    都已过去了五,但摩西依旧没有归来,樱若的子是越来越差,双眸深深地凹陷进去,脸色蜡黄就如满地堆积的黄花一般,她的手不停地哆嗦,即使是在昏迷中也一样,她已经几没有进食了,喝水的次数也是一比一少,大部分的时候她就是躺在藤椅上,目光呆滞的望着外飘落的樱花。

    几个宫人端着饭菜跪在一边,哭着叫道,“娘娘,娘娘,您就吃点吧!”

    刚开始严秦川不许任何人在樱若面前哭,因为他担心樱若会知道自己的病,可是以后樱若的子是越来越差,宫人每走几步便会不自觉的落泪,有时候还会躲在角落里嚎嚎大哭,严秦川也不再阻止,他知道对于樱若的宫人们来说,樱若不仅仅是他们的主子,更是他们的亲人,是他们侍奉了陪伴了十几年的亲人。

    何太医寸步都不离开樱若,他暗中将严秦川拖到了一边道,“按理来说娘娘现在已不再人世了,她现在就是一个躯壳,只是勉强支撑着等待皇上回来见他最后一面,还请将军快快告诉皇上,不然娘娘含恨而终的!”

    严秦川的脸色没有一丝的表,昨晚士兵来报说摩西被岳夏困在西城,根本无法抽回来。

    严秦川深吸了一口气,他转慢慢的走进了大之内,伏在樱若的耳边悄悄地道,“娘娘,今您起也有些子了,现在上休息吧!”

    樱若努力的摇了摇头,现在她的听力视力都越来越差,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喘着气艰难地道,“碧瑶,本宫想要去见见碧瑶!”

    严秦川一愣,随即便让几个宫人抬着樱若往外走去,陵园内的花草都已经枯萎了,只是还有几颗的腊梅迎风飘摇,众宫人在碧瑶的陵墓前将樱若轻轻地放下,一边的贴婢女将手中的棉被细细的该在樱若的上。

    樱若愣愣的望着碧瑶的陵墓,嘴角浮现出了丝丝的笑意,她伸手拂上了那陵墓,冰凉的感觉让她也瞬间被冰冻住了,严秦川赶紧上前握住樱若的手,道,“娘娘,这里风大,我们还是回去吧!”

    樱若没有理会严秦川,而是自言自语道,“碧瑶,还记得小时候吗,我们总是喜欢溜进宫中找逸隐玩,逸隐每次都会偷偷藏着些点心给我们吃,他看见我们吃的模样,便会刮着我们的鼻子说‘小猪,小猪’,每次听到逸隐叫我们小猪的时候,我们总是习惯了做个鬼脸,然后快速的跑出去藏起来,任凭逸隐在外面怎么找••••••”

    樱若又咳出了血,只是这血迹是一次比一次多,严秦川轻轻地拍了拍樱若的后背,只听樱若继续道,“我们三个人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了,没事的,过不了多长时间,我们便又会相聚了!”

    说完樱若便有不停地咳嗽,整个子都在颤抖,严秦川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紧紧地拽着樱若的手,却看见樱若的眼神越来越迷离,在阳光下也找不到焦点。

    樱若轻轻地笑了,笑容很美却也很悲,严秦川大叫道,“娘娘,皇上就快回来了,他已经到了皇宫外了!”

    严秦川从未感觉出如此的惊恐,即使是当初看着穆溪死的时候也未有过如此的绝望,他以为自己很坚强,以为自己不会哭,可是在看到樱若的双手掉落在地的瞬间,他眼角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他抬头看见满天的樱花飘落,每一朵樱花都在诉说着关于一个绝代佳人的美丽传说。

    严秦川跪在潮湿的地上嚎嚎大哭,一个铮铮铁骨却有着如此柔的一面,后的众宫人纷纷跪地,他们的眼角早已被血泪所侵袭••••••

    有人说她是红颜祸水,两个帝国因她而亡,有人说她是巾帼皇后,用自己弱小的躯扛起一个国家的兴盛,功过是非,一切都留与后人评价吧。

    公元938年,大单皇后病亡,大单帝王被战役所困未能及时回来见皇后最后一面,大怒,举兵攻打祈岷山,公元940年,祈岷山灭亡,其少主被打入死牢,大单帝王在皇后陵墓之前跪了一天一夜,翌便已满头白发,他将皇位传于其孙,授权大将军严秦川辅助,自己则归隐山林,永不过问朝政之事••••••

    至此《步步倾心》便已结束,希望喜欢的亲们永远记住在那个落花时节,曾有一个樱若郡主陪你们走过一段路,不管辛酸还是喜悦,凤舞霓裳都留下了属于她的色彩

    最近已在思索四部小说《哥哥别走2》、《雪绒花:有来生》、《念奴:巾帼皇后》、《小小》

    《哥哥别走2》继续延续一的风格,让木沐与子洛再续前缘,不管悲喜,注定是兄妹

    《雪绒花:有来生》是一个千年,延续了千年的,前世今生的纠缠

    《念奴:巾帼皇后》陪嫁皇后易容深入敌国后宫,却掀起了一段儿女长,为保国家,率重兵抵抗敌国

    《小小》喜欢那首《小小》,忧伤中带着丝丝的凄美, 所以毅然决定为它写一段

重要声明:小说《步步倾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