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洗尽铅华也从容(十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泪落成金 书名:步步倾心
    第三百四十八章   洗尽铅华也从容(十三)(1202字)

    樱若每晚早早便睡下了,但被窝里冰凉的温度总是让她的意识越来越清晰,没有了摩西那宽广的怀,她似是更加的不习惯,每晚她都睁大了双眸望着无尽的黑暗,约过了几个时辰,她的意识才慢慢的游离,慢慢的消失,但梦中那扯不清的纠葛却一次次的将她推醒,她不知自己该如何选择,因为她无论如何选择,她都是那个最失败的一个。

    这个梦,樱若反复做了好几次,自从摩西带兵出征的那一晚,她便开始反复循环的做着,她梦见了摩西,也梦见了岳夏,她看见二人流着血躺在雪地上,他们的小腹之上各插了一把长剑,樱若惊恐的跑向摩西,却被一个人死死的拽住了手腕,她转看清了那人的模样,是逸隐,她看见逸隐的笑容,看见了他那如白雪一般纯净的笑容,樱若一下子沉醉了,可是在下一瞬她便看见逸隐如雪的长袍上染上了丝丝血色,血色越来越浓,越来越多,最后将逸隐整个人都吞噬掉。

    樱若惊恐的被吓醒,醒来之时发现了眼睑的泪水,许是被那噩梦给吓住了,她紧紧地捂住被子,许久她从上跳下来,走到桌边,提起笔来却不知该在纸上写下何字,樱若轻叹了一口气,她轻轻地放下了笔,许久以前的记忆在慢慢的飞扬。

    冬的夜总是很漫长,所以樱若在黑夜中也踌躇了很长,许久她打开门的时候,却看见外雪花在飘扬,每一朵雪花都像是降临人间的精灵,为这污浊的世间添一色纯净,樱若轻轻地伸出了双手,任雪花在她的手心慢慢的融化,许久她感觉有人为她披了一件披风,就恍若十几年前一样,逸隐只是静静的守在她的边,静静的为她披上一件衣裳。

    “天寒了,娘娘应该多穿点衣服,不然皇上班师回朝的时候却见娘娘病倒了,那末将可担不了这个责任!”

    樱若没有转便知道那人是谁,她轻轻一笑,道,“冲发一怒为红颜,皇上他这么做值得吗?”

    “不值得!”

    樱若一愣,她未想到严秦川竟会如此说,她转向严秦川,只听严秦川继续道,“为了一个女人将自己的黎明百姓置于战乱之中,这是自古以来每一个皇帝的致命,也是国家亡国的信号!”

    樱若一愣,她自小便通读史书,这点常识她又怎会不知,她轻轻一笑,道,“那将军认为该如何做?”

    严秦川抬眼看了看樱若,他的双眸之中是无尽的雪花,只听他道,“末将愚钝,不知,但是末将知道这也是皇上的唯一选择,只有守住了娘娘,他才会有心去守住整个江山,若连娘娘他都无法守护,那对于皇上来说还不如将江山拱手于人!”

    严秦川的话很是缓慢,就恍若被微风拂过的树枝一般,只听他继续道,“末将与娘娘相识也有些子了,定然会知道娘娘此时的心中所想,但娘娘理应知道,事发展到这一步,皇上与祈岷山已无法重拾兄弟义,虽然朝廷铲除祈岷山会损失些人力财力,但是皇上最后定会班师回朝凯旋而归,若娘娘执意一意孤行,那只会让皇上更加的悲痛绝!”

    樱若一愣,随即一句话都未说便转回了大之内,大之内浓浓的熏香让她的意识慢慢的离去,许久她转道,“本宫明想去清远寺为大单、皇上祈福,顺便也平息平息静绢的怒气,免得她做一个孤魂野鬼!”

重要声明:小说《步步倾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