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洗尽铅华也从容(七)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泪落成金 书名:步步倾心
    樱若翌(日rì)醒来之时,便感觉头晕晕沉沉的,她看见(殿diàn)外夕阳已快下山,大惊,她原本打算今早便送岳航回家,哪知一觉便睡到夕阳西下,以前她总是睡不着,为何今(日rì)还会这般贪睡?(殿diàn)内的几个宫人见樱若醒后,纷纷迎了上来,一个递毛巾,一个帮着更衣,樱若望着他们,道,“护送世子的人呢,立即将他们叫来,我们连夜赶路!”

    那几个宫人低下了头,樱若似是猜测出了一些,道,“他们今早就走了?”

    宫人没有说话,而是将头埋得更低了,樱若站起来狠狠地拍了一些桌子,道,“看来本宫也并不是贪睡,而是有人在本宫的食物里下了药!”

    那宫人见状赶紧跪了下来,道,“这一切都是皇上指示的,不关奴婢们的事!”

    樱若看了看宫人,随即便又坐了下来,摩西昨(日rì)还信誓旦旦的答应她会派人与她一起前去,今(日rì)便又径直改了主意,但樱若并未生摩西的气,她知道他这么做也是为自己好。

    宫人又端上了几盘的点心,挂花糕、(奶nǎi)白葡萄、杏仁饼、椰子盏、鸳鸯卷,这些都是樱若(爱ài)吃的点心,一看便知是摩西的意思,她刚刚拿起了一片杏仁饼放入嘴中,便见摩西背着手走了进来,道,“你这个懒猪,都快睡到第二天了!”

    樱若笑了笑,又吃了一口鸳鸯卷,差不多也有几个时辰未吃东西了,肚子难免有些饥饿,摩西笑了笑,坐到了她的(身shēn)边,还让人送上了一杯(热rè)茶。

    樱若喝了口(热rè)茶,许久道,“皇上又何必揣着明白当糊涂呢,都说君无戏言,皇上这样变来变去的,你让手下的臣子怎么服侍你呢?”

    摩西一愣,随即道,“朕也是为你好,虽然岳夏与朕是拜把子的兄弟,但是朕也不能拿你的(性xìng)命去做赌注,万一他不放你回来,拿你去为岳航抵命,那朕又该如何,况且这路途遥远,你的(身shēn)子骨吃不消?”

    樱若早已预料到摩西会如此说,所以她也只是笑了笑,道,“那静娟呢,想必你也放她回去了吧?”

    摩西愣愣的看着樱若,许久摇了摇头,道,“其实她不仅仅是岳航的(奶nǎi)娘,她也是岳航的小姨子,岳航待她很好,自从她的丈夫死后,他便将她接过来,还悉心的照顾她的起居!”

    樱若喝了一口(热rè)茶,她知道摩西的意思,摩西就如当年的自己一样,用静娟来威胁岳夏,但是静娟只是岳夏的小姨子,她又如何能耗得动岳夏。

    樱若放下了茶杯,道,“皇上如此做,难道不怕岳夏与您真的反目,刀刃相见吗?”

    “朕没得选择,哪怕只有一丝的机会,朕也不能错过!”

    摩西的话说的很是傥((荡dàng)dàng),但是他的那双睫毛却深深地锁着,樱若拂上了他的睫毛,道,“皇上放心吧,岳夏也是明白事理之人,况且恒源的死从表面上也与岳航脱不了干系,臣妾只想知道皇上的心思,皇上,你信臣妾吗?”

    摩西抬头看了看樱若,随即拂上了她的青丝,轻轻地道,“朕信你,无论何时,朕都信你!”

    “为什么?”

    “因为你是朕的妻子,是朕这一辈子的牵挂!”

    樱若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她紧紧地抱住摩西,只听摩西打噱,道,“怎么?感动啦,是不是觉得此生有我这个丈夫足矣!“

    樱若轻轻一笑,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摩西继续道,“其实朕应该谢谢你,若不是你,朕也许会像宫炎那样,没有躯壳的过着一辈子,在穆溪的死的那一瞬间,朕知道朕的心其实是冷的,我也会为了皇位像宫炎那样六亲不认,可是自从遇到你,朕突然发现其实朕也可以像逸隐那样温良如玉,像他那样全心全意的(爱ài)着你,没有任何的包袱,没有任何的牵挂!”

    摩西的脸上写满了伤痛,就如天边的夕阳那般的凄美,樱若伸手轻轻地拂上了她那俊美绝伦的脸,突然手心感觉出一阵的冰凉,她仰头竟看见摩西那如夜魅般的双眸上竟挂着几滴的泪珠,她轻轻地拂去了他的泪珠,道,“世人都说,人老了就会越来越伤感,这句话果然没有错,臣妾记得皇上前几(日rì)还偷偷地流过泪,哪知今(日rì)又有眼泪了!”

    摩西轻轻一笑,他将樱若拥得更紧了,道,“答应朕,千万不要再强出头,一切都有朕,你只需躲在朕的(身shēn)后,朕哪怕付出了江山也会保护你的!”

    樱若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望着(殿diàn)外的那从樱花林,夕阳下的樱花更加的美,也更加的伤,许久樱若深吸了一口气道,“皇上,臣妾想去看看静娟,顺便为她送点饭菜过去?”

    摩西一愣,似乎他刚才的那句“不要强出头”,樱若一个字也没有听见去,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道,“小心点,朕让严将军跟着你!”

    樱若笑了笑,随即便与严秦川往大牢走去,她看见静娟就如她的名字那般静静地坐在里面,樱若将手中的饭菜放下,道,“这几(日rì)还真是辛苦你了!”

    静娟抬头看了看樱若,瞬间她(身shēn)上的那份静立即烟消云散,她指着樱若叫道,“你还不快放我出去,不然等老爷的兵马到了,定不会轻饶了你!”

    “放肆”,严秦川喝止道,“岳夏势力再大也大不过皇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连祁岷山都属于皇上的!”

    静娟冷笑了一声,道,“我们家老爷可不是皇上的什么大臣将军的,他根本就不需要听从皇上的指令,相反,当初若不是老爷相助,皇上能这么轻易的得到这天下吗?”

    樱若一直没有说话,她在一边仔细的看着静娟,在静娟的(身shēn)上她看不出一丝属于下人的那份谦卑,虽是亲戚,但她也算是寄人篱下,为何还如此的张狂?

    静娟见樱若一句话都不说,便叫道,“喂,你哑巴啦,还不快放了我?”

    樱若轻轻地一笑,道,“皇上今早已让人将世子的尸体送回了祁岷山,而你便给本宫在这里好好地呆着!”

    “你这个蛇蝎女人,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以为你是皇后就可以这么对我吗?”

    “就凭你今(日rì)忤逆皇上,昨(日rì)行刺本宫,这两种罪加起来足可以让你五马分尸,死无葬(身shēn)之地,你若还在这里叫叫嚷嚷,本宫现在就将你就地正法!”

    樱若的声音中带了几分的凌厉,静娟听后也有些安静了下来,但不过许久便道,“你不仅杀死了少主,今(日rì)还将我关在此,老爷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凭什么”,樱若冷笑了一声,道,“岳夏如果因为岳航之事杀了本宫,那倒还可以解释,毕竟岳航是他的亲生儿子,难不成让他为了你而得罪朝廷,得罪皇上,凭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你是他的小姨子,或是其他的什么,哼,如果你对他来说真的那么重要,也许有一天你还真有点用处!”

    静娟大惊,双眸之中透出浓浓的惊恐,樱若冷哼了一声便转(身shēn)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到道,“你给本宫在这里好好地呆着,也许哪天本宫的心(情qíng)真的不好了还可以拿你做(肉ròu)垫!”

    樱若笑着走出了大牢,到了牢外之时,她的笑声也停止了,她转(身shēn)望着严秦川,道,“将军可否再为本宫查一事?”

    严秦川看了看樱若,随即将双目移开,道,“娘娘何时这么的客气,有什么事(情qíng)直接吩咐属下就行!”

    樱若一愣,她知道她与严秦川之间已相隔了万道冰川,任她如何做都无法融化他心底的那份冰霜,樱若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去帮本宫查一下静娟,那女人肯定不只是小姨子或是(奶nǎi)娘那么简单?”

    “为什么,她与皇子和世子的死有关系吗?”

    樱若看了看严秦川,随即摇了摇头,道,“本宫也不知,只是直觉告诉本宫皇子与世子的死绝对与她脱不了干系,也许当初改死的不是皇子而是岳航?”

    严秦川大惊,许久点了点头,道,“属下明(日rì)便会请几(日rì)假出宫,届时定会趁机好好地彻查一下!”

    樱若点了点头,道,“快去快回!”

重要声明:小说《步步倾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