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孰人知春秋(十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泪落成金 书名:步步倾心
    第三百零五章   孰人知秋(十一)(2086字)

    海颐真人比画中还要动人,整个人恍若从仙境中走出来的仙女一般,轻衫拂地,步履盈盈,寐含水脸如凝脂,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艳若滴,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系软烟罗,媚无骨入艳三分,如果说绿欣是那种随风飘逝柔弱的美,而眼前的海颐则是出水芙蓉高贵之美,让每一个男子都无法拒绝她。

    樱若似是被海颐的容貌给惊艳住了,不过许久才回过神来,她轻轻一笑拉住海颐的手坐在了上堂,并让下人奉上了上好的龙井,海颐落落大方的笑了笑,道,“不知皇后娘娘今找海颐有何事?”

    樱若喝了一口水,她侧看了看海颐的小腹,并未凸起,许久她放下水杯,手轻轻地拂上海颐的腹部,但海颐下意识的躲开了,樱若见状,道,“几个月了?”

    “回娘娘,才刚刚两个月,并未起色!”

    樱若优雅的笑了笑,道,“你也是大家闺秀,怎能轻易做出这种苟且之事?”

    海颐一愣,随即道,“我与大皇子一见钟,此生注定是他的人,大皇子也答应过我,会早迎娶我进门的!”

    海颐的话中没有惊乱,反而显得很是安静,不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的反应,一个下人走了上来在樱若的耳边耳语了几句,樱若点了点头,随即转道,“即是大皇子的骨,也就是皇家的血脉,不能有任何差池,本宫已命太医院的总管何太医前来为姑娘把把脉,然后再开些安胎药!”

    海颐一惊,她抬起一对惊恐的双眸望着樱若,但不过许久那份惊恐立即暗淡了下去,她起微微福了福,道,“谢娘娘关心!”

    樱若轻轻一笑,只见何太医背着药箱走了进来,他看见樱若之时,行了行李,随即便开始为海颐把脉,他的一对睫毛突然紧锁,脸上的疑惑越来越重,约过了半盏茶的时辰,他抱拳道,“回禀娘娘,海颐姑娘肚中的孩子很安全,母子平安!”

    现在是轮到樱若大吃一惊了,刚才看见海颐惊慌失措的模样,分明是心中有鬼,可是为何结果却是如此?许久樱若深吸了一口气,挥挥手让何太医退下,并让宫人将门关上,不许任何人前来打扰,海颐见状,不慌不忙的道,“娘娘这是为何?”

    樱若冷哼了一声,此时她的脸上已没有了先前的那般温柔,反而多了几分的邪气,道,“皇上的圣旨本宫也是无法左右的,但是本宫也心疼你肚中的孩子,不妨这样,本宫帮你出一计!”

    “娘娘请讲!”

    “大皇子与张眉源的婚事已是板上钉钉,过不了几他们便会完婚,如果你愿意委做妾室,本宫也可向皇上启奏!”

    海颐大惊,一对美眸瞪得如碗口般大,她一时愣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许久只听樱若道,“既然你深着大皇子,那为何还有顾忌世人的眼光,妻与妾都是妻子!”

    海颐侧望着樱若,脸上尽是不可思议,许久她愣愣的道,“对,妻与妾都是妻子,可是皇后你愿意只是做一名普通的妃子,而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樱若一愣,其实皇后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称谓而已,她并不是很重视,她重视的只是与心人厮守的那份甜蜜,那份温馨,但是樱若并没有这么说,而是道,“如果让本宫做妃子但却能保住皇上的一世英名,本宫也会愿意的!”

    海颐一惊,只听樱若道,“姑娘是聪明人,当然知道如果大皇子与你苟且之事被人发现了,他会有什么遭遇?”

    海颐的双眸中彻底没有了色泽,变得一片的灰尘,樱若伸手拉住了她,继续道,“大皇子是本宫的心头,为了保住大皇子的声誉,本宫不得已之时也只能舍孙子而保儿子了!”

    海颐被樱若的握着的手明显的感觉出樱若手中的力度加重了许多,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小腹,脸上尽是难色,樱若轻轻一笑,手上的力度慢慢变轻了,道,“不用怕,本宫不是什么恶魔,只要你没有触及本宫的底线,本宫是绝不会为难你的!”

    海颐抬头看了看樱若,见她的嘴角露出灿烂的笑容,但是这笑容反倒让她觉得有几分的炎凉,

    樱若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道,“不要急着回答本宫,你回去好好想想,三天内若还没有消息,那本宫也只能当做你放弃了这次与大皇子在一起的机会了!”

    海颐早就愣住了,此时的她已没有了刚刚进门时的华贵大气,樱若倒了一杯茶给她暖暖,但是她抱着茶杯的手却在一直的颤抖着,樱若轻轻地环住她的手,道,“不用怕,本宫不会吃了你,你看天色也不早了,本宫送你出去吧!”

    海颐还是没有说话,她几乎是被樱若拉出樱若的,樱若刚想找个下人送海颐出去,便见严秦川带着一队人走过,樱若赶紧拦住他,道,“将军不妨帮本宫送一个贵宾吧,记住一定要安全送到家!”

    严秦川一愣,他看了看樱若,又看了看一边木讷的海颐,随即便明白了几分,他挑了几个高马大的人送海颐离开,待他们离开后,严秦川道,“娘娘真的准备这么做?”

    樱若轻轻一笑,随即转道,“只有这样才会两全其美!”

    “难道娘娘不担心,大皇子会因为此事而痛恨于你?”

    樱若又笑了,只是笑容显得有些疲惫,其实已她的才智她又怎会猜不到末易会恨她呢,可是眼前她只有这条路可以走,她要想方设法的压住末易的野心,不能让他有机会与朝中权贵联姻,但是她也不能让末易处于危险之中,所以她想方设法的将毫无权利的张眉源嫁给末易。

    许久樱若深吸了一口气,她转便想离开,突然她看见了天边的夕阳,美的没有一丝的污垢,严秦川似是明白了樱若的心思,道,“夕阳虽美,但却无法永恒,它一样会被黑暗泯灭!”

重要声明:小说《步步倾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