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孰人知春秋(六)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泪落成金 书名:步步倾心
    第三百章   孰人知秋(六)(2381字)

    樱若似乎又慢慢地习惯了这后宫的生活,虽然她心底极度讨厌这种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子,但不得不说,她还是这乱世中最适合在宫中生存的人,她笔下的樱花也比原先多了几分的英姿,几分的秀丽。

    摩西倚在窗边,静静地望着樱若嘴角的笑意,恍若枝头最灿烂的樱花,一丝笑容,一个眼神,一个转,一丝蹙眉,都促动他的心,许久,他转过去望着窗外的樱花,看着它们随风飘逝的凄美,突然间他感觉樱若就如这些樱花那般,即使美艳动人但都无法逃脱上帝注定的悲剧,许久他深吸了一口气,转只见严秦川跑了进来,道,“皇上,不好啦,越将军昨夜在牢中自杀了!”

    摩西一愣,他看见樱若握着毛笔的手突然僵住了,纸上留下了一丝的荒凉,他走上前去,轻轻的道,“樱若,你怎么啦?”

    樱若抬起头,努力的笑了笑,她侧过望见摩西后的严秦川,见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许久她深吸了一口气,道,“皇上,这里有些闷,臣妾想出去走走!”

    还未等摩西应,樱若已转离开了,摩西刚想跟随出去,却被严秦川拦住,道,“皇上,娘娘可能是有些心思,您还是让她一个人静静吧!”

    樱若轻轻地走出了大,片片的樱花飘落在她的上,她停下脚步望着枝头那有些摇摇坠的樱花,心中的痛似是更重了,她昨故意在末易面前提起越将军,就是想看试探他,虽然当时末易并未表现出一丝的慌乱,但是今越将军的死绝不是意外,末易定是担心越将军会在白绫之上将他与末易勾结之事一一道出来,所以他一不做二不休便先下手为强,但是其实他不知,樱若所说的白绫也只是信口胡说的。

    今的风是各位的大,片片樱花就如漩涡一样在空中飞舞,一个宫人拿着披风走了出来,轻轻地为樱若披上,樱若低头看了看她,许久道,“不用陪着本宫了,本宫想随意的走走!”

    说完樱若便离开了,皇宫对于她来说已经不算是陌生了,所以他闭着双眸也不会迷失了方向,不经意间她来到了代谷的外,守门的宫人刚想进去通传便被樱若拦住了,她轻轻地走进大之内,看见绿欣在一边刺绣,一边代谷拉着她的手臂不停的道,“我想玩,你陪我出去吧!”

    但绿欣一丝的反应都没有,连头都没有抬,只顾着手中的那段刺绣。

    不知为何,樱若心中突然升了一团火,也许平她看到如此场景,她也只会上前说两句,但今她却狠狠地夺走绿欣手中的刺绣,吼道,“为人妻子却对自己的丈夫不理不睬,你这种态度有什么资格做二皇子的王妃!”

    绿欣大惊,赶紧福了福,她刚想开口解释,便听樱若继续道,“绿欣,本宫不想为难你,可是你却让本宫为难,若不是看在二皇子的面子上,本宫早就将你拖出去斩了!”

    樱若的怒气冲天,她狠狠地将刺绣扔到地上,绿欣望着地上的刺绣,上面的鸳鸯戏水甚是刺眼,许久她突然跪在地上,道,“臣妾现在已经生不如死了,还请皇后娘娘赐臣妾一死!”

    “放肆!”

    樱若狠狠地扇了绿欣一个巴掌,一对睫毛因为愤怒而连在一起,她揪着绿欣的衣领,道,“你给本宫记着,大皇子的命是本宫救回来的,本宫也同样有方法让他生不如死,当然这一切得看你怎么做了!”

    绿欣大惊,双眸瞪得大大的,满是惊恐之色,代谷见状赶紧跑上来拉住樱若的衣袖,道,“母后,母后,你不要骂她了,我会疼疼疼••••••”

    樱若深吸了一口气,转道,“代谷,母后没有骂她,她说要为你生一个大胖小子!”

    代谷大喜,拍着手跳起来道,“好啊,好啊!”

    樱若再次转向绿欣,双眸瞪着她,道,“是吧,绿欣,一切都得靠你咯!”

    绿欣趴在地上,双目无神,樱若望了她一眼便转离开了,一阵冷风袭来,让她神智有了几分的清醒,她转过看见绿欣还木讷的跪在地上,许久她便又转过,深吸了一口气,突听到后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娘娘现在后悔?”

    樱若一愣,看见严秦川手持佩剑立在后,樱若轻轻一笑,她知道严秦川的话中之意,若她当初向摩西揭发了末易,若她当初没有阻拦末易出家,也许现在的一切都将会改写,许久她轻笑道,“不,本宫没有后悔,本宫只是在想后面的路应该如何走下去!”

    严秦川走到了樱若边,道,“值班的牢狱说,大皇子昨夜是见过越将军,但是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樱若的双眸微微闭上,许久又睁开,道,“劳烦将军帮本宫守住这个秘密!”

    “难道娘娘还想护着他?”

    樱若深吸了一口气,道,“大皇子也是本宫的义子,本宫也不想他出事,但将军您放心,不过几大皇子便会成亲搬出皇宫!”

    严秦川的嘴角微微抽搐,许久点了点头,他看见樱若已经托着沉重的步伐离开,背影还是那么的落寞与孤寂,他望着樱若,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慢慢的衍生了,其实到头来,她与自己终究还是 一路人。

    樱若回到樱若之时,看见紫儿不知何时已来了,她已换下了那贵族的装扮,反而穿上了宫女的服饰,樱若有些迟疑,紫儿微微福了福,道,“夫人,婧微姐姐嫁人后,夫人也没有什么贴心的丫头了,今我便搬来侍奉夫人!”

    樱若大惊,万般推辞,道,“你是堂堂的紫贵人,怎可以做这种事?”

    紫儿轻轻一笑,道,“那本就是一场戏,戏结束了也该恢复了,况且我与皇上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樱若明白了紫儿的意思,随即道,“傻瓜,你是皇上册封的紫贵人,没有谁可以改变这一点,况且本宫还要你为皇上生个太子呢?”

    紫儿一愣,道,“夫人这是何意?皇上最想要的还是夫人替他生的太子!”

    樱若苦笑了一声,她自己又何尝不想呢,可是她已经堕胎了两次,第一次的时候太医便告诉她,她可能这一辈子都无法生育,第二次的时候那是个奇迹,但是那个奇迹最终还是被她给掐灭了,她的体她自己也清楚,她知道她能再次怀孕的机会很是渺茫!

    “紫儿,你听本宫说,皇上的子嗣实在太少,将来继承大业之人更是没有,所以本宫要你为皇上诞下龙子!”

    紫儿面露难色,樱若轻轻一笑,拉住她的手,道,“今皇上会与众大臣议事,回来的时候应该很晚了,你今晚便睡在本宫的上,让皇上将你当做本宫!”

重要声明:小说《步步倾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