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生死两茫茫(十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泪落成金 书名:步步倾心
    樱若醒来之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摇摇晃晃的马车里,上还盖着一个厚厚的棉被,她挣扎着坐了起来,看见宫炎正坐在一边,双眸微闭,樱若望着他,突然所有的仇恨涌上心头,她环顾了四周却不见一样可以致命的兵器,突然她听到宫炎道,“你在找什么?”

    樱若似是被吓到了,心紧缩在一起,宫炎拉过樱若,将棉被为她细细的盖上,道,“现在正是寒冬,外面凉,还是多盖点被子!”

    樱若狠狠地推开宫炎,道,“不要你假兮兮的,你要带本宫去哪儿,还不赶紧放了本宫,待摩西带了数千军马过来时,定会将你五马分尸!”

    宫炎不怒,反而笑了笑,道,“如果外面那个驾马车的人愿意放你走,我也没有异议!”

    樱若的双眸一簇,她拉开帘子看见舜天德坐在马车外,只听他道,“娘娘,我们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

    “你这是何意?”

    舜天德将白所遇之事又再说了一遍,樱若向一个泄了的皮球瘫倒在地上,但不过许久,她挣扎着,道,“不可能,摩西不可能这么对我,一定是越将军阳奉违,想借机除掉本宫!”

    舜天德看得出樱若脸上的那份绝望,许久,道,“娘娘,宫炎说的对,每一个皇上都会处心积虑的稳住自己的江山,你是前朝公主,对他的威胁最大,他当然会想方设法的除掉你!”

    樱若现在已接近绝望,她不知该说什么,许久道,“为什么,我从未想夺他的天下,我跟他是夫妻,我只想他做一个明君,做一个人人称赞的好皇帝!”

    泪,一滴一滴的从樱若的脸上流下,宫炎看见此时的樱若,分外的心痛,道,“樱若,他不是逸隐,他不是那个为了你而放弃整座江山的人!”

    樱若有些木讷了,突然她想到了末易,急切的道,“你找到末易没有?”

    宫炎摇了摇头,只听樱若继续道,“既然摩西容不下我,那又怎么能容得下他呢?”

    “为什么,他不是摩西的皇子吗?”

    樱若抬眼看了看宫炎,没有作答,突然马车一停,她惯的向后仰去,宫炎迅速的抱住了她,道,“你没事吧?”

    樱若狠狠地将宫炎推开,突看见舜天德掀开帘子,道,“娘娘,不好了,我们现在无法进城了,城墙那边有士兵把守,每一个士兵手上都有一张你的画像!”

    樱若大惊,突听舜天德继续道,“娘娘,我们现在立即返回吧?”

    “不行!”

    樱若喝止道,“若没有猜错,这四周定埋伏了越将军的人,他们看见我们的马车返回定会起疑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樱若的双眸转了转,突看见宫炎取出一男装扔在樱若的面前,他似是早已预料到了,道,“将这男装换上!”

    樱若看了看眼前的男装,愣住了,宫炎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便转过去,樱若趁这个间隙立即换上了男装,许久宫炎转过竟拿起樱若的女装想要换上,樱若立即拦住他,道,“你干什么?”

    宫炎没有理会樱若,便将自己的长袍褪下,樱若下意识的转过,许久,听宫炎道,“我们也曾经是夫妻,也有过肌肤之亲,其实你没有必要转过去!”

    樱若没有说话,许久才转过,看见宫炎男人的发髻,女人的长裙,显得很是滑稽,她伸手轻轻地为他整理好衣服,再将刚才的自己褪下的凤头钗插在他的青丝之中,宫炎其实长得很美,很妖,如此装扮更不输于任何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世女子,笑容更如盛开的樱花一般,樱若有些呆住了,只听宫炎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

    樱若赶紧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来掩饰内心的尴尬,突然她听到马车外的盘问声,宫炎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巴掌,声音很响,整个马车里都在回,樱若先是大惊,随即便猜出了宫炎的此番用意,便也跟随着演起戏来。/http://www.beijingaishu.com/^http://www.beijingaishu.com^大文学大文学大文学

    樱若手指着宫炎,叫道,“我让你在家好好呆着等我回来,你偏不听,非要带着孩子出来,现在好了,孩子丢了,我看你回去怎么跟爹娘交代!”

    宫炎立即装出哭泣的模样,那几个官差拉开帘子看是一对吵架的夫妻,便打圆场道,“有什么事回家再说,我们现在正在捉拿叛贼呢?”

    樱若的心一惊,她想知道一些事的真相,便道,“官差,什么叛贼啊?”

    那官差摆了摆手,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是一个前朝的公主,她正在招兵买马准备起义,皇上担心,所以便全国下了通缉令了!”

    樱若的心像是被刀割了一般,宫炎担心在这样下去可能会被官差看穿,所以便急道,“你这个色鬼,一听说是女人,你就上心了是吧,就知道你心中想着别的女人!”

    那官差见状,便识趣的放下了帘子走开了,樱若一下子瘫倒在马车上,眼中的绝望很是明显,宫炎很想给她一份力量,很想为她拂去眉心的伤痛,但他还是忍住了,他知道在她的心中,摩西就如逸隐一般早就已经超越了自己••••••

    想到此,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他听见樱若抬起眼,道,“你能帮我找到末易吗?”

    “你这么关心他,为什么?”

    “因为他是逸隐在这世间的唯一的血脉!”

    宫炎一愣,随即便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放心吧,我派过去找末易的人都是顶尖的高手,无论他是生还是死,他们都会将他带到你的面前的!”

    “不,我只要生不要死!”

    樱若的声音变得很是坚定,没有了刚才一丝的绝望,宫炎看了看她,许久道,“等回去了,我会加派人马的!”

    樱若点了点头,她没有再说话,她坐在窗户边,掀起了窗边的帘子,她看见大街上异常的落寞,只有路上几张被风刮下的自己的画像还在风中飘舞••••••

重要声明:小说《步步倾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