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落叶何时归(十八)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泪落成金 书名:步步倾心
    第二百四十五章 落叶何时归(十八)(2193字)

    横眉道长在月香的宫人的引领下来到了月香外,那宫人轻轻福了福道,“道长请您先等会儿,让奴婢进去通报一声。

    横眉道长点了点头,那宫人离开不久,只见太后着淡红色长裙从远处走了过来,她端详了横眉道长许久,道,“想必您便是横眉道长吧?”

    横眉道长点了点头,听太后继续道,“既然越贵妃这么不急,您便跟随本宫去樱若吧,皇子最近有些心神不宁的,本宫担心他也被鬼神上了,所以还请道长为他驱魔!”

    “可是越贵妃这边••••••”

    “越贵妃这边由本宫来处理,你还是快快跟本宫走吧!”

    那横眉道长知道这宫中之人皆不是他惹得起的,所以他便跟随在太后的后,太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笑意,眼前便闪烁出昨夜与濮雨的谈话。

    不过许久便已来到了樱若内,太后屏退下所有人,道,“道长现在这边等着,本宫进去将皇子叫出来!”

    说完太后便走了进去,横眉道长环顾了四周,突然嘴角扯出邪魅的笑意,他听见一阵悦耳的歌声,自己下意识便跟着那歌声走了进去,瞬间便眼前一亮,他看见一个绝世的女子在烟雾缭绕的浴堂中洗澡,婀娜的姿,如雪的肌肤,无不让他多年的思念化成无尽的意,他轻轻地走进,脸上已没有了邪魅之气,取而代之的是片片的温

    突然她沐浴的女子转过来,大惊,赶紧用纱布遮住下半,刚想大叫,就听到那横眉道长道,“几年不见,夫人的美人计是越来越让男人勾魂了!”

    濮雨大惊,那声音甚是熟悉,濮雨的双眸一转,只见那道士撕去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冷峻的面孔,濮雨大惊,差点摔倒在水中,宫炎飞快的搀扶住她,勾人的材让他的双眸持久无法离开,濮雨大怒,推开他,赶紧穿上了衣裙,只听宫炎道,“夫人将我引至于此,不就是想让我看看夫人那曼妙的材吗?”

    宫炎的话音刚落,濮雨就狠狠地甩了他一个巴掌,那宫炎不怒反笑道,“夫人为何如此生气,别忘了,我们可是真真切切的夫妻!”

    濮雨一愣,似乎在她的心中早已忘记了宫炎,若不是他的提醒,也许她早已不记得她曾经还有一个丈夫,许久她冷笑了一声,道,“你此次进宫有何事?”

    “夫人可真够绝的,我们已有三年未见了,为夫冒着杀头的危险进宫,以为夫人见到为夫会很是开心,哪知竟是如此模样!”

    濮雨看了他一眼,随即便笑了笑道,“那好,既然你便是横眉道长,本宫也不说外话了,本宫要你帮本宫一个忙!”

    “什么忙?”

    濮雨将此事一一说与了宫炎,宫炎没有说话,突然他听到外传来阵阵脚步声,他看了看濮雨,只见她一脸的平静,宫炎顺势跳进了水中,雾气弥漫。

    太后带着数十个卫军跑了进来,看见濮雨一人之时,略显惊讶,濮雨向她轻轻一笑,随即便走出了大之中••••••

    宫炎在下人的带领下走进了月香,他看见摩西正与越贵妃正说说笑笑的,阳光打在摩西的脸上越发显得意气风发,宫炎冷哼了一声,果然帝王四处都是种。

    越贵妃看见宫炎之时赶紧迎了上来,道,“道长,您可来了,您可定要帮本宫啊!”

    宫炎点了点头,便环顾了四周,摩西盯着宫炎,他本就不相信这些牛鬼神蛇,但越贵妃偏要坚持,他也只能顺从她。

    宫炎的双眸锁定了那盆水晶兰,濮雨并未告知他这水晶兰其中的奥秘,但是他还是看了出来,他的嘴角轻轻地扯出让人难以察觉的笑意,许久便转向了别处,越贵妃有些心急,道,“道士怎么样,可有解救之法?”

    宫炎轻轻一笑,道,“娘娘猜的没错,确实有些鬼魂潜伏在娘娘边,而且是冤魂!”

    宫炎故意将那“冤魂”二字说的强烈,只见越贵妃脸色发紫,抓住宫炎的手,道,“道长可有解救之法?”

    宫炎摇了摇头,道,“缠住娘娘的鬼魂不止一条,而是五条!”

    宫炎故意伸出了五条手指,越贵妃吓得差点摔倒,幸亏一边的摩西扶住了她,摩西盯着宫炎,道,“休要在朕面前妖言惑众,来人将这个妖道拉下去!”

    摩西的话音刚落,就听见越贵妃急道,“不要,皇上,不要得罪了道长,你让道长想想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帮臣妾化解?”

    宫炎微微鞠了鞠躬,道,“贫道虽不能帮娘娘化解这场劫难,但却可以试着与那些冤魂沟通,看看他们是否愿意放过娘娘?”

    “那本宫应该如何做?”

    越贵妃已被吓得脸色紫青,她紧紧地拽住摩西的手,道,“只要可以帮本宫化解,本宫愿意什么都做?”

    宫炎轻轻一笑,道,“娘娘无需如此紧张,娘娘只需将您认为的那些冤魂的名字写在白纱布上,然后准备一些他们喜欢吃的点心,贫道晚上便开坛做法为娘娘求!”

    越贵妃愣愣的点了点头,她转紧紧地抱住摩西,自言自语,道,“但愿那些鬼魂不要来找臣妾••••••”

    摩西轻轻地拍了拍越贵妃的后背,细细的安慰,道,“妃,别怕,有朕在你边,不管是鬼还是人,朕都将他碎尸万段!”

    宫炎冷笑了一声,便退下去了,樱若,这就是你愿意舍弃自己的生命而去守护的人,这便是她此生最的人?幸亏你现在没了他的记忆,不然现在的你会是多么的痛苦,多么悲痛啊•••••

    宫炎走出外,他看见濮雨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他轻轻一笑,随即便向她点了点头,濮雨轻轻一笑,嘴角扯出鬼魅般的笑容,许久她深吸了一口气便转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步步倾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