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落叶何时归(十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泪落成金 书名:步步倾心
    第二百四十章 落叶何时归(十三)(1239字)

    濮雨未想到事(情qíng)竟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她看见月香(殿diàn)内聚集了众多太医,看见数十个(禁jìn)卫军压着严贵妃之时,她便已猜测到了三分,她与严贵妃本没有仇,况且严贵妃走到今(日rì)的地步,自己也有一半的责任,想到这儿,濮雨的心中便有些苦涩,她虽不是什么三好之人,但也绝非大(奸jiān)大恶之人,所以看到如今严贵妃的下场难免会有几分的悲痛,她下意识的看了看在一边玩耍的代谷,见他的脸上尽是童稚般的笑容,她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看见子远小跑着过来了,看见濮雨的时候,叫道,“娘娘,太后生病了,喊着要见小皇子,您赶紧带着小皇子去见她吧!”

    濮雨听后便拉着小皇子往河沅(殿diàn)的方向走去,子远突然拉住了她的衣袖,道,“娘娘,小心!”

    濮雨看见子远言而(欲yù)止,便已猜测出了三分,河沅(殿diàn)内很是安静,连(殿diàn)外的虫叫声都听到清楚,她看见太后躺在卧凤椅上,双眸微闭,听到阵阵脚步声的时候,她睁开一对美眸,道,“你们来了!”

    太后拉过代谷,心疼的为他擦了擦脸上的灰尘,然后便让下人拿了些珍贵的点心带他出去玩,代谷兴奋的拿起一个点心便塞入嘴中,然后蹦蹦跳跳的往后花园跑去。

    太后站了起来,她走到濮雨的(身shēn)边,道,“你还记得你曾经央求本宫到月香(殿diàn)救那个巧儿的时候对本宫说的话吗?”

    濮雨一愣,她的记(性xìng)本就很不错,所以她怎会忘记,但是她还是摇了摇头,道,“臣妾愚昧,还请太后娘娘明示!”

    太后冷笑一声,道,“是你记不起来,还是故意想要本宫说出来,那好,本宫就说给你听,当初你说越将军的野心大,想独统朝政,你还说他会一一除去朝中的势力,建立自己的党羽!”

    “太后的记忆果然不错,可是那只是臣妾想要太后帮忙救出巧儿的一个借口,太后为何到现在还铭记于心?”

    “借口?”太后突然大笑一声,道,“现在越家势力越来越大,越贵妃更是受宠,若她诞下皇子,定会扫除异己,先是严家,过不多久便会轮到你们舜家!”

    濮雨听后不怒反而笑了,道,“太后娘娘果然是贵人多忘事,臣妾与舜家并无一丝的血缘联系!”

    “那舜予呢,那婧微呢,那他们的小少爷呢,难道你也想看着他们跟着遭殃,别忘了,舜予可为你做了很多的事?”

    想到舜予,想到婧微,濮雨的双眸之中又多了几分浓浓的雾气,突然她听见太后继续道,“你可要想清楚了,是想跟本宫联手还是独善其(身shēn)呢?”

    濮雨转过(身shēn)去不言语,可是太后似乎没有想这么轻易的放过她,道,“若你当初没有告诉严贵妃玄冥与越贵妃的事(情qíng),我想,严贵妃现在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自责?”

    濮雨一惊,她转(身shēn)瞪着太后,许久,道,“那太后要臣妾如何做?”

    “不能让越贵妃母子存活于世!”

    太后的声音中透出浓浓的恨意,哪知濮雨突然笑道,“她们当然得死,不过不是现在?”

    “你这是何意?”

    “如果现在越贵妃死了,那么严贵妃也就必死无疑了!”

    “那你有何妙计?”

    濮雨轻轻一笑,道,“这个你暂且无需多管,臣妾心中早有定数,太后您现在就应想方设法的留住越贵妃的(性xìng)命还有她肚中的孩子!”

    “留下她们必定祸患无穷!”

    濮雨转向太后,盯着她的双眸,道,“除非娘娘想要你的亲侄女死!”

重要声明:小说《步步倾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