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开始·测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Veserine 书名:穿越山口山
    从帐篷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我原先的睡裙已经洗掉了,现在上穿的是凯瑟琳的旧裙子。

    虽然城镇依然残破,战争依然在继续,我在营地里也依然能听见外面战斗的声音……我依然处乱世,但是我就是感觉到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天似乎特别蓝,云似乎特别白,碎石堆也似乎特别地

    也许这就是的魔力吧?

    军旅生涯是对时间管制得很严格的没错,只是这并不包括像我这样的难民。尽管昨天晚上缠绵到很晚,但是今天早上一早她就又要去报到去了,可能今天又会有作战任务出去。而我则留在这里安全的地方……随便做点什么,别捣乱就行。

    昨天晚上缠绵之后我们聊了好久,我才终于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况:果然和山口山的设定是一致的!时间上现在差不多是精灵王国全境光复前夕,我现在所在的小镇也正处于这样的反复争夺之中。

    只是这个世界也和游戏中在细节上有相当多的区别,比如说,游戏中精灵王国只有银月城这座大一点的城市,而这里精灵王国的主要城市就有十一个,不重要的城镇就更是数不清了。因为我原先也没有读过山口山的官方小说,所以也没法对比这个世界和官方小说的进程是否完全一致了……

    总之,我相信我原先游戏的历史知识应该能够帮到我的……只是证明这一点的唯一方法是时间。

    对于我对常识的一无所知,凯瑟琳很是好奇,只是我也没法向她解释,毕竟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我的老实态度得到了她的原谅,她答应我会和我一起寻找真相。

    “寻找真相的旅途中有美人相伴,也很不赖啊!”我是这样想的,很开心。

    至于现在……我有比在外游更重要的事要做。

    我来到了营地中的招募处。

    “我是来应征入伍的。”我对招募官道。

    没错,我是来参军的。

    虽然说现在旁边正在打仗,我现在参军基本都是马上上前线当炮灰,战争结束的时候还能存活的几率不高。只是,就算不参军,在这个战争的年代要保证自己不被卷入到战斗中几乎不可能,而参军至少还能接受一些军事训练甚至领用一些装备,在面对突袭的时候还能有一些自保的能力,假如不参军的话,那以难民的份被卷入战斗中,就很危险了……

    毕竟我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好运气碰到凯瑟琳,以及那一位用生命掩护我逃亡的步兵。

    只见对方打量了我一眼,公事公办地问道:“多少岁?”

    这个世界中精灵的成年年龄是100岁,而征兵的年龄也是一样。只是因为成年之后不管过多少年相貌都相差不是很大,所以一般的精灵都很少会以貌取人。

    “120岁。”我回答道。尽管我其实不知道我应该算是多少岁……

    “好的,请填一下这份表格,好了之后就到后面做一下体能测试以及魔力测试。如果两个测试都不通过,那你就不能加入到队伍中来。”招募官说道。

    我接过表格,上面无外乎是一些个人资料的内容。我半真实半捏造地填完后,就被人带到后面的空地上进行测试了。测试的内容很简单,体能测试是用尽全力去拉一张魔法强弓,并且坚持尽可能久,而魔力测试则是触摸水晶球。

    我首先测试的是体能,我拿起弓尝试拉了一下,结果只拉开了一点点就拉不动了,不管再怎么用力也是这样,而且拉开的那一点点也才坚持了一小会不到就撑不住了。看见自己这样的体能我心里感到一阵悲哀……我原先也不能说是太经常锻炼吧,但是至少也是有一蛮力的人,到这里就虚弱成这样子了,这乱世之下,到底能不能活到这场战争结束,我真没信心……

    毫无疑问,我体能测试没有通过。

    接下来是魔力测试。如果我这个测试再不通过,我就得想其它办法来获得这些保命的训练了,比如说拜托凯瑟琳找找关系?虽然我真的很不想这样做,这样我就分明是吃软饭的了……额,现在应该是“被包养了”……不管我现在穿越成什么样子,我心地里面都依然是希望能够靠自己的能力来存活下去的,而不是依赖任何人。

    在主持测试的官员示意可以开始了之后,我把手放在了水晶球上。

    手接触水晶球的一霎那,眼前出现了许多支离破碎的幻象,在快速变化着。不知道过了多少,也可能只是过了一瞬间,我发现我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山顶,山的最高峰有一个男人正在眺望着远方,穿中式古装白衣。男子的相貌我怎么都没法看清,但是那种浑然一体的完美气质,倒是很清晰地感觉到。意识到我的存在,男子转头望向了我这边。

    “你来了。”他开口道。

    “嗯。”这是我的回答。

    看到男子的衣着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大概是我心里对某个东西的认识的投影。因为在这个世界不可能存在着中式古装的服饰的。进而可以推断出,我并不是人被传送到这里来,而是意识进入了某一个空间而已,在这里我只是个意识体。

    这样的话,是否意味着,我不一定需要接受我所看到的和感觉到的一切?比如说,如果有人一刀砍中了我,我是否可以通过自己的意志去否认这个事实?或者至少,我凭自己的意志创造出东西来?

    嗯,这个问题需要实验一下。

    我在这里乱七八糟想了那么多,其实只是一瞬间。只见那个男子再次开口,道:“那么,开始吧。”

    额?

    开始什么?

    我完全不知道!难道是要决斗吗?

    只见眼前的男子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剑来,没等我反应过来就一剑刺出。还好我一直都在警惕着男子的行为,看见他刺过来我适时转躲开了这一剑。转的时候我发现我现在的速度远不是之前穿越后的小女孩可比,简直可以说……我的心有多快,我的体就有多快。

    这不就再一次证明了这里是通过我自己的意识起作用的吗?

    所以,我是不是只需要把自己想象成力大无穷,就能把他一下拍飞呢?

    躲开之后我一个闪闪到那个男子后,男子的剑也紧跟了上来。只听见锵的一声,他的剑被我的盾牌格挡住了。

    没错,是我的盾牌!这是我的一个实验,我在转的时候一边让自己相信我手中正拿着盾牌,我手中果然出现盾牌了。实验的成功给了我很大鼓励,我把盾牌往我前一插,就变成了一个厚实的钢筋混凝土碉堡,碉堡上只留有一个炮孔。在那个男子一时手足无措之际,我把我想象出来的火箭筒架在了碉堡的炮孔上,并扣动扳机。

    没错,要玩就玩大的。我才懒得玩那种你来我往的对招游戏,直接用最强的武器结束战斗就是了。如果这样都炸不死他,那我就开始想象核弹了。

    碉堡唯一的孔已经被堵住了,所以我没法再了解白衣男子怎么应对。反正我扣动扳机之后就在想象着男子被火箭筒炸成渣的样子,然后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我就醒过来了。

    容易的嘛。

    醒来了的我发现自己回到了营地中的水晶球面前,而我面前原先晶莹剔透的水晶球变成了干裂的灰白色烂泥球,裂缝间的黑暗极其夸张地在吸收着周围的光线,让眼前的景物变得支离破碎,而水晶球却看起来就像在散发着猛烈的黑色光芒那样。

    额……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的测试结果很优秀呢……

    看着测试官员震惊的表,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手。手一离开水晶球,水晶球就恢复到原先晶莹剔透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曾经如此异样过。测试官此时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了,来到水晶球面前,娴熟地用红布把水晶球包起。

    “请跟我来。”测试官礼貌地向我说道。

    “谢谢。”我回答道,并跟了上去。

    那个测试官领着我离开了空地,穿过了一串帐篷,来到一个比较大一点的帐篷处。只见他恭敬地向里面喊道:“纳克索斯大人,今天来了个新兵,她的资质大师可能会感兴趣。”喊完他也不敢乱动,就在那里站着等。我看到他那样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安静等待。半晌,里面传来出了浑厚的男声,喊道:“进来吧。”

    见帐篷里面的人有了回应,测试官才敢拉开帐篷的帘子进去,我也跟着进去了。

    帐篷封得很紧,门帘一挂下来就完全看不到外面的光线,只能靠着里面中央地上绿色的法阵,以及上面悬浮着的一个装在散发的绿色幽光来看清里面的事物。帐篷两边放着简易的桌子,上面堆满了笔记、书籍、各种玻璃仪器以及奇怪的认不出名称的材料。而帐篷中央法阵后面,站着一个高大的黑袍男人,似乎就是这个帐篷的主人,测试官所说的“纳克索斯大人”。

    “那么,测试结果如何?”男人看了我一眼,开口问道。

    测试官鞠了个躬,答道:“请看。”然后把水晶球端到我面前,示意我把手放上去。我很听话地把手放在了水晶球上。这次我没有进入幻境,而是水晶球直接变成发出黑色光芒的烂泥球的样子。

    那被称为纳克索斯的男人看见这种况点了点头,对测试官道:“一路有劳你了。现在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闻言测试官再次鞠了个躬,之后就退走离开帐篷了。帐篷中就剩下我和那个纳克索斯,还有那个水晶球。

    “你之前是接受过幻境的训练吗?”纳克索斯问道。

    “起点的小说、好莱坞的电影、暴雪的游戏……这些算幻境的训练不……”我心这么想着,不过可不敢说出来,于是我谨慎措辞,打算准备一份圆滑的说法来回答。

    可惜我斟酌的表到底还是落在了那个男人眼中,结果我刚张开嘴还没说出什么来,对方就打断我的回答了:“看来是的确是接受过训练了。那就怪不得能够摧毁心智水晶的幻象核心了。”

    “能够摧毁幻象核心,这很让人惊讶,但是这只是针对未经训练的人来说的。对于已经接受过训练的人,我更关心的是:为什么你会选择摧毁,而是不是其它方式,来结束这场试炼?”

    说完,纳克索斯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山口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