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饥渴?情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Veserine 书名:穿越山口山
    凯瑟琳可能是有着什么份的人,反正她一个人能享用一个不小的帐篷。里面正好能放下一被铺,还有一些空位多出来。她拉我进来之后乐滋滋地先把帐篷的门窗封好,然后再从腰间其中一个小包中掏出了一个大浴盆。巨大的浴盆从小巧的包包中搬出来的时候,那种扭曲的样子看得我眼都直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空间装备啊!

    看见我傻愣愣的样子,凯瑟琳取笑道:“丫头没见过空间包吧?这是用符文布做的符文包,做包的料子上本来就带魔力,所以很大的东西都能往里面放。”说着,她把浴盆往空地上就一放。浴盆的大小刚好把帐篷中的空地占完,我和她都只能暂时站在被铺的位置。然后她从包包中拿出好几个装满水的金属桶,一桶一桶打开盖子把水往浴盆里倒。看见她倒得辛苦的,我也一起帮忙倒水。不多时浴盆就差不多满了。接着只见她从包包中又拿出一卷符文纸带,绕着浴盆贴了一圈,再念上句咒文,浴盆就明显开始暖了起来。

    “好了,洗澡的水很快就好了。我们先脱衣服吧?”凯瑟琳拍了拍手道,说完就开始解开上的袍子。听了她的话,我的心不争气地又紧了一下,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脸又开始红起来了。都到这种地步了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所以我也开始脱了起来,但是我脱衣服的手也还是不由得在发抖……是紧张的。这是我第一次一第一人称视觉脱女孩子的衣服,幸运的是我上穿的睡裙还是宽松的,脱起来一点都不麻烦,一翻就是了。倒是凯瑟琳脱衣服速度很快,我这里刚脱完,她那边看起来繁复无比的长袍裙装也脱好了。

    看着眼前靠在浴盆边上小心探手试着水温的凯瑟琳,我的心跳都快有一分钟三四百下了。她的材非常好,原先隐藏在藏袍之下看不出来,现在才能完全了解……高腿长完全符合黄金分割的比例,腰部真是“纤腰盈盈一握”的程度,下面是以完美的弧线翘起的部,以及上面大到形状依然正好能保持完美半球形的Ru房,以及Ru房上两个调皮地往外翘的小点,然后就是小巧的双肩、勾魂攝魄的雙唇、让我心脏不争气地加快跳速的面容、以及似笑非笑的眼睛……

    额?似笑非笑的眼睛?

    “你啊……没看出你还是个小色女,人家刚脱了衣服你就把人家摸了个遍了!”凯瑟琳佯怒道,轻轻敲了敲我的脑袋。我这时才发现我已经体紧靠在了她前,双手正像摸着珍贵艺术品那样摸着她的脸……

    不会吧……

    我……

    她是太美了就像个艺术品一样,但是……

    只是……

    啊!

    难道……我刚才看到哪就摸到哪了?!

    好囧啊!

    我慌忙后退,眼睛完全不敢看向她的方向,只敢低头看着地,慌乱间还踩到了她的脚……

    “好可的小妹妹,轻轻逗一逗就又满脸通红了,我真是忍不住越来越喜欢你了呢……”凯瑟琳笑嘻嘻地一把把我拉了过来,轻轻抱住,刮了刮我的脸,道:“来,水好了,我们一起进去吧!”

    我这次不敢乱动了,任由她把我带进浴盆中。泡了进水之后,我感到完全无颜见她,尽管我明知道人家都已经这么邀请你过来共浴,你还背对着人家很不好……但是我也只有背对着她,我才感觉好一点。所以我一进浴盆就攀着浴盆的边脸朝外看盆外的地板。

    到底都是实在太尴尬了,才第一天认识的人,就做出这样的事来……

    水温很合适,泡在浴盆里面感觉很舒服。只听见后凯瑟琳也传来了一声舒服的呻吟,就算我没有亲眼看到,也知道她也完全泡进浴盆里了。我们安静地享受了一会泡温泉的感觉,然后她就又坐不住了。我感觉到她在悄悄向我靠近,而我却一动都不敢动,害怕发生刚才那样的尴尬事。只是我的安静似乎给了她鼓励,我突然听见后面响起了水声,下一刻我就被抱住了。这样亲密的接触让我心跳速度再次暴涨,感受到后的柔软,我清楚这柔软的感觉来自她上什么地方,所以才更加不敢乱动,害怕尴尬,更害怕让……如此佳人看见我真实内心中的饥渴,让她以为我是个随便的人……

    “安,你想过参加到这场战争中,为自己的幸福和自由而战没?”凯瑟琳突然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她说话时呼出的气正好吹在我的耳朵尖边,我顿时半边体一阵酥软。

    “嗯……我是想过的,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始……”我轻轻地说道,体已经开始靠在她上了,她抱着我之后两只手一直都没有老实过,在上下摸索,而我……其实也很享受她这样的抚摸。

    她是在用行动暗示什么吗?

    会不会她也是……也是喜欢女生的?

    或者,至少……

    她……喜欢我?

    我的脑子一直在这样胡思乱想着。

    “不如来当牧师吧!”凯瑟琳开心地提议道,“来接受至明之光与至深之暗的洗礼,帮助大家脱离苦难……”

    “嗯……但是……”

    “而且和我一起当牧师,我们就可以一起行动了,不管去哪里我们都能在一起了……”

    啊?!

    这是在明示了吗?

    她……真的喜欢我?那么完美的一个人儿,心地又好,材又好……现在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喜欢我了?

    我的心脏速度已经到了极限,我感觉我浑的血管都快爆了,而她的抚摸却是在不断加快这个过程,我很难受,但我更享受……

    只是……

    不对……

    不可能!这么好的事不可能就发生在我上的,肯定有什么地方是我误会了,尽管我现在没法理解!我不能再出丑了,我一定要控制自己!

    下定决心的我一边偷偷享受着她的抚摸,一边强作镇定回答她的问题:“但是我没有那种天分呢,我大概不会有能够成为好牧师的那种奉献精神的吧……”

    我悄悄转了一下,侧面对着她,一只手颤抖着搂向了她的腰。

    嗯,我承认,我是想要更多的。

    “不要紧的,你心肠那么好,肯定能成为好牧师的。”她一边抚弄着我,一边轻轻在我耳边说道。

    我心底里涌起一股饥渴感,不由得把头扭向了凯瑟琳体那边,假装看着她后的帐篷,实际上在偷偷享受着嘴唇与她肌肤接触的感觉……

    “不要了呢,我其实想要获得不朽……”我糯糯地说道。

    首先,获得不朽。然后,寻找用无尽的时间寻找回到原先的时空点的方法。就算我再也无法融入回那边的世界那边的生活,我也希望知道,我的亲人们和朋友们过得好不好,如果可以,我更希望我能帮助他们……

    如果做不到这点,我可能会没法心安的。现在我已经可以肯定我会在不安之中生活很多年了。

    凯瑟琳沉默了,手上也停了下来。

    一直在享受着她的抚弄的我早已被撩起火,只是在努力克制而已。现在她这样停下来了,我倒是觉得相当空虚……很不舒服。所以我抬头看向了她。

    她脸上的是悲伤的神色,是那种经历过很残酷的事之后才会拥有的表,是曾经痛彻心扉,但是又已经无泪可流的人才会露出的表。我曾经在我一个亲人上看见过,所以正好能够理解。但是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呢?虽然说是只是第一天认识,但是我见到她以来她一直都那么乐观,那么勇敢,那么快乐……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呢?

    是我说的话刺激到她,让她伤心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我这么一句话会刺激到她呢?让她这样乐观开朗的人露出这样表,会需要多强的刺激,多深的痛,才能做到呢……

    是因为一个我现在还没资格听的故事吗?

    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么,我只好和她面对面坐正了,抱上她,轻轻拍着她的背。

    我也有点惊讶我那么轻浮地做出这样的动作来,但是我依然觉得这么做很自然……有一种“我本来就应该这么做”的感觉。

    “我由一个很好的朋友,也曾经说过和你一样的话……”她一阵沉默之后,终于开口说道,“最终,她选择了最崎岖的道路……”

    她愿意和我说这些事,我不由得感到很开心,因为这意味着她认为我对她而言是一个重要的人……至少我是这么相信的。

    “那,她现在怎样了?”我忍不住问道。

    “她现在……还能坚持住本心,但是这样孤走在黑暗的道路上,让我每天都在担心,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会彻底失去她……”凯瑟琳低头说道。快乐的气氛似乎已经从她边消散掉了,只剩下悲伤。

    “所以……她是一个术士。”我若有所思地道。

    “嗯……”她哼了一声,也紧紧抱住着我,就像害怕我会随时消失掉那样。我在她背上轻轻拍动的动作,也渐渐变成了轻抚。

    “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我问道。术士,法师……这些专业的魔法研究者,说不定真有方法能够让人获得永恒的生命,以及让我回家。我是该把拜访他们写进我的个人程中的。

    “不行,不许你去找她!”凯瑟琳的神意外地激动,脸彻底埋在了我的肩膀上,话中甚至带着了点小女孩撒的语气。对于这点,我相当愕然……为什么对于我要去找她的事那么紧张?是希望不要与她见面吗?那我和她见面会发生什么事,让她觉得难以接受的?

    我完全不明白。

    正在我错愕间,凯瑟琳松开了对我的拥抱,看着我的眼睛,脸红红的,道:“对……对不起……其实我……是喜欢女孩子的……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有触电的感觉,揪心的感觉……当时在战场上我以为我们只能注定萍水相逢没法在对方生命中留下印记,没想到看见你活着回到营地,我真的觉得这是永恒之对我的恩赐……我喜欢你……”

    这是表白的话,对吗?

    一见钟的表白的话,对吗?

    我感觉就是被幸福击中了,整个人都飘了起来,现在处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我真的害怕轻轻一碰就会像最美的梦一样碎掉。我一把拥紧了她,把她按在我怀里,把她按在我心里。怀抱中充实的感觉告诉我这并不是梦,但是我还不相信,还在继续摸索,确认……

    终于,我相信了这个事实。

    嗯,我有女朋友了。

    两辈子以来第一个女朋友。

    尽管是不大靠谱的一见钟……尽管我已经不再是男……

    但是……

    “不要紧……其实我也喜欢你……”我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

    她动作猛然大起来,挣开了我的拥抱,直接吻上了我的唇,吸我的舌头……我感觉就像融化了在这一个吻中,泡在了名为甜蜜的液体里。良久,她才终于放开我,而我却还有一点不舍……

    “那,就更不要找她了……”她俏皮地笑着道。

    我用我更的吻作为回应。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山口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