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不羡鸳鸯不羡仙4

    ( )    紧闭的门里面,终于有了窸窸窣窣的响声。

    澋祺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口,看着一抹红色的影子飘过来,然后门栓响动。

    宁静的木屋,随着门的打开,有强劲的冷风灌入,门外漫天的雪白和寒冷就这样充盈进来,歌儿顶着风眯起眼睛,呢喃道:“这个地方什么都好,就是这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停……”

    火红色的雪裘,在漫天的莹白当中像是一簇火焰般,灼灼地燃烧着。

    歌儿终是察觉了不对劲,抬起头,看到那晶莹剔透的人儿后,一个俊逸的少年上落满了雪,深邃的黑瞳凝望着她,有着深深的眷恋和期待,在看到她的那一刻,那少年的眸中冰雪消融,只剩下灼灼的暖意。

    “你……”歌儿惊诧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用手去摸自己的右耳,触摸到的是一片柔软,那是用貂皮做的雪帽,再将头发散下来,根本就看不出什么。

    一瞬间,歌儿心里腾起浓重的酸涩,从知道他还活着就一直躲着他,可现在,还是躲不过了吗?

    “都说了我去采药了你还守在这,你有病吗?”又急又气,歌儿涨红的脸上掺杂着心酸和气愤,一把将站在门口的洛姬儿拉进来,就要把门关上。

    “哎!歌儿!”那少年心急地将门按住,凑近过去,看着她明亮中闪烁着晶莹的眸子,“歌儿,我等了好久你都不肯见我,我没办法了才让洛儿带我过来的,你……你让我进去好不好?”

    歌儿浑都有些颤抖,抓着门的手始终不肯松:“不!不让进,里面地方小,容不下你!”

    “可是……”澋祺颓然,却捕捉到了她眼底那抹闪躲,俊逸的脸上浮起无奈又心痛的笑,劝哄道,“好歌儿,外面冷呢,你真的要我在这里继续守?”

    “我才不信你会继续守,告诉你我明天还要上山采药,我采一天的药!你见不到我的……”歌儿手足无措,说得语无伦次,可是就怕再看到他那样颓然的笑容,让她揪心一般地痛着。

    少年按在门上的手已经松了,唇边的笑容带着宠溺,带着包容,任由她胡闹着,瞎扯着:“哦……那后天呢?”

    一股流淌过眼底,歌儿最后凝望他一眼,心狠地将门“砰”得一声关上:“后天也一样!”

    寒气四溢的小石屋,瞬间又恢复了宁静。

    窗外,雪依旧凶猛地下着,那少年一动不动,只是浅笑着站在门口,任由雪花落满全,宛若仙子般。

    石屋内,歌儿靠着门喘气,喘到最后眼泪忍不住落下来,滚烫滚烫的,在寒气中迅速地变冷,她带着深深埋怨的目光凝视着坐在木桌上的洛姬儿——她澄澈的眸子里盛满无辜,冰凉的小手捧着瓷碗,单纯而安静,不发一言。

    “快傍晚了呢……”凝视着外面的天色,洛姬儿低喃一声。

    澄澈的目光从窗外转移到那红衣女子的上,唇边开一抹笑意,自言自语道:“雪山上不能过夜哦,不然连抗寒的雪犬都会被冻死,不仅仅会冻死,估计还会被雪埋到半腰,挖都挖不出来了……”

    歌儿心里像是被碾过一般地痛,沉淀在脑海里的震惊还没有完全散去,她腿脚有些酸软,索瘫坐下来,白皙的手缓缓攥紧。

    还是要面对他了,这样的一扇门根本就挡不住什么,她分明可以感受到他的目光,温柔清亮,透过那扇门直直地凝视过来,她心里颤成一团,恍惚之间想起他们在皇城的那一段囚般的子,她能陪伴在他边,渐渐帮他褪去一个少年上独有的鲁莽和冲动,她坚强却不失灵动,就在他清澈明亮的眼眸中丢了自己的心,她本想着就这样守在他边一生一世,谁又能料到,之后发生的那样多的事?

    谁能料到那一场皇城的逃亡,他会独自赶回,血模糊地躺在寂寥的荒野当中?

    谁能料到这一场和胡裔之间的战争,她残将死,却硬生生被洛儿捡回这一条命?

    太多的意外让她无法全盘接受,她无措,不知道这样残破的自己该怎样去面对他,她是那样倔强到不肯松口的女子,又如何能够忍受自己那段耻辱烙印般的伤口暴露在他清澈的目光下?!

    还记得刚刚知晓他还活着的时候——

    她激动得说不出话,穿着雪裘在雪山上跋涉了整整一夜,只为了帮他采到一朵清晨盛开的雪莲,那对冰冻后又开始渗血的伤口有着令人惊叹的作用,那一夜她冻得快要没有知觉,将雪莲送过去,只看了沉睡中的他一眼就转离去,她宁愿面对那茫茫的雪山,也不要那少年的眼中有半分残缺的东西存在。

    而如今的雪,下得比那一天还要大,还要猛。

    纷纷扬扬,鹅毛一般,将几座连绵的雪山缠绵地笼罩起来,用雪天特有的寒气冰冻着如画的场景。

    快要入夜了。

    因为大雪磅礴,所以天色微微暗淡,衬着明亮的雪影,那少年依旧在雪中矗立。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我?!”歌儿看得心痛如绞,手指紧紧揪着自己的衣衫,死死咬着牙,不让眼泪落下来。

    洛姬儿凝视着她,终于缓缓起走过去,蹲下来,宛若一抹盎然的暖意,缓缓靠近她。

    “你又为什么,要这样自己呢……”纤细莹白的指尖,小心翼翼地触碰到她的手,洛姬儿蝶翼般的睫毛微微颤动,将她冰凉的手握紧,低喃道,“不如这样,先将他劝走,如若你真的不改变心意,就这样一直不理他就好了,只是……”她的目光望向窗外,“不要让他那样守着,真的会冻坏,好不好?歌儿……”

    (亲们~~年年看到大家的留言了,特此圣明下,年年白天上课,晚上更文,可能不会像假期那样更得特别快了,但是会尽力;还有一个问题,年年知道大家希望看到我们滴渊帅哥,年年争取写快一点就写到他了,大家别着急,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