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我一次

    ( )    只是,这样的一声轻唤,她还听得到吗?

    修长的手指攥紧了那金黄的锦帛,他黑色的锦袍覆盖住了体的微微颤抖,虽然强忍着,却还是有一滴清泪落下来,砸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将上面早已凝结的血晕散开来。

    “王爷,请保重体……”风翼上前,缓缓拱手道,膛里发出的声音嘶哑而低沉。

    良久,那邪魅俊逸的男子缓缓抬起眸子,唇边溢出一抹凄美而苍凉的笑意,苍白的薄唇轻启,却是醇厚而坚定的声音:“传令下去,三后准备迎战,大军于部署在城南口上,挑选三千精兵,在北城待命。”

    字字带着嗜血凝重的意味,刚毅而不容抵抗。

    风翼体微微一震,想着那锦帛上的内容,双手微颤,眸中微波闪烁,迟疑道:“王爷,洛姑娘并不曾这样写……”

    一抹柔软撞击了他的心脏,澋渊凝视着静默的天色,任由城门上凛冽中夹杂着薄雪的风将自己包围,手指早已冰凉,他想起那嫩又倔强的小人儿,唇边的浅笑已经变成了最最凄美的宠溺:“你何以了解她……”

    这短短的一句话,说得心酸,说得痛彻心肺。

    他犹记得初见她时的模样,她一松垮的囚衣,白皙柔美的小脸苍白而魅惑,澄澈的眸子里迸发出滔天的恨意,她曾说,“墨澋渊,你记住,今,你羞辱我百名女奴,明,我叫你渊王府千条人命来偿还!!”

    所以,你们怎么会懂?

    她宁肯将自己陷入绝境,也不愿自己的臣民受半点伤!

    凛冽的风更加桀骜,那细碎的雪花仿佛变成了微笑的利器,扫在上宛若割裂般的疼痛。

    “就这样……三后,一战定乾坤。”

    说完这清浅却坚毅的一句,他缓步离开城门,那威武的战旗还在风的席卷中猎猎作响,他抬起深邃的眼眸,看到的,却是漫天落不完的大雪,他坚定地迈向那个方向,那里有他寻求一世的璀璨流光,旖旎芳华……

    *****************

    这一,依旧大雪弥漫。

    冰封的城池里仿佛充溢了若有若无的轰鸣声,肃杀到一片枯叶的落下都能让人战栗几分。

    最后的几万胡裔军队渐渐近了城池,听不清楚是哪个方向发出的声音,只能感受到那大地的颤动,震得那覆盖到地面的雪花都不由跳跃起来,那耀眼的莹白像是刻意要埋葬什么,下得更猛,在风中打着旋,凄然乱舞。

    近死亡般的胁迫感——

    天窗里第一束微弱的光照下来时,她缓缓睁开了蝉翼般的睫毛,带着满心的疲惫,轻轻眨了两下。

    潮湿的空气沁入了骨髓,她始终抱着怀里的躯不曾放松,靠着那堆茅草,她拥着怀里的青翼给她温暖,也小心地动弹着自己的手脚,避免冻僵。三以来牢里都有人送饭菜过来,不曾怠慢,只是一个时辰前,听到了集队的轰鸣号角声,紧接着便是铿锵有力的脚步声,踏出了军营,朝着某个方向行进了过去。

    周的寒冷与雪融后的雾气将衣物都弄得潮湿不堪,洛姬儿轻启苍白的唇瓣,气息都是微弱的。

    澄澈的眸子看着那天窗里微弱的光,她下意识地低声呢喃:“到时间了,歌儿……”

    嘶哑微弱的声音,在静谧如幽冥般的地牢里响起。

    怀里的躯动了动,青翼艰难地睁开眸子,感觉心脏的跳动都若有若无。三的咬牙坚持,她们残存着自己最后的力气,虽然她并不知道洛儿究竟想做什么,但是她要她撑着,她便就死死撑到了现在……

    “还能动吗?歌儿……”洛姬儿俯首,两只柔弱的双臂从她腋下穿过去,紧紧揽着她,颤抖着轻问。

    青翼的唇瓣早已干裂,张了张嘴,嗓子嘶哑到说不出话,她只好点点头,将双眸睁得更大,以便她能看到。

    “好歌儿……”她澄澈的双眸里泛起晶莹的眼泪,苍白的唇边却有着浅浅的笑意,拥紧了她,声音低哑而幽然,“等一会我就带你逃出去……我们不能就这样被他们胁迫,好不好?”

    她柔软却坚毅的声音像是魅惑的劝哄,却带着血腥的坚毅……她能够猜到膺斩为什么会留她们的命这么久,这样残酷的背水一战,不到最后气急败坏的关头他不会杀掉她们,因为那样只会引起渊军的激愤,到时候他们拼尽全力都得不到半分好处,而她们唯一的作用,便是敌深入,甚至是胁迫他们不战而败……

    白皙苍白的手指攥紧了青翼的体,她贝齿咬住下唇,澄澈的双眸中泪光闪烁。

    不能那样……她不会许那样的事发生……

    青翼心里微颤,感受着她怀里的绵软,满是血污的手指伸出来,扯住她的袖子:“洛儿……”

    她担心……她那样柔弱,那样血腥的战场,她想要做什么,又能够做什么?

    “信我一次……”洛姬儿攥紧她冰凉的手,声音颤抖得如同恳求一般,“就一次……”

    没有等青翼询问清楚,她澄澈的眸子带着泪花缓缓抬起,将怀里的青翼轻轻放在草堆上,翩跹的白衣艰难地站起来,快走几步冲到了牢门前,伸出手猛烈拍打着起来,哽咽的声音嘶哑地喊着:“来人!来人啊!!她不行了,她就快不行了,你们把门打开,打开啊!!!”

    青翼的双眸散发出微弱的亮光,仅剩的左耳听到那撕裂般的声音,远远地传出了牢门之外。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