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弱点

    ( )    “将军高看我了……”平稳下口艰难的喘息,洛姬儿用柔若无骨的双臂支撑着地面,清澈如泉水般的声音小声却清晰,“我的尸首,怎么能跟启陵城相比?将军等来他又有何用……”

    轻若鸿羽的话,柔柔地在暗潮湿的牢房里漾开来,却清冷得让人心寒。

    “哼!”膺斩粗黑的眉毛竖起,重重哼一声,将腰间藏着的军刀拔出,“噌”得一声插在了她面前的地面上!!

    一阵微颤!

    洛姬儿纤指战栗了两下,澄澈的眸子里微波晃动,只因为那把刀冒着凛冽的寒光,距离她的手指只有半寸远。

    刚刚那恶狠狠的一下,只差那么一点,就插在她手上。

    清晰地看到她眼波晃动,却死死咬住苍白的下唇,抑制着浑的颤抖,膺斩心里有着残虐的快感,钳子般的大掌狠狠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整个柔弱小的子拽到自己跟前,听到她因疼痛而发出的一声痛吟!

    “有何用?哼……”膺斩嗜血的双眸盯着那倾国倾城的柔美小脸,粗糙的掌心感受着她嫩滑柔软的肌肤,暴虐的本滋生出来,竟那样想看到她被百般折磨的模样,“要不要本将军给渊王下准备一份见面礼?就拿你这只手,怎么样?!”

    铁钳般的手掌,带着能把骨头捏碎的力道攥着她,没有丝毫的怜惜!!

    痛……错骨般的剧痛……

    洛姬儿几将下唇咬出血,滚烫的眼泪在眼眶中晃动许久都强忍着不落下,那样噬骨磨人的剧痛让她浑都忍不住战栗起来……她澄澈的眸子里带着恨意看着膺斩,气若游丝地艰难说道:“一只手,太轻了,就算将军拿得出手,他也未必买账……”

    “你……”膺斩被她轻飘飘的声音激到怒火烧心,幽黑的眸子紧紧瞪着她,像是要将她侵吞撕咬入肚一般!!

    “你以为你不怕死,本将军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膺斩压低了声音切齿说道,在战场上厮杀三月之久,他的双眸早就沾染了血腥的气息,认命对他来说,皆如草芥!

    洛姬儿深深蹙眉,单手支撑着地面,整个子被他扯起,被迫迎视那如狼似虎的视线。

    “将军的办法,渊军早就领教过了,下毒,偷袭,拿人质作为战场上的要挟,将军一个人的不择手段就让整个胡裔部落臭名远扬,我又何以敢轻看了将军?我怕还来不及……”她放软了眼神,柔美的唇边染上一抹浅浅的笑,笑里有着醉人的魅惑,却着实像一记凶狠的耳光,直直掴在了那桀骜将军的脸上!

    膺斩着实领教了眼前这个貌似柔弱小的女子,她的柔美让所有人都不忍碰触,不忍摧残,她像一株罂粟花,散发着辛辣的香气,却是最最烈的毒药,残忍地将她折断、摧毁,也只能让自己的手更加鲜血淋漓,痛不能言!

    “哈哈哈……”怒极反笑,膺斩从膛之中爆发出一阵狂笑,带着狠,带着恶毒,眼眸里带着杀人不见血的精光,“好一个绝妙的人儿!!!”

    再次将她柔软的躯狠狠摔在地上!膺斩眸子里含着愈加浓烈的恨意起,俯瞰着她,犹如攥紧她微弱命的撒旦!

    “本将军发现了更好的办法,保证,让你比断手之痛还不堪忍受!”紧紧盯着她的双眸,膺斩切齿说道,“……来人!”

    后的士兵呆呆地看着他,虽说跟了他这么久,还是会被他狂妄桀骜的气势所震住,愣神之后慌忙答道:“将军!”

    “把那个人带上来……让她看看本将军让人闻风丧胆的英名是从哪里来的!”膺斩高声吼道。

    一句话,让士兵们脸上有了深深的惧色,却依旧低头答应:“是,将军!”

    直至此刻,洛姬儿才感觉,一股最最冷的寒气将自己包围住,周围忽然诡异地安静了下来,仿佛什么都没存在过。

    她颤抖着抬起双眸,对上膺斩的视线,她看到了他血丝满布的眸子。

    戾的,仇恨的,凶残的……

    她忍不住战栗起来,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什么……他刚刚说要带什么人上来,难道会是……

    洛姬儿心里猛地一震!!!

    纤细柔弱的手指无措地攥紧了下散乱的茅草,她小的肩膀颤抖着,想起了自己不是一个人,还有青翼……那个死死守在自己边的青翼!三天前她们被抓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分开,她一直以为膺斩没有提起她,她就一定是逃出胡裔的军营了!她手矫健,完全可以自己逃出去……

    一股浓重的苍凉感在心里升腾起来,洛姬儿死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朝不好的方面去想,她甚至不敢想象膺斩会对青翼做些什么!她可以无所谓自己的生死,她可以无所谓被摧残、被杀害、被羞辱,可是她不能够容忍自己边的人再出一丁点事!那是青翼……那个在皇宫里死守着她的青翼……她已经失去澋祺了,她不能……

    “将军!”士兵跑过来,膛起伏着,握拳的双手都颤抖了起来,“将军,人已经走不动了,我们……”

    “那就拖过来!”膺斩暴戾的低吼在牢门上空炸响。

    士兵吓得一个哆嗦,赶忙重新跑了回去,膺斩凝起双眸,看着那柔美至极的人儿眼眸里瞬间的慌乱和痛苦,他看出了她的畏惧,像是残暴的猎人,瞬间捕捉到了她致命的弱点!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