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润白玉

    ( )    主帅蹙眉,倏然回头。

    不远处,黑压压一片蔓延过来的军队,整齐而肃杀,威武的战旗猎猎作响,那上面分明写着一个龙飞凤舞的“渊”字……磅礴的气势,压倒一切的力量,如洪水一般朝整个皇城汹涌而来!

    原来,万事都已铸成,那样强大的力量,任谁都不能抵挡。

    主帅垂下头,清晰地感觉那凛冽的风夹杂着血腥味,已然吹走了一个王朝……

    “是……微臣受命!”他刚毅的手在地面上紧握成拳,忍受着那近乎天翻地覆的变化,心里仿佛有太多的感慨轰轰烈烈地碾踏而过,仿佛过了这一天,那皇城的上空会是一片晴明!

    姑姑将颤抖的手藏进袖管,渺远的目光望着天际,百般酸涩,早已说不出话。

    ——兰主子,你若有灵看到这一切,可就安心了?

    那个俊逸的男子迎风而立,修长的指尖从弥漫的血腥中抽出来,深邃的眼眸散发着超然而沉稳的光,他的上,有从未泯灭的王者之气,当这江山都被踩踏脚下,他俊朗的眉宇依旧丝毫未动。

    ……

    那一,皇城里血腥弥漫。

    那一的晨曦覆盖了整座堂,却在转瞬之间,遍地哀嚎……

    仿佛能听到辽远的通报声,喊着“皇上驾崩了”从皇城的一头跑到另一头,沉重的门一扇一扇地打开,嗡然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天宇,那样撕心的哭喊渐渐升腾起来,逐渐沸腾了整个皇城,整个后宫……

    只是,这一地的血腥,要瞒。

    那样肮脏而的谋与计策,更要瞒!

    史册唯有这样记载,“落樱承旭六年,帝薨,满朝缟素,以悼哀思……”

    ……

    以悼哀思。

    澋渊静静在风中站立,修长的手指在锦袍之中紧握成拳,他深邃如海的清眸染上了浓浓的凝重与沉痛。明明是自己手刃了那个罪孽深重的人,不是吗?可为什么,那样滔天的恨却还是堆聚在心里,死死纠缠着萦绕着不肯离去?

    是他想错了吗?即使杀掉了这个人,即使将整个天下都踩踏在脚下,又能够如何?!!

    再多的鲜血,再多的杀戮,都换不回那个明媚耀眼的少年了。

    只是,该死的人都已经死了,从此以后,他却连个可以怨恨的人都再也找不到。

    人们总是艳羡那天子居高位,而真正的高位是什么?是抬头触不到苍天,脚下踩踏着的却是天下苍生为其撑起的一片地,而他要的,就是这些吗??

    偌大的宫前,修葺得平坦宏大的华容道上,那个柔弱狼狈的子横躺着,口鲜血横流,锋利的箭刺进了她的血,那样轻易就带走了一个人的生命。世界安静了,她再也不会拿蛮横的目光看着任何人,她甚至死之前都没有说过半句自己想说的话,她天生地愚笨,甚至不在乎尉迟晔宏在如何疯狂地寻找着她的下落,她却认定了那一个道理,坚持,执拗,不惜抛下所有的自尊和颜面都要大喊出声——

    墨澋渊,我跟定了你,你甩不掉我的!

    一股强烈的讽刺涌上心头,让他所有的坚强与刚毅都溃不成军,这天下的晴明来得太过艰难,来得太过沉重,他不懂,生死如果只有一线之隔,那为什么该死的人,不该死的人,都统统跨入了那样深渊一般的边境,一瞬间的死亡,就能那样轻易地将所有的罪孽与牵挂都抹杀得一干二净……

    心里那样憋闷滚烫的感觉,是,是恨,还是不甘?

    他脑海里恍然闪过那个柔软莹白的影,他疯狂地怀念着她掌心的温度,她澄澈的眼眸,她将世事万物都淡淡地收纳入怀的一抹浅笑……

    一声尖锐的马蹄声,冲破了满城的哀嚎,闯进了参政

    一路上,无人阻拦,无人通报,只因为那马儿狂奔得太猛,而他的手中高高举着一枚温润清和的白玉,口中嘶喊着“让开!”,那焦灼哀痛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不自觉地让路,任他一路狂奔闯入了内。

    澋渊缓缓侧首,深邃的眸子凝视住那遥远的影,渐渐紧缩——

    他的目光落在那人手中那块温润的白玉上,那样柔和又淡雅的光芒,在温暖的晨曦下散发着寒冷的气息。

    那是……

    恍然记起那一的王府,月光皎洁,水波漾。

    冰凉的池边,他拥住那柔软嫩的女子,哑声低喃,“带着它,不许摘下来……”

    像是一只手倏然狠狠抓住了他的心脏!

    剧烈的痛意在心底蔓延开来,澋渊直起子,俊逸的眼眸里满是震惊所带来的沉痛!

    “王爷!!”马儿嘶叫一声在原地停下来,力道过猛,前蹄高高地抬起,如同绝望的嘶鸣一般。

    那人将手里的玉高高举起,声音嘶哑地大声喊道:“王爷,前线急报!两前深夜,胡裔向启陵城发起重攻,状似破釜沉舟!战火持续一天一夜,死伤无数,膺斩派人过来,要将此物呈现给王爷,望王爷快马加鞭赶赴启陵城!”

    那块玉……

    他送给洛儿的玉!

    他不用猜,也知道启陵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将四翼全部留下,他将所有的军队都镇压在启陵城,却还是没能让她躲过那一劫吗?他知道那凶猛彪悍的胡裔将军,他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破釜沉舟!可是心还是狠狠地痛了……那是他心底最后的一方圣地,他拼死想要守护的人……

    膺斩……

    你若敢伤她半分,我墨澋渊必将挥师北上,踏平整个胡裔!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