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笔帐该怎么算

    ( )    尉迟晔宏的脸色,瞬间铁青下来。

    “风侍卫能否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想到她不在宸宫的保护下,尉迟晔宏心里隐隐发痛,他太清楚她的格,在没有人劝阻又没有人守护的况下会多容易出危险!

    风翼握紧了手中的剑,扫视过房内的一切,心中已经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想,尉迟公主对宸宫的招待并不满意,”风翼淡淡说道,口气并未缓和,“我们不可能把她当作犯人一样看管着,她还不值得。”

    心里一簇火焰燃烧起来,尉迟晔宏猛地转,冷峻的眸子里散发着凛冽的光。

    他从未发怒过,即使是谋败露,即使是命不保,即使在部落里忍受了多年膺斩兵权的欺压和张狂,他都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焦灼愤怒过!

    “这就是墨澋渊一贯的作风吗?”气极反笑,尉迟晔宏切齿说道,脸上溢满讽刺。

    木质的门,恍然又发出吱呀的轻响,像是有人走了进来。

    一抹柔美动人的莹白出现在门口,脚步迟疑,像是被这房间里亘古的安静和诡异吓到,澄澈的眸子里眼波微微晃动,厚厚的雪绒披风包裹着她柔弱小的躯,瞬间激起人的狩猎心和占有

    心底那丝隐隐的担忧,终于变成了现实,在空旷的房间里让她微微无措。

    风翼蹙眉,轻唤一声:“洛儿……”

    尉迟晔宏怒气未消,目光在触到那抹魅惑的莹白时,膛里的火焰已经无法停下,他忽而就不懂自己的隐忍究竟是为了什么,明明心里有着那般浓烈的**,却偏要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被打乱的心,不知道究竟是焦灼还是愤怒,他想起没心没肺的雪儿,想起她的冲动和纵,再看看眼前的人儿,忽而就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报复感,夹杂着得不到所的隐隐恨意。

    皓齿咬住嫣红的下唇,洛姬儿忽而就隐隐害怕起来。

    军营里的解药刚刚熬制到一半,还不足以救活全部的人,而她已经答应要将尉迟雪还给她,此刻尉迟雪却不见了踪影……有酸涩夹杂着慌乱涌上心头,她心焦到掌心渗出细密的汗,澄澈的眸子里隐约有水雾升腾。

    她有些惧怕眼前这个男子会变卦,更加惧怕军营中那么多人的命都抵不上他的亲生妹妹。

    慌乱之中抬起双眸,恍然与他四目相触。

    尉迟晔宏眸子里散发着复杂的气息,他缓步朝门口踱去,看着那抹终于对他有了些许惧意的人儿。

    一抹冷冷的笑开在唇边,下一瞬,伴随着一声低吟,他伸手攥住了她纤弱的手腕,眼眸里带着微微的痴恋,猛一用力!

    风翼大震,眼看着一股劲风扫过,尉迟晔宏早已钳制着她退出了一丈之外!!

    洛姬儿只觉得手腕一痛,整个人被狠狠拉向那个俊逸冷漠的男子,带着强大压迫感,侵袭而来。

    “放开她!”风翼一声低吼,攥紧了手中的剑。

    “啊……”一声难掩的痛吟,洛姬儿手腕被反转,他用手臂攥住她的腰,将她紧紧扣在自己前,另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腕,反转着扣在她小柔嫩的脊背上,满意地听到她一声低吟。

    洛姬儿只觉得手腕被钢铁般的藤蔓捆缚住,雪颈痛到微微上仰,整个人却陷入炽的怀抱里,她喘息未稳,耳边就有灼滚烫的气息覆上来,带着隐隐的威胁和切齿的隐恨。

    “痛吗?洛儿……”尉迟晔宏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宛若魔音一般。

    风翼难以忍受这样的画面,将幽蓝色的剑横在前,冷峻的眸子里散发出强大杀气:“我再说一次,放开她。”

    而周尉迟晔宏的亲卫也全戒备起来,紧紧簇拥在了他周围,握紧了手里的剑。

    一时间,房间里杀气腾腾。

    尉迟晔宏抬起眸子,是冷酷无的味道:“在落樱国,失信之人都可以如此蛮横,是吗?”

    风翼开口,冰冷的眼眸只剩下他怀里那个颤抖的躯:“你若敢伤她,我不会放过你。”

    尉迟晔宏浅笑,却笑出了彻骨的寒意,他淡淡开口:“你不用紧张,我只不过,想要跟洛儿说一些话,不想被你听到而已……就是这样,也不行?你们弄丢了我的雪儿,这帐又要怎么算?”

    风翼蹙眉,紧抿的薄唇不发一言,却死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若是有丝毫的出轨,他必定不惜兵刃相向!

    怀里的柔软馨香,简直要让人把持不住。

    尉迟晔宏缓缓垂下头,右臂捆缚着她的腰,那深深陷在雪绒披风里的躯因为疼痛而微微颤抖着,他看不到她的表,内心却愈加亢奋,俯首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是你我的,洛儿……我本来没有那么强烈的**想要得到你,可是现在,我改主意了……”

    洛姬儿浑一震,感觉那消失很久的压迫感再次袭来。

    在皇城里的时候,那深深的宫墙,威严的帝王,被到死角里的绝望和恐惧——

    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她发不出声音,只能任由温的水雾迷蒙了双眼,她想动,手腕上的痛却更加如折骨一般。

    “不过你放心,我要等找到雪儿之后再动你……”尉迟晔宏低喃着,“我知道你们恨我,可雪儿是无辜的。”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