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消失了

    ( )    死气沉沉的军营,终于有了点点生气。

    猩红色的药丸,投到药罐里,拿着普通的草药混合来煎,黑灰色的汤汁散发着浓郁的苦味。

    洛姬儿亲自守在火堆旁,澄澈的眸子始终没有离开过那气腾腾的药罐。

    青翼在旁边蹲下来,眼眸里仍旧是一汪清泉,她探过去,触摸到她冰凉的小手,感觉到她子微微震动,盯着药罐的眼眸终于舍得偏移了过来。

    “这里让我来就好……”仿佛知道自己刚刚的防备心太过浓烈,青翼握着她的手,像是抚慰,带着微微的愧意。

    洛姬儿澄澈的眸子晃动几下,并不作声,像是默认她的话。

    纤细柔嫩的手指拈起枯柴,丢进火里,她清润的深瞳散发着微微的亮光,许久才开口,清澈的声音中带了几分嘶哑:“歌儿……他的条件是要尉迟雪跟他回部落去……”她说得有些艰难,带着浓烈的心痛,“我答应了……你会怪我自作主张吗?”

    说到最后几个字,洛姬儿的声音已经轻若羽毛,澄澈的眼眸中隐隐有泪。

    她知道青翼恨尉迟雪,不知道有多恨,但却知道青翼那样血洒脱的女子,提起尉迟雪却是完全失控的模样。

    青翼的手猛然抖了抖,像是心底最柔软也最疼痛的领域被触及,她清冷的眸子里闪过剧痛的光。

    她曾无数次想起那个明媚的少年。

    在她还被唤作歌儿的时候,她是皇宫里一枚闲置的棋子,等到王爷有一天终于用到了她,她便义无反顾。可是,她偏偏遇上了那个少年,辗转、纠缠、追随、抑或是与生死擦肩,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有感,却最终还是有了。在天牢的时候,她死撑着那一口气不松开,就是为了能和他一起逃出去,可是当他们真的逃出来了,他却已经不在。

    那个荒凉的原野,埋葬的,何止是那个少年耀眼夺目的魂灵?

    那里还葬送了她一生的恋!

    那些痛,太浓了,太烈了,她不知道怎样止痛,就唯有恨。

    她最想要守护的东西已经不在了,用恨来支撑下半生的生命,也威不是一种解脱。

    那个纵蛮横的公主,那个故作姿态的胡裔王,那个嗜血残暴的皇帝,她在他们上加诸了太多的恨,不可遏制,更无法消除!

    极力克制住双手的颤抖,青翼看着那已然沸腾的药汁,双眸扫视过偌大而苍凉的军营,唇边浮起一抹凄然的笑。

    “我怎么会怪你……”她轻轻开口,用最清澈的嗓音,也最露骨的恨意,“用她的命来换王爷的整个军营,很值得,但,我对她的恨是我自己的事,如果这一场战争之后她还是没有死,那我就自己去取她的命。与旁人无关,我只为了澋祺……哪怕就只为了澋祺,她也该死。”

    青翼说得微微切齿,眸子里却溢满清冷的淡然。

    她心底的那些东西,像明镜一样,没有必要对任何人隐瞒。

    洛姬儿缓缓攥紧掌心,感觉剧痛在心底轰轰烈烈地碾压过去。青翼可以这样露骨地表达自己的恨,而她能够做的呢?就只有将那个少年的尸骨埋在雪山上,祈祷他能够喜欢那个仙境般安然的圣地吗?

    晶莹的泪水润湿了眸子,她月白色的锦袍在凛冽的风里显得无辜而凄美。

    愿那个远在天边的男子会知道她此刻的挣扎与心痛,只要有一丝希望,她就不会让他的将士们倒下。

    白皙的小手伸出去,她浅声低喃:“药煎好了。”

    *******************

    宸宫里,静谧无声。

    风翼走在回廊之中,微微蹙眉,脚步却没敢停下。

    后,尉迟晔宏紧紧跟着,俊逸的眉宇间有着诡异的安静,轻摇的纸扇像是酝酿着什么绪,隐隐不安。

    走到一扇门处,风翼停下来。

    “她就住在这个房间,不过,好像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出来过了。”风翼淡淡开口,压下心里隐隐的疑惑,伸手想要推开门,却被尉迟晔宏的声音打断。

    “在这里,她一个人?”清浅的问句,不带任何的质疑感。

    风翼手顿住,冷峻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寒光:“要让你失望了,尉迟下,宸宫不是皇城,并不是每座宫都住着贵人,也不必每个地方都需要保护。而且,前不久膺斩将军的密军已经在这里开过一场血战,下应该庆幸令妹没有被当作宸宫的人被杀死,当一个剑下冤魂。”

    丝毫不客气的语言,让尉迟晔宏微微蹙眉。

    淡淡地松开紧皱的眉头,他并不看风翼,只是浅声回应:“你的敌意,也未免太过。”

    下一瞬,他的手伸出,将门吱呀一声推开。

    有些昏暗的房间,静谧无声。

    心里诡异的感觉愈发明显,尉迟晔宏屏住了呼吸,踏入房间里面。

    干净明朗的桌椅榻,窗子紧紧地关闭着,被子被叠得很整齐,却像是许久没有住过人一样。

    走进来的人一言不发,心里却均是微微震惊。

    尉迟晔宏的目光淡淡扫过房间里的每个角落,感觉空气中还残留着雪儿存在过的痕迹,可是,却怎么都看不到她的人影。自从上次在王府分别,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他知道她在澋渊手中的时候还尚且放心,因为墨澋渊并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更加不会使用卑劣的手段来利用尉迟雪完成什么事。

    而现在,她却恍然失踪了,在宸宫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