挟天子以令天下

    ( )    众臣惊骇地倒退,看着突如其来的变故,颤抖到双腿发软!

    而冲进华容道的几千士兵都看着眼前嗜血的打斗,不敢上前,更无法靠近!

    “够了,都停下!”一个银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锋利的剑架上了墨澋旭的脖子,冷声厉喝。

    所有的军大惊,纷纷停下了打斗的动作,眼眸中愈迸裂出万分的焦灼。

    “不许伤害皇上!”带头的军低吼道,攥紧了手中的剑。

    “那就让开。”银卫挑眉,冷酷无地说道。

    乾坤瞬间颠倒,整个参政上无人敢上前一步!这不再是简单地宫廷争斗了,而是血淋淋的政变!无论出自什么原因,更无论原始的初衷究竟是什么,在众人的眼中,眼前这位沉静如山的渊王已然冲破了所有的束缚,将掩藏在心底的巨大能量释放出来,浑散发着超然的王者之气,做出了惊世骇俗之举!

    “看来朕没有防错……你果然有篡位之心。”墨澋旭冷冷说道,命悬于一剑,却依旧沉稳如斯。

    澋渊冷峻的眸子看着他,薄唇轻启,字字凝重:“你错了,不是篡位,而是弑君……”

    俊朗的脸上浮起一抹冷笑,墨澋旭丝毫不相信他没有觊觎过皇位,“弑君?为什么?”

    “为了澋祺和洛儿,你该死,”澋渊沉声道,眼眸里有着灿若星辰的光芒,“为了天下苍生,你更该死!”

    “哈哈哈……”墨澋旭仰天大笑,眸子里有着鹰犬般戾嗜血的味道,“你以为杀了朕,你就能活着走出这座皇宫?顶着篡位夺权的罪名,你的军队远在启陵城,你又有几分胜算?!”

    澋渊挑眉,不为所动,“你不也一样没有胜算,所以才甘心被一把剑所挟持,不是么?”

    他深知他的手,区区一把剑又如何困得住他?他此时不反抗,仅仅是因为没有必要,两人瞬间的敌对,却都不占尽所有的优势,没有人可以瞬间将乾坤都颠倒,只有这样僵持着,等待着丝毫的变数……

    墨澋旭沉默不语,金黄的龙袍被桀骜的风吹气,有些许的狼狈。

    澋渊缓步靠近他,冷峻的眸子凝视着他,轻启薄唇:“一个时辰之内,驱散皇城的军和兵马,否则,胡裔的密探会察觉出动静,启陵城并不稳固,这里的混乱只能加速他们的进犯,倘若他们破釜沉舟,启陵城也很难保住。”

    这一番话,他说得异常凝重,不掺杂任何的私心杂念。

    墨澋旭冷冷一笑,满脸的讽刺:“有必要在朕面前如此惺惺作态吗?如果不是姬儿在启陵城,你会在皇位面前还想到启陵城的安危?你当朕是傻瓜,真的会相信你怀天下吗?!”

    第一次这样从他嘴里听到洛儿的名字,澋渊静静地听完,仿佛一切的芥蒂都已经消散,他们只是两个相互防备和敌对的男人,为了自己想要得到和守护的一切,膛内腾起嗜血的杀气。

    “不要试图激怒我……我不会在这个时候杀了你,”澋渊冷冷地说道,缓步靠近他,声音压得很低,“为了她,我可以放弃天下荣华,为了天下,我可以放弃自命,而你信与不信,与我何干?”

    尖锐的对话,肃杀的气息,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亘古的沉默,融化成血,渗入骨髓。

    “现在,马上下令,让皇城中兵马归位。”他沉声说道,挟天子,以令天下!

    ****************

    天气愈发寒冷。

    偶有光线透过了云层,是明亮的光束,穿过密密的丛林,照在了宸宫的上空。

    整个启陵城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可是那光却太过微弱,无法驱散厚厚的云层,更无法扫清战场的霾。

    一素白的衣衫,翩跹而过,从马厩里牵了马出来,澄澈的眸子里盛满疲惫,唇色也有些苍白。

    寒冷的风吹过来,撩起她的青丝,在空中妖娆地舞蹈。

    才刚刚走了几步,后就传来一个声音,低沉而浑厚:“我说过,还是不要一个人去。”

    洛姬儿转,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风翼,冷峻的眉宇之间褪去了往的冷漠,换上难得一见的温和。他知道她会忍不住走出房门,一直在这里等,果然能够等到她。

    洛姬儿转过头,白皙的小手紧紧攥住马的缰绳,澄澈的眸子里有着浓重的哀伤,苍白的唇瓣轻启:“对不起,让你担心……寒翼的伤还没有好,我想一个人去军营……”

    那一的打斗,寒翼为保护她受了重伤,而膺斩派来的密军也全部葬送在他锋利的剑下。

    那一的宸宫血腥满地,令人心颤的血腥味弥漫了整座宫,她心颤,从未那样咬牙切齿地痛恨过胡裔的军队!而没有过几,更加骇人的消息从城中传来,有人在城中的老井中下了毒!城中无论将士还是百姓都大面积地中毒,在兵营之中宛若瘟疫一般疯狂地肆虐着,无人知道那是什么毒药,城中更加无人可解!!

    “你去了也不会有什么好转,”风翼哑声开口,想要安慰她,自己的内心却同样沉痛,“我说过,那里交给银翼他们就好,而你,要先保护好自己才行。”

    显然膺斩知道了她的存在,更加清楚她对澋渊的意义,才胆敢如此放肆地派人闯入宸宫,更用了最最卑劣的手段来摧毁他们的士兵!那些毒的药迟缓却剧烈,中毒深者面色发紫,全肿胀,直至血管破裂而死,死状极其凄惨。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