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争暗斗

    ( )    人们的心都跟着大地微微地颤动起来,百官不由自主地站起,凝望着宫的入口。

    着战服的士兵,手执长戟跨步走了进来,在肃杀威严的气氛中走进宽阔恢弘的华容道,面目冷峻,步伐沉重而整齐,黑压压的一片,带着强烈的压迫感侵袭而来,令人脑中瞬间一阵嗡鸣……

    众臣怔住,眼眸里散发出不可思议的光芒。

    喧闹声逐渐变大,他们面面相觑,猜测着这可能是皇城中全部的兵马,此刻竟从各方撤出来,全部集中在宽阔的华容道上!为数不多的军队,此刻竟也有了一番磅礴的气势,威慑而震撼人心。

    惊叹,疑问,焦虑,瞬间在人群中蔓延开来。

    澋渊淡淡凝望着那被急令征调起来的兵马,轻嗅着空气中战戟散发出的凝重味道,俊逸的唇边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

    “吱呀”一声沉重的闷响,参政的门被缓缓拉开,带着无比肃穆的气氛,令前的喧闹声瞬间消散。众人的凝视下,那着金黄色龙袍的帝王从中踱步而出,幽深的眼眸里有着说不出的威严与凝重。

    凛冽的风刮过宽阔的华容道,将那战旗吹拂得猎猎作响。

    百名臣子怔住,许久才冲破心底那抹震撼,纷纷跪下:“臣——参见皇上!!”

    锐利的眸子扫视过众臣的反应,墨澋旭温和道:“众位卿先起,今,朕要宣布一个消息……”

    众人皆是微怔,不知如何回应,匆忙起,在这样肃穆威严的气氛中不发一言。

    唇角一弯,墨澋旭脸上有着莫测的神,他凝视着众臣后集结起来的黑压压的兵马,缓步走下台阶,眸子里透出一种迷离,像是要割舍下什么东西,苍凉却沉稳。

    “关于几月前三弟的案子,已经有众多的臣子向朕谏言,朕丝毫不敢凭单方的说辞就妄下论断,所以将三弟从启陵城召回,以证实此事……”他淡淡地说着,沉稳却威严的脚步在众臣面前踱过,将目光望向旁边一直静默不语的俊逸男子,“而三弟到宫中的这些时辰,却从不向朕解释什么,纵是朕想要听诸位所谓的诬陷真相,也要有人来回答才是……”

    澋渊淡笑,丝毫不为这巨大的阵仗所震慑,而他后的十几名银卫也是一脸的淡然,脸上毫无波澜。

    “既是诬陷,又何来的真相……”清浅如深潭的声音,随风消散在空中,他深邃的眸子里有着慑人的沉静,彻骨的恨意被隐藏在膛里,不着痕迹,“皇兄如果想要知道些什么,应该去问问尉迟下那封信函如何而来,再问问胡裔的膺斩将军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大举进犯,而不是凭借旁人和皇兄自己的猜测就盖棺定论,敲定罪名。另外……需要我提醒皇兄么?最先攻破的边境三座城池的督守,在胡裔进犯之前刚刚被皇兄革职查办,这样的话,三座城池的缺口究竟是我撕开的,还是皇兄提前准备好的呢?”

    淡然的口吻,尖锐的语气,瞬间将肃穆的气氛上了绝境!

    众人的心弦在瞬间紧绷起来,几断裂!再看那威严的帝王,脸色逐渐变得铁青,眸子里的沉再也无法用温和来掩盖……

    “大胆!”一个声音咆哮道,“渊王下,你虽然手执兵权却也不能狂妄至此!君臣之礼尚存,你如此质疑皇上,已经是辱没圣威,难道皇上会拿自己江山子民来开玩笑吗?!”

    依旧是酱紫色的官服,说话的官员铁青着脸色,双目之间一片赤红。

    有些微微的眼熟,细细想来,似乎是那一在参政指责他“置我千万百姓生死于不顾”的臣子。

    呵……果然是有趣的紧,这朝中剩下的臣子,恐怕不是皇权的走狗,便是胆小的庸臣了……

    澋渊但笑不语,而他后的银卫相互看了看,眼眸却丝毫没有因这严辞令色而升腾起的些许畏惧。

    “这位大人,也好大的胆子,”一名银卫淡淡说道,口吻平静而沉稳,“皇上对这天下江山如何看待,也是你能揣摩预测的吗?胡裔进犯至启陵城下,战事正值险恶之时,皇上却给王爷安上个通敌卖国的罪名,朝着无将才,我落樱国就只能任凭一个野蛮部落随意欺凌……这不是玩笑,又是什么?”

    愈加尖锐的话语,此刻已经变成**的挑衅!

    被得瞬间喘不上起来,那官员气得浑发颤,手指哆嗦着想要说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此刻的墨澋旭狠狠压抑下内心的狂怒,铁青的脸色拼死缓和,冷冷地看着那官员道:“够了。”

    众臣已经浑都紧绷起来,这两个男子之间的杀气,已经比后的千军万马更加骇人!

    “三弟的意思,无非是在责怪朕了……”墨澋旭凝视着他的脸,藏在袖袍中的手已经攥紧成拳,唇边却露出安抚的笑意,“所以,这就是今天朕要宣布的事了……”

    一瞬间,周围静谧无声,只剩下猎猎作响的战旗,在风中翻卷着。

    “朕深知启陵城战事吃紧,又怎能让三弟一人独自支撑大局?”英气的眉凝结成一种肃杀的气息,他扫视过宽阔恢弘的华容道,那黑压压的兵马让他心中瞬间踏实几分,“所以朕决定,将皇城中所有将士征调成一支军队,前往启陵城抵御外侵,而朕……要御驾亲征!”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