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有些放不下你了

    ( )    她澄澈如水的眸子缓缓凝望过来,柔美的脸在淡淡的雪光下散发着柔光,她轻轻开口,吐出两个字:“军心。”

    轻轻巧巧的两个字,仿佛湖水上忽而泛起的涟漪,带着颤动漾开来。

    尉迟晔宏微微蹙眉,俊逸的眼角依旧带着笑,却着实被这两个字震撼住,抿紧了唇不发一言。

    他想起了今那些士兵的犹豫与挣扎,那样的悲愤中仿佛也凝结了一种力量,一种能够将整个局势完全颠覆的力量。

    是他忘记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偶然风起,夹杂着雪花的风吹进楼阁,掀起她的青丝,缭绕着嬉闹。

    洛姬儿感觉肌肤微凉,是有雪花在脸上融化开来,带着丝丝缕缕的寒意,她忍不住睫毛轻颤,蜷缩了一下子。

    “古来争权,靠得是心计谋划,而那些不顾臣民生死贪图享乐的豺狼虎豹之辈,即使得了江山天下,也坐不稳太久,”纤指触到那仿佛嬉闹般飞舞的青丝,缓缓拂开,她凝视阁楼之外的朦胧夜色,轻声说道,“更何况,现在正处于战乱时期,膺斩的残暴只会把他自己上绝路,而你,是不想看着自己部落的子民跟着他走向万劫不复的,不是吗?”

    像是带着惑的轻哄,她说得漫不经心,那一字一句却丝丝渗入他的心脏,宛若最馨香的毒药。

    尉迟晔宏看得微怔,忍不住缓缓走过去,在她畔停下来。

    脚步轻微,小心翼翼,生怕她有丝毫的戒备。

    一丝淡淡的浅笑,心无城府,他俊雅的脸上带着些许欣赏和痴恋,一字一顿道:“你想让我帮你尽早停下这里的战事……所以才让我留下来,不仅仅是想回报我的恩,我说的可对?”

    一瞬间,洛姬儿微怔,暴露在空中的小手感觉到了凉意。

    丝丝缕缕微妙的气息,在阁楼里蔓延开来。

    她不答话,浓密的睫毛下依旧是澄澈如水的眸子,她缓缓用纤指打理着垂下来的青丝,乖顺地不发一言。

    像是被这样的景迷惑,尉迟晔宏忍不住俯,想要凝望进她的眼眸里。

    “如果我没有猜错,墨澋渊现在并不在宸宫,甚至,不在启陵城里,”他开口,是优雅而自信的口吻,距离拉近,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她宛若蝶翼般轻柔的睫毛,周的空气仿佛瞬间被抽走,“他怎么放心得下把你留在这里?还是……他被迫无奈,有更重要的事去背负?”

    忽而靠近的距离,带着陌生的炽气息,笼罩住了她。

    从不习惯这样莫名的亲昵,洛姬儿脊背微僵,缓缓抬起澄澈的眸子,带着几分柔弱的疏离感。

    “这只是小小的建议,你不想听,我也没有办法。”嫣红的唇瓣,轻轻启齿。

    她的后有漫天的雪花在无声地落下,她一惑人的莹白,蜷缩在栏杆旁的长椅上,眼神清澈而无辜。

    倏然的心动,来得毫无预兆。

    她一句话将所有的事推得一干二净,不承认也不回应,只是淡淡凝望着他,让他毫无办法。

    恍然有那样一股强烈的冲动,他想要吻住她嫣红的小嘴,卸下她所有的防备与伪装,让她全心地面对着他,不再躲避也不再虚掩,她蜷缩起来宛若猫一般,那么小,小到仿佛一双臂膀就可以将她困住,无法动弹。

    “我好像,有些放不下你了……”他淡淡说道,毫不掩饰内心的想法,深邃的眸子依旧凝视着她。

    洛姬儿眼睛缓缓眨了两下,心里微动,白皙清透的小脸却依旧波澜不惊。

    一抹浅笑浮上嘴角,尉迟晔宏开口道:“你不怕么?如果我能够掌握整个部落的权势,我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一瞬间,连他自己都分不清这话的真假。

    他从不习惯遮掩自己内心的渴望,对任何事都是如此,也许他天生不能做到像墨澋渊那样优雅坦,可以为了天下百姓忍辱负重,背负那样沉重的伤痛。他只是,会说到做到,即使没有把握,也要拼死一试。

    深邃的眸子里,有着王者般的认真与深沉,不容回避。

    洛姬儿凝望着他的脸,一丝防备掠过心头,她能够清晰感受到他无比认真的威胁,却带着无害的气息。

    而不远处的屋檐上,寒翼正冷冷看着这一幕。

    手里的剑缓缓握紧,他轻启薄唇:“看来尉迟下的伤还是不够重,居然能在雪夜里站这么久。”

    突如其来的声音飘过来,让两人皆是一怔。

    尉迟晔宏抬起眸子,望见了对面屋檐上的寒翼,在漫天的雪花中,他一黑色的劲装显得异常肃杀,冷峻的脸上依旧是防备而有敌意的表,他手中的剑还没有拔出来,那凛冽的寒光却仿佛已经笼罩了他全

    缓缓起,他唇边笑意久久不曾散去,只是淡淡凝望着那冷若冰霜的男子。

    洛姬儿微怔,澄澈的眸子缓缓落在他上,呢喃出声:“……寒翼?”

    话音落下,寒翼腾起子,瞬间飞到了阁楼里面,稳稳落脚,带过来一阵凉气和满的雪花。

    宁谧的夜,无月无星,只有漫天的雪,下得人心都开始空旷。

    一瞬间,在白天里那股肃杀的气息又开始弥漫,他们仿佛不能够面对彼此,仅仅是互看一眼,就能擦出无穷的敌意。

    洛姬儿心里微微收紧,任凭寒冷的微风将她的青丝吹得飞舞起来,她伸出小手扶住冰凉的栏杆,缓缓起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