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屑

    ( )    耳边,那喧闹声还在继续。

    洛姬儿子微颤,险些站不住脚,腰上却被一个有力的臂膀紧紧揽住,拥在怀里。

    炽的喘息,带着压抑太久的伤痛融化在唇舌间,她能感受到他刻骨的哀伤,脑海里闪过太多的血腥,在她哀怨的时候,受伤的时候,他却也是在战场上面对着嗜血的厮杀,她想要为他守住那一抹骨血,而他想要守住的,却是这半壁的江山!

    而记忆里那个明亮到耀眼的少年,会是埋在他心底永远的伤……

    许久,他才缓缓离开她柔软的唇瓣,强忍下心里翻涌起来的滔天的剧痛,嘶哑地低喃:“恨我吗?”

    ……恨吗?

    深深陷入他的怀里,浑被哀伤而炽的气息所包围,洛姬儿抬起眸子,望进他深邃的清潭里,她想开口,颤抖的唇却发不出声音,汹涌的委屈涌上心头,滚烫的眼泪将眼眶瞬间润湿。

    委屈吗……可是那一切跟他所承担的比起来,都算得了什么?她想问他,他背负着那样滔天罪名的污蔑亡命天涯的时候,不委屈吗?追命般的通缉撒遍全国,而他却拼尽全力阻击外侵的时候,不委屈吗?当他从血腥遍野的战场上下来,看到的却是自己亲生弟弟尸体的时候,不委屈吗?!

    不是她不恨,而是她知道他心里的痛,已经远远不是任何人能够想象与承载,而她,还有什么理由去恨?

    冷风将滚烫的眼泪瞬间吹冷,洛姬儿艰难地摇头,想要减缓他心里的重压,至少,不要再让他那么痛苦。

    澋渊微怔,许久,才将她的脸埋在温的领口处,苍白的唇角浮上一抹痛到极点的浅笑,又瞬间逝去。他感受着怀里人儿暖心的柔软,紧贴着她的耳畔,从膛之中发出嘶哑的声音:“可是,我却无法不恨我自己……”

    整个人被拥紧,洛姬儿只觉得有一滴冰凉的液体落在自己颈子里,子微颤。

    下一瞬,她低吟一声,感觉整个子被腾空抱起!

    “这里很吵是不是?”他深邃的眸子里散发浓重的哀伤,微微俯首,侧脸贴住她的额头,有着令人窒息的温柔,“我带你离开……”

    城门上空的风,更加桀骜。

    洛姬儿伸出柔软的手臂紧紧抱住了他高大的躯,将头埋在他温的脖颈间,要痛,就跟他一起痛,她贪恋这样的温暖,贪恋这个男子如海一般的膛!

    ******************

    凛冽的风,刮过一片茂密的丛林。

    丛林上空最高处,隐匿在浓密枝叶后的两个影渐渐显露出来。

    城门处那一片喧闹的景象,一览无余地映到了他的眼中。

    “下,我们终于找到了,”后的男子低语道,“那件事发生以后,没有人渊王的藏之处,就是在前几与胡裔交战才暴露了他的行踪,属下跟随他的下人几天几夜之久才发现了那座宸宫的所在之地,相信公主也一定就在里面。”

    白色的纸扇静静地合拢着,一下一下轻打着手背。

    尉迟晔宏不发一言,只是凝神听着那城里的百姓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心里的震撼如涟漪般蔓延开来。

    “下……”后的男子见他不说话,犹豫道,“下,既然知道了公主的所在,为什么不让属下直接闯到宸宫里面将公主救出来?!就算是我们没有办法全而退,属下也还有另外的办法……”

    终于对后人的话有了点兴趣,尉迟晔宏锋利的唇瓣轻启:“哦?什么办法?”

    男子望了一眼城门处,看到了那抹白色的影,沉声道:“下,如果属下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是渊王的女人,不会武功,也比宸宫里的其他人要无防备之心得多,如果真的有需要,属下愿将她劫持过来,与渊王谈谈条件,换得公主的平安,也免得将来那渊王拿公主的命来威胁下!”

    一抹冰冷的笑意绽开在唇边,尉迟晔宏缓缓开口:“这……就是你的办法?”

    男子微怔,拱手道:“属下不才……”

    “啪!!”“唔!!”

    猛然一道犀利的掌风狠狠刮过那男子的脸!男子忍不住痛吟了一声,被打到险些从半空的树尖上坠落下去!

    尉迟晔宏倏然转,狠狠打了那男子一巴掌。

    幽深的眸子里燃起暴怒的火苗,他沉的声音从薄唇中溢出:“我不许你动那个女子,听懂了吗?”

    男子唇角出血,有些红肿,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狠狠咬了咬牙,沉声应道:“是,属下遵命。”

    眸子里的怒火渐渐褪去,尉迟晔宏缓缓转过,再开口之时,语气里充满了隐忍:“是因为我之前糊涂过一次,所以连带着你们也开始跟着糊涂了吗?为什么不想一想,如果墨澋渊要拿雪儿的命来威胁我,早在胡裔进犯启陵城之前就已经威胁了!何必等到现在?!”

    膛里有一团说不清的汹涌绪在翻滚,尉迟晔宏忍不住唇边冰冷而讽刺的笑,却带着深深的悔意:“我设计陷害他,是为了夺权,不让胡裔的子民在膺斩那样的人手中受到压榨折磨,可是到头来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谁都无法阻止。而他明明掌握着雪儿的生命却丝毫没有动静,不是因为他分不出精力,在防备皇帝和膺斩的同时来要挟我,而是因为……”

    渐渐没有了尾音,后的男子壮着胆子开口:“……因为什么?”

    尉迟晔宏凝望着那个俊雅邪魅的影,唇边笑意浅淡:“因为,他不屑……”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