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少年

    ( )    再次醒来时,已经不知道在何处。

    空气里有着熟悉的玉兰香,犹如许多次梦里梦到的那般,丝丝缕缕的惊慌贯穿了整个梦,她满心的疲惫,却沉睡得并不安稳,那样浓重的哀伤像是从心底溢出,蔓延至四肢百骸,醒来之时,睫毛都是湿的,纤指微颤着攥紧下的单,喘息未定。

    滚烫的泪,落到腮边时已经冰冷。

    天鹅绒般雪白绵软的榻,将那小柔软的躯体包围起来,如同最最温暖的襁褓。

    陌生的宫内,静寂无声。

    洛姬儿缓缓从榻上坐起来,澄澈的眸子打量过与皇宫格调完全不同的宫,那样渗入骨髓的寂静让她体微微发颤,喉咙中发不出声音。缓缓垂下头,她看到自己单薄素白衣衫,上面染着点点的血迹。

    只是一个片刻,汹涌的记忆就涌上来,几乎将她吞没。

    风声,马蹄声,荒凉的原野,滚烫的眼泪。

    ……她记得的,他们去救澋祺了。

    澄澈的眸子里染上了微微的惊慌,洛姬儿攥紧了单又松开,伸手掀开雪绒被,赤着脚走下

    冰凉的触感,顺着脚底,一直蔓延到了心里。

    缓步走着,走过一块大大的铜镜,借着窗外的光线,她可以看到自己的影,青丝垂到手腕处,遮掩了大半个子,她伸出手,想要触到镜中的那个自己,脑中忽而就闪过一句明媚而雀跃的话,“呵……好漂亮的小女娃!”

    指尖微微一颤,洛姬儿子微震,凝神看着镜子。

    她记起那一天,说话的那个少年有着璀璨到耀眼的笑容,俊朗的影蒙上淡淡的亮光。

    缓缓收回了指尖,洛姬儿将目光投向空旷的大——

    澋祺呢?

    他们去救他了,不是吗?那么,他应该也在这个才对。

    再也无心去理会宫内的一切,她的脚步不由得急了,顾不得脚底的冰凉跑出了门。

    连绵的宫,起伏的琉璃瓦,长长的走廊,那柔弱的人儿赤着脚穿越过一道道的长廊,因为脚步急促而微微喘息,却在转弯的地方撞到了一个人,她踉跄了两步,低吟一声,却被对方抓住了手腕。

    抬眼,是一个相貌清丽的女子,着朴素得体,眉宇之间有着礼貌却清冷的味道。

    “……是洛姑娘,对吗?”女子思索半晌,开口问道。

    洛姬儿抬起眸子,看着她良久,心里的慌乱仍旧没有平复,颤着声音问:“这是哪里?”

    女子睫毛温柔地眨了眨:“这里是启陵城,洛姑娘你现在在宸宫里面,很安全。姑娘要找什么吗?我是这里的下人,我可以帮姑娘一起找。”

    宸宫……

    不知道,也从没听说过。

    贝齿咬住半透明的唇瓣,洛姬儿移开目光,绕过她,继续向前走。

    走了两步又停下,转过,低声问:“你看到澋祺了吗?”

    女子微怔,眉宇之间有着不明所以的味道,挑挑眉,示意她解释一下。

    一股浓重的委屈涌上来,洛姬儿忍着眼泪开口,语无伦次地说着:“他受伤了,我昏了好久,我不知道他怎么样,我也不知道这是哪,我很担心,我……”

    女子眼中开心疼的光,看着眼前柔美到让人心颤的人儿,不知如何开口。

    该说什么?

    她大致晓得她口中所说的那个人了,只是现在,可能就因为那个人的意外,让整个宸宫瞬间蒙在了沉痛的哀伤中,至少作为一个下人,她从未看到过宸宫的主人——那个宛若神祗般的男子有过那样浓重的哀伤。

    深吸一口气,刚想要告诉她这些事,抬眼却看见了从她后缓缓走出的那个红衣的女子,于是收了口,乖乖退了下去。

    看着那女子离去,洛姬儿心里一紧,手指更加颤抖,“你等等……你知道的对不对?你告诉我!”

    “不用找了,洛儿……”一个嘶哑无比的声音,自后传来。

    洛姬儿倏然转,看到了站在自己后的歌儿。

    一袭血红的衣衫,左臂处已经破损不堪,她仿佛瞬间就失去了所有的灵气,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枯槁般的绝望,她轻启干裂的唇瓣,哑声道:“他死了……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一瞬间,洛姬儿脸色刷白,有些站立不住地扶住了旁边的栏杆。

    那一句话,如同惊雷一般,在她脑海中炸响开来。

    **************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辽远荒凉的原野上仿佛经过了一场厮杀,血迹将草根都染红了,到处都是。

    那少年安静地躺在荒草之间,满是血污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把冒着寒光的剑刃,锋利的剑刃割破了他的掌心,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他俊朗的眉头微蹙,不是痛楚,而是隐忍。

    肩膀上有利箭刺穿的痕迹,也许是被他自己生生拔了出来,只剩一个模糊的血洞。

    荒野上的风呼啸而过,带着凛冽的气息,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也同时带走了那个少年璀璨如星光的生命。

    没有人愿意再想起,那个男子看到那具尸体时的震惊与哀伤,那个在战场上如同神祗般威严肃杀的男子,在那一刻仿佛被生死的大门无地挫伤了锐气!他再也听不到那少年毫无城府的声音,听不到那一声清脆而真切的“哥哥”,他该将他牢牢保护在羽翼下,不让他受半点伤害的!可是他现在却倒在他的怀里,再也没有半点生机……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