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

    ( )    薄唇紧抿,他不发一言,在狂奔的骏马上宛若永远不会倒下的神祗!

    太久了,他压抑着自己不去想渊王府,不去想燕园,不去想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到心都痛了的女子!他丝毫不怕自己会半路倒下,怕的只是当自己终于抵达那个地方,却再也看不到自己想看到的人!

    洛儿……

    黑色的锦袍在风中猎猎作响,澋渊紧紧攥着缰绳,任凭鞭响一声一声打在下的骏马上!

    恍然之间,在远处忽而出现了两匹马,在荒原上疯狂地奔腾着,朝着这边跑过来,越来越近。

    风翼眯起眼睛凝望,在愈加缩小的距离里心脏倏然收紧,惊叫出声:“是寒翼他们!”

    脑子里猛然一片嗡然,澋渊抬起深邃的眸子,猛地将缰绳狠狠拉住!!正在疾驰的马儿发出痛苦的一声嘶鸣,前蹄高高抬起,锃亮的铁掌在空中翻腾两下,再重新落到地面,粗喘着气。

    疾风,荒原,带着血腥味的逃亡。

    凛冽的风中,衣袂翩飞,带着逃离死亡般的惊惧喘息。

    寒翼揽紧了怀里的柔软,狂跳的心脏缓缓落下来,沉声道:“洛姑娘,是王爷。”

    被紧紧地锢在坚硬的怀抱里,一直妄图乱动的洛姬儿被迫动弹不得,澄澈的眸子里沾染了透明的晶莹,体因为剧烈的颠簸和心痛而不住地颤抖着。

    她抬起眸子,桀骜的风将她的发丝吹得凌乱,在风中纠缠成一种凄美的妖娆。

    澋渊滞住了呼吸,深邃的眸子里染上了噬骨的痛楚,看着那个越靠越近的人儿,一抹柔软凄美的莹白,在战马上蜷缩成一团,唯一不变的还是那双澄澈的眸子,微怔地看着他,凄然而落寞。

    心里的痛,从看到她但那一刻起,再也无法停止。

    他终是从风翼那里知道了她堕胎的消息。

    那样噬骨的痛,从心底生出来,蔓延到四肢百骸,那是无论在手臂上划多少刀都无法抑制的痛。他无法想象那一丝血脉是如何从她体中撕扯而去,带着血,带着无法愈合的伤口,那是他背负一声都偿还不起的伤害。

    终于走到了面前,寒翼拉住缰绳,将怀里的人儿抱紧,翻下马。

    浮软的双脚落地,洛姬儿险些站不稳,却被一个坚实的臂膀揽住,她三千青丝萦绕着小小的肩膀,脸色苍白,澄澈的眸子始终都没有离开过那个俊逸淡雅的男子。

    像是一场太过悲伤的梦,醒过来,他依然还在眼前,俊朗的眉眼和锋利的薄唇,上还没有褪去和血硝烟腥的味道,她看着他翻下马,熟悉的黑色锦袍在风中翻飞着,带着恍然梦醒的不真实感。

    寒翼单膝跪地,沉声道:“王爷。”

    洛姬儿微怔,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男子,桀骜不驯的发丝轻轻拂过她苍白的脸。

    不是梦。

    深吸一口气,她抬起眸子,看着对面的男子,压抑太久的绪汹涌而出,在眼眶里汇聚成滚烫的泪水,她抬脚向他走去,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跑着扑入了他的怀里!!

    “澋渊!”带着呜咽的轻唤,埋在他温的颈窝里,她的眼泪汹涌地掉落下来,将压抑在心底的所有委屈都倾泻而出,那些撕裂般的痛,那些被踩踏在脚下的自尊,那些暗无天子,都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土崩瓦解!

    澋渊子一震,紧紧揽住了那瞬间扑进怀中的柔软。

    她颤抖的体唤醒了他麻木的神经,心疼到几将她揉进自己的怀中,三没有阖上的眸子紧紧闭上,手掌插入她浓密的发间,苍白的唇嘶哑出声:“洛儿……”

    他曾经那样的害怕,怕她的怨恨,怕她的不原谅,怕她再也不肯回到他边!可是当真正抱住她的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到痛心彻骨,哪怕此刻天地塌陷,他都不会再放开她半分!!

    怀里的人倏然泪流满面地松开他的脖颈,纤指紧紧扣住了他的手掌,颤抖着说着:“救他……他还在后面!救他!!”

    澋渊微怔,深邃的眸子扫视过前方,发现独独少了那少年的影。

    后,歌儿从马上狼狈地跌落下来,半条手臂宛若废掉一般不能动弹,她艰难地从地上爬成跪着的姿势,眼眶中溢满了泪水,气若游丝地说道:“王爷,七下在后面,我们劝不动……他不走!”

    心脏,倏然狠狠地收紧!澋渊深邃的眸子凝视着辽远的荒野,掌心渐渐握紧。

    将那抹娆拥进怀里,俯首凝视住她带着晶莹泪水的双眸,在她唇上烙下一记深深的吻,哑声低喃:“等我……”

    松开她,拉住缰绳翻上马,他心急如焚!!

    那少年的脾气他太过了解,他不能容许他出任何事!

    马蹄声再次在耳边响起,洛姬儿怔怔地看着他们整装待发的样子,心里有着微微的惧怕和担忧,苍白的唇轻启:“我跟你们……”

    声音忽然滞住,她只迈出了一步,就感到了一阵窒息般的眩晕,柔弱的体瞬间瘫倒下去!

    未出口的那句带着颤抖的“我跟你们一起去”……

    ——她担心,担心再也看不到那个明亮耀眼的少年!

    倒下的那一瞬间,只听得一声惊慌的嘶吼“洛儿!”,一只臂膀揽住她柔软的躯,她带着不甘的绝望昏厥过去,陷入最最深沉的梦里……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