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先走

    ( )    这轻轻的一句,让骑在马上的两个人均是一愣。

    被紧紧拥在他怀里的洛姬儿艰难地抬起头,迎上他苍白的脸色,以及那深邃俊朗的眸子中散发出来的虚弱。

    四目相触,一股强烈的预感涌上心头,洛姬儿紧紧攥住他前的衣襟,澄澈的眸子里染上浓重的惊慌,“澋祺,你……嗯……”

    下一瞬,她再也说不出半个字,那少年迅速俯,拥紧怀里的妖娆,吻住了她的唇瓣!

    膛里排山倒海的痛如同撕裂一般,他强忍着不让体倒下,用尽力气吻住她,这一吻,带着太久以来莫名却深刻的愫,他疼她入骨,却知道应该守护在她边的人并不是自己,他极尽缠绵地吻着,传输着自己最浓烈的恋与不舍,仿佛这一刻过后,便是生死天涯……

    炽的气息离开了唇瓣,洛姬儿浑因讶异而轻颤起来,那少年俊朗耀眼的脸还距离她那么近,他深邃的眸子掺杂了浓重的沉痛,哑声道:“跟他走……”

    洛姬儿尚未反应过来,就见他眸子里闪过一丝撕裂般的痛,腰上被他凶狠的力道狠狠一推,将她推出他的怀抱!

    “不要!”心里的预感被证实了,洛姬儿忍不住惊叫出声。

    疾速奔跑的马背上,寒翼冷眸一凛,手臂稳稳握住了她的胳膊,用力一扯!

    狠狠跌入一个坚硬的怀抱,凛冽的风刮得她皮肤生疼,痛吟一声,她顾不得坐稳,朝着那少年的方向嘶喊一声:“澋祺!”

    寒翼铁一般的臂膀圈住那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躯,冷眸闪过一丝异样,沉声道:“洛姑娘,坐好!”

    速度逐渐慢下来,澋祺深邃的目光看着她安全落在寒翼怀里,再也忍不住腔内的剧痛,用手狠狠捂住了口!

    歌儿眼睁睁看着这一幕,驱马过来,清澈的眸子里溢满沉痛,嘶吼道:“墨澋祺!你疯了吗?!我救你的命不是让你这么践踏的!你给我撑住!!”

    在滚烫的眼泪掉落下来之前,她狠狠地将马鞭向他下的马儿抽打过去,却在半空之中被人抓住了马鞭!!

    那少年用手紧紧缠住那鞭子,眼眸里有着嗜血般的坚定与哀痛,苍白的唇艰难开口:“我们没有那么幸运……你们不先走,我们一个都走不了!”

    “你说什么鬼话!!”歌儿浑颤抖,狠狠扯着被他握在手里的鞭子,“疯子,就算送命也是我去送,轮不到你!”

    “来不及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带着嗜血的凝重。

    ——他们后的不远处,一个金黄色的影带领着一队军绝尘而来,带着浓浓的杀气!!

    强劲有力的马蹄在荒芜的荒野上踏出深深的蹄印,带起飞溅的泥土,所过之处一片尘土升腾!

    黑压压的军犹如凶狠的猎手,将距离越拉越小。

    “放箭!”一名带头的军冷声命令,后一片军便抽出了弓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搭上了弦!

    “住手!!”嗜血的咆哮炸响在整片荒野上,墨澋旭暴吼一声,深邃的眸子里迸发出慑人的寒光,“都给朕放下!不许伤她!”

    军均是一愣,迫不得已收起了弓箭,将马鞭狠狠地抽打在下的铁骑上。

    越来越近的距离。

    “你们先走!”松开马鞭,澋祺嘶喊一声,捂着剧痛的口放慢了速度。

    “我不许!!”歌儿俨然失控,她知道他这一去凶多吉少,甚至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滚!!”少年将手里的马鞭狠狠抽打在她下马儿上,嘶哑的吼叫着,嗜血的双眸散发着狠,满意地听到那马儿痛到嘶叫起来,前蹄高高抬起,以疯狂的速度向前奔跑而去。

    滚烫的眼泪迅速被凛冽的风吹干,歌儿在极度颠簸的马背上回头,嘶声叫着他的名字,任由桀骜的风将自己的声音吹散在荒野之间。

    “滚啊!!”他深邃的眸子凝视着那抹红色的影渐行渐远,心底的痛蔓延开来,割裂一般。双手攥紧缰绳,狠狠一拉,将马儿调转马头,苍白俊朗的脸毫不畏惧地迎上了那疾速追赶而来的一队军。

    口已经痛到麻痹,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将腰间的短刀抽出来,做出备战的姿势。

    歌儿,对不起……

    帮我照顾好她,帮我把她带回哥哥边……

    好遗憾,也许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能见到哥哥了,那个在我心里面神一般的人,我们分开过那么久,我却到最后还是没能留在他边……他保护我太久,而现在,我终于能够也为他做些什么了……

    震耳聋的马蹄声,带着凛冽的风,靠近过来。

    墨澋旭远远地看到了那个马背上的少年,脸色有些苍白,明亮的眸子里却有着刻骨的坚定,仿佛骨子都渗透了那个人的气息,倔强的,刚毅的,毫不屈服。

    “皇上……”军有些犹豫,认出了那是七王爷,不敢轻易地出手。

    凛冽的风中,那帝王棱角分明的侧脸满是戾,金黄色的袖袍灌入了桀骜的风,薄唇溢出几个字:“……杀了他。”

    *****************

    猛烈的颠簸,仿佛永远都无法终止。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夹杂着凛冽的寒气打在脸上,上。

    风翼狠狠抽打了一下马鞭,冷峻的眸子望向右前方的男子,沉声道:“王爷,马儿已经吃不消了……”

    三天三夜,已经不知道换了几匹马,那男子从未阖眼,只知道一味地赶路,纵使再坚强如铁的人都会无法承受那沉重的倦怠与颠簸!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