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你去见哥哥

    ( )    *************

    御书房内,一片肃杀的气息。

    “查清楚了吗?在启陵城御敌的军队,是三弟所带?”那帝王缓缓转过,深邃的眸子里藏着汹涌的暗流,唇边却带着浅浅的笑意。

    着酱紫色官服的大臣走出来,脸色凝重中带了些许畏惧,“回皇上,的确是渊王下。”

    一言发出,整个御书房内的大臣陷入了一片死寂,太过凝重的氛围在空中缭绕成一种诡异的姿态,无人敢看那帝王铁青的脸色,更无人敢发出任何的言论。

    唇边的笑意更深,墨澋旭缓步绕过书桌,修长的手指拈起那沾满了硝烟味的前线急报:“怎么都不说话了……”凌厉的眸子抬起,扫视过房内黑压压的人头,“通缉了一月有余的朝廷重犯,居然出现在启陵城,为朕浴血杀敌,呵呵……诸位卿觉得,朕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呢?”

    诸位大臣面面相觑,想起那参政冲天的大火,四溅的鲜血,滔天的罪名,以及那男子眼眸中俊雅淡然的光芒,心中一片沉痛,想要言语,却被那帝王慑人的气焰所迫,发不出声音。

    “皇上,”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角落中想起,是那失势已久的连大人,仅仅是一月,他浑浊的双眸仿佛饱经了沧桑,“皇上有没有想过,如若不是昨渊王下给予胡裔部落的重击,那么此时的启陵城,可有保住的可能?”

    轻巧的问句,瞬间让众人呼吸一滞。

    窗棂敞开,尚未时至深冬,却已有些许寒气在空中流窜,侵袭到人心脏的深处。

    “连大人的意思,是让朕不计前嫌,继续放纵三弟么?哈哈……”一声狂笑绽开在唇边,墨澋旭袖子一挥,将桌上堆积的奏折横扫在地!!“那大人又如何断定,他率领那上万的军队,到底是想要御敌,要是想要造反?!”

    暴怒的低吼在小小的御书房内炸开!诸位大臣纷纷脸色突变,噗通噗通跪地,颤声道:“皇上息怒……”

    只剩那苍老的大臣,眸中染着如霜的沉重,唇边浮上一抹苍劲的悲凉。

    谁都不曾见过战场上那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的景象,猎猎的战旗上写得是“落樱”二字,那千万的将士拿命换来的,却是这天子的猜忌与防备!!将士埋骨,何以死得瞑目?!

    连大人颤颤巍巍地拱起双手,浑浊的眼眸中带着对世事的绝望,哑声道:“许是老臣愚笨了,看不透这朝堂,更看不懂君心,臣恳请辞官不做,告老还乡……”抬起头,淡然地凝视那天子,“愿老臣入土之时,还能瞻仰天子圣威,看到我落樱国国泰民安……”

    突如其来的辞官,让众臣吸了一口凉气。

    墨澋旭凝视那两朝的臣子,膛中翻涌着滔天的巨浪,切齿而出:“连笙陨……”

    一抹淡笑晕开在脸上,老臣潇洒地挥了挥袖子,再不顾后那掀起的狂风巨浪,抬脚踏出了御书房。

    一片耀眼的阳光打过来,夺目当让人泫然泪下,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

    愿那些亡魂死得安息!也许只有那片灼的土地记得,那样嗜血的拼杀是为了谁……

    ****************

    静谧无声。

    宫里,窗棂紧闭,有微弱的光投过来。

    没有人说话的时候,这座奢华的宫总是一片死寂。

    空气中有尘埃在漂浮,漾着一切未知的想要到来的一切。谁都没看到寝宫门口的两个守卫是何时倒下的,像是迷香熏过,瞬间就酥软了子瘫倒在地,又被不动声色地拖到了寝宫外的花丛之中。

    紧接着,是几个宫女,闻到了那诡异的香味,有些贪恋,下一刻却脚下一软,昏了过去。

    这一切,做得悄然无声,仿佛惊扰到了寝宫里的人儿。

    半朦胧的光线里,一个少年踏着轻到仿佛听不到的声音走过来,上还沾染着从天牢里带出来的些许寒气,他血丝满布的双眸凝视着榻上那个沉睡着的人儿,缓缓在榻旁蹲下。

    莹白到半透明的肌肤,在雪绒被外敞露着,毫不遮蔽。

    那副躯仿佛一夜之间就瘦了许多,隐约可见她精致的蝴蝶骨,削瘦到让人的心脏微微发疼。

    “洛儿,醒醒……”澋祺伸出手,用嘶哑的声音轻轻唤着她。

    榻之间有着淡淡的血腥味,也许就是在这里,她腹中的那一丝血脉被生生扼杀,不留一丝气息。

    他的手探到她颈子后面,俯下,在她耳畔轻轻说道:“洛儿,醒过来……我带你去见哥哥,好不好?我们不在这里了……”

    带着宠溺的一字一句,掺杂了浓重的愧疚与心疼,萦绕在她耳边。

    站在外的一男一女,静静看着这一幕。

    “迷药只能坚持两个时辰,为什么不快些?”一墨黑色衣衫的寒翼蹙眉问道。

    歌儿子一颤,伸手将浸透眼眶的湿润擦去,深吸一口气,哑声道:“再等等,马上就好了。”

    从天牢悄无声息地将他们两个带出来,寒翼并不费力,却也知道他们两个上的伤都已经不能再耽搁。他的任务是将他们带出皇宫,而至于能不能摆脱随后而来的追杀……

    “王爷呢?”歌儿蹙起眉问道。

    寒翼沉思半晌,开口道:“三前王爷从战场上下来,没有回宸宫,直接带人快马加鞭从启陵城赶回来,现在想想,应该快到皇城外围了。”

    “三?!”歌儿心脏颤抖两下,清澈的眸子里有着凝重的震惊,“从启陵城到这里,骑马至少要五才行!!”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