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笞

    ( )    看着容妃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过来,洛姬儿脊背发凉,澄澈的眸子里满是虚弱。

    现在在皇宫里,她太过势单力薄,她纵然有一百个胆子去反抗那帝王的决定,却也招架不了这宫里的众多恶毒之人,她下意识地后退,不着痕迹地护住自己的腹部。

    “果然是个冰雕玉琢的美人……”仔细欣赏着那张迷人的小脸,容妃浅浅一笑,下一瞬间,一道凶狠的掌风猛地扫过!

    “啪!”清脆响亮的一个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洛姬儿清丽白皙的脸上!

    洛姬儿始料未及,子被那凶狠的力道打得倒在了榻上,痛吟一声,三千青丝散落在半的肩膀上。

    脸上,火辣辣的痛感,排山倒海一般传来……

    寝宫内的众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气势骇人的容妃。

    “不接旨是么?”收回手,慢条斯理地缠绕着手中的丝绢,容妃笑笑,“也就是说,你现在还只是个没有封号来历不明的女子喽?本宫想着,若是你愿当这个皇妃,本宫倒是要跟你平起平坐,可现在你什么都不是,还在皇上的寝宫里兴风作浪,你以为,本宫会放任不管吗?”

    太久没有被这样重地打过,唇舌之间都能尝到血液的腥甜味,洛姬儿缓缓抬起眸子,看着眼前眉宇带笑却毫不留的妃子,轻声开口:“皇上当真把凤印留给容妃娘娘么?”

    清甜如泉水般的声音,听得众人心里微微一疼。

    容妃挑眉:“怎么,你在怀疑本宫?”

    倾城一笑,颠倒众生,洛姬儿澄澈的眸子里带了几分讽刺,脸上的笑意却暖暖的:“没有,我只是在想,皇上怎么如此没有眼光,让这样不分是非的女子来执掌后宫。”

    被这样一个小宫妃讽刺,容妃秀眉挑起,眸中俨然有了怒气:“不分是非……你竟敢这么说本宫?!”

    坐正子,柔美的小人儿眸子里一汪清泉,浑散发着宛然天成的灵气与妖娆,平淡地扫过她的脸:“难道不是吗?昨夜在晨露被刺伤,错不在我;要进寝宫疗伤是皇上的命令,错也不在我;而至于这莫名其妙的圣旨,更是连提都没有跟我提过,凭什么你们认为是恩惠,就要我也必须跟着这么以为?!”澄澈的眸子里透出几分戾气,“这不是不分是非,是什么?!”

    在宫中多年,见过为争宠而不择手段的女人,见过人前绵软人后毒辣的女人,却没有见过这样将圣恩踩在脚下践踏的女人!容妃双手都在颤抖,用尽了大家闺秀的涵养才将自己再甩她一个巴掌的**控制住,“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小嘴……你就不怕——”

    “娘娘!”一声低唤,来自于那沉默已久的太医。

    容妃一怔,那太医便凑上来,耳语了一番。

    容妃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沉,有些诡异的目光望着眼前的洛姬儿。

    有孕……她竟然有孕在?!

    “皇上知道吗?”声音有些颤抖,容妃艰难问道。

    太医眼中有了些许混沌,低声道:“臣还没来得及告诉皇上……”

    容妃凝视着那宛若雪莲一般冰清玉洁的小人儿,越发琢磨不透这其中的道理,难道,是皇上在宫外让她有了孕才迫不及待地将她弄到宫中来?还是……还是她腹中的孩子根本就不是皇上的?!

    电光火石之间,容妃眼中闪过一丝狠:“哼,放肆的丫头,本宫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来人!”

    有孕又怎样?如若不是皇上的骨血,她这番惩戒就当是替后宫清理污秽!若真的是皇上的骨血,那这个孩子就更加不能留,在这个后位空缺的节骨眼上,她怎能容忍任何一个女子爬到她的头上来?!

    洛姬儿子微颤,看到了从寝宫门口踏进来的几个彪悍的男子,上穿着与宫中侍卫不同的劲装,手执粗糙的鞭子,俨然是容妃自己训练出的打手。

    “把她给我拖下来,狠狠地打!”

    一瞬间,寝宫中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瞪大眼睛看着容妃。

    “娘娘……”太医开口阻止。

    “都给本宫闭嘴!”容妃锐利的眸子扫过众人,“记住了,本宫今,是教训一个玩弄口舌的下人!她一不为妃,本宫就一将她踩在脚下!”

    骇人的厉喝,让寝宫内的人震了一震,而洛姬儿攥紧了下的单,眼睁睁看着那几个彪悍的男子靠了过来!

    ****************

    站在寝宫门口的宫女们,心惊跳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一声一声,极力被压抑着的嘶喊痛叫声,揪心地传来——

    “啊!!”一道凌厉的鞭响在角落里响起,伴着一声嘶叫,她精致的粉色锦袍再次被抽开一道裂痕!莹白色的肌肤上赫然绽开一道血痕,她浑颤抖着,却躲不开那密集的鞭雨!!

    容妃在旁边的椅子上做着,不紧不慢地啜饮着茶水。

    那样绝美柔弱的人儿,在几个彪悍男子的无鞭笞下,衣衫尽碎,快要遮掩不住那莹白色的躯,道道血痕从奢华的粉色锦袍中露出来,伴着声声的嘶叫,有着惑人心弦的美,那鞭子抽打一下,人们的心便狠狠地痛一下!!

    “啊!”洛姬儿痛到再次嘶叫一声,整个人蜷缩进角落里,浑都止不住的颤抖!

    痛……好痛……

    “啊……”澄澈的眸子紧紧闭上,她痛到几昏厥,上的衣服散落下来都无暇顾及,颤抖的手不顾鞭子的抽打死死按到了腹部!她咬破了自己的唇瓣,强迫自己承受住这变态的抽打,将腹中那抹血脉紧紧护住!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