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禁锢

    ( )    “你不也没变么?还是那副惟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向来冷漠的风翼淡淡开口,却是微微调侃的语气。

    “我若是不这么闹腾,恐怕你们早就将我忘了!”男子挑眉,手腕处隐隐露出一截银色的寒光,“说,我的名字是什么?”

    风翼眺望着远处的风景,驱马超过了马车:“不好意思,我已经忘了。”

    “你……”男子咬牙切齿,将手腕处紧贴皮肤的银色丝环露出来,冲他喊道,“我是银翼!该死的,你最好下次给我记牢了!!”

    走在前面的风翼只觉得清风拂面说不出的惬意,唇角缓缓绽放出笑意来。

    *****************

    半晌无梦。

    到宫里的时候是半夜,归洛小筑却是灯火通明,那公公陪伴着她到了内室才驱赶了众人下去,谄媚地叫她好生休息。小小的一座筑楼,竟由圣上亲笔提书“归洛苑”三个大字,屋内簇拥着如花的宫女,精致的摆设让人眼花缭乱,她太过疲倦,没有太多的推辞就歇息了,在陌生的地方,闻着陌生的气味,无论如何都不能入眠。

    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半晌,已经时至正午。

    空气里有着微醺的花香,隐隐飘动,洛姬儿从柔软的榻上走下来,澄澈的眸子扫过房内的一切,只见桌上堆满了绫罗绸缎,精巧的锦盒中银光流转,竟是各式各样的发钗、耳坠、配饰……

    三千青丝裹住了晶莹的小体,她赤足走下地面,一素白,怔怔看着桌上的一切。

    门“吱呀”一声开了,走进来两个俏丽的宫女。

    “洛主子,您醒了!”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一个宫女唤道。

    “哎?主子,您怎么不穿鞋子就下?!”另一个宫女惊呼一声,赶忙走过去,将桌上那双绣着金色凤凰的缕鞋捧在怀里,“奴婢马上就来帮您穿好。”说完,蹲下去。

    “你等等——”柔美的眉头微微蹙起,洛姬儿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纤指扶住桌面。

    心里,好乱,一切的一切,仿佛变化得天翻地覆,这太过奢华的房间和饰品让她无措,而那两个丫头的亲昵称呼更是叫她一愣,她昨晚刚刚到宫里来,论什么资格与份,都不该被任何人称作“主子”。

    两个宫女对视了一眼,清澈的眸子里带了几分暧昧的笑意。

    “洛主子,您别惊讶,这些东西啊,都是今儿一早皇上派人送过来的,”宫女起,笑靥如花,“咱们姐妹在宫里这么多年,还没见过皇上赏赐哪个主子东西还要亲自送过来的呢……”想起今那威严的帝王后跟着几个小太监,手里捧着各种奢华用品的样子,她打心里能感受到皇上对这位来历不明女子的喜

    “是啊,”另一个宫女接口道,“皇上来了还吩咐我们不许吵,看到主子在沉睡,只是坐了一会就走了……啊,对了,奴婢该死,忘了跟主子介绍,奴婢叫思玉,这位是奴婢的姐姐,叫思兰。”

    两个小丫头甜甜地说完,清亮的眸子看着这位小主子。

    如此绝色,怪不得皇上会喜欢得一大清早就过来看,她一素白的亵衣,包裹着玲珑的段,眉宇间有着摄人心魄的娆,那宛若仙人的风姿若是展露出去,定叫这皇宫里三千佳丽都黯然失色!

    洛姬儿心里一震,难以想象那个霸气又狠的帝王在不久前来过。

    看着桌上太过耀眼的赏赐,她心里泛起浓浓的抗拒,这样狭小又闭塞的房间,瞬间让她心慌起来。

    “你们的名字……是刚刚改的吗?”她隐约觉得奇怪,两姐妹的名字,拼起来是玉兰二字,前面再加上一个“思”字,有着令人失魂的暧昧在里面。

    两姐妹对视一眼,赞叹道:“主子好聪明,这名字是皇上来时刚刚赐的,说我们以后伺候主子的话,就要叫这个名字!若是我们伺候得不好,还会有新的姐妹来顶替,但是,这个名字还是不会变的!”

    果然如此。

    洛姬儿澄澈的眸子闪过一丝慌乱,从搬进小筑到宫女的名字,他这是在刻意模糊她的份!他用不得丝毫强迫,只是动动手指,动动下人,就能将她到这种不堪的境地!

    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钳制,洛姬儿赤足向门外跑去,白色的衣袂在空中翩飞而过,让思玉思兰吓了个半死!

    “吱呀——”她狠狠拉开了门!

    “洛主子!!”两声齐齐的呼唤。

    午时的光,带着暖意投进来,洒在那晶莹剔透的人儿上,起柔美的光环……

    门外,宽大的院落中种满了高大的玉兰树,连空气中都是醉人的花香,花瓣飘落了满地,白色的一片,将整个院落衬得静谧又柔美,一汪清浅的湖泊在院落中横卧着,小小的拱桥修建其上。

    “主子,您小心些……”思玉担忧地说道。

    洛姬儿仿佛没听到她的轻唤,赤足走出房门,浑被无比陌生的气息包围,心里的痛一点一点堆聚起来,直至压得她不能呼吸……昨晚在王府的那场浩劫像梦一样,谁知一觉醒来便是这样深入骨髓的安静,然而,梦里的那些人却统统都不见了!再也没有那个如水的男子,没有那个豪气的少年,更没有对她浅笑俨然的小丫头歌儿……

    “婉妃娘娘到——”一声悠远而尖锐的叫喊,从小筑的门口传来。

    美丽温婉的女子踏着细碎的小步,一路走一路瞧,温柔的眸子扫视过院落内的一切,唇边有着分不清意味的浅笑。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