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出去

    ( )    柔软的白色,遍布了视野。

    迷蒙的眼睛在看到他温柔的双眸时,微微滞住,这才感觉到,周的酸痛与不适,在她稍微一动的时候,就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嗯……”洛姬儿咬住下唇,纤细的眉微微蹙起。

    察觉到她的不适,澋渊眸子一沉,大掌探入锦被下,环住她的腰,用温柔的力道将她柔软的子扶起,靠在自己前。

    一瞬间,馨香缭绕。

    再次被困在他熟悉又炽的怀抱里,洛姬儿只剩下满心的荒凉。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什么,困在燕园中不能出去,连在园子里走走都有人寸步不离地跟着,而他从来都不在白天的时候过来,唯有晚上才能够见到他。连续整晚的肆虐,仿佛榨干了她所有的力气,她变得越来越嗜睡,在白天里就睡得昏昏沉沉,一觉醒来沐浴,连腾起的水雾当中都满是他的气息……

    太多的愤怒和耻辱感将她淹没,直到现在,她已无力挣扎,连恨的力气都不再有。

    “为什么不吃东西?”他拥着她,哑声低问,灼的气息与她微弱的呼吸相互缠绕着,如珍宝一般将她置在怀中,不让旁人碰一下,“你的体太弱,这样下去会垮掉……”

    满心的疲惫再次涌上来,洛姬儿将头靠在他颈间,蹙眉呢喃:“我要出去……”

    澋渊子一顿。

    知道他心里满是担忧,洛姬儿淡淡开口:“这里太闷,我只是想出去走走……”

    温的大掌,抚过她小巧的脊背,澋渊深邃的眸子里有些复杂的绪,抬起她的下巴,沉声问道:“有什么事,不能让下人替你做吗?”

    洛姬儿抬眸,对上他满是锢的眸子,她仿佛在那里看到一副捆绑的绳索,将她紧紧捆缚住,不能动弹。

    从心底生出的寒冷,就这样蔓延到了四肢百骸,尽管他的怀抱如此温暖,都再也没办法暖她冰凉的体温……洛姬儿偏过头,眸子里最后一丝光芒消失殆尽,气若游丝地说道:“算了,你当我没有说过吧……”

    指间嫩滑的触感瞬间消失,澋渊心里一紧,捕捉到了她眼底的绝望。

    “洛儿……”深切的心痛,铺天盖地而来,他抱住她,紧紧的,让怀里的人儿险些窒息。

    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他终于知道,她已经像毒药一般侵入了他的心里,她的一举一动都让他撕心般疼痛。怀里躯体柔软而无力,他抱着她,像是要将刻骨的心疼都传送到她体里面,只要她能不再哀伤……

    “多带些人出去,我才放心……”

    一声叹息,他终于松口,给了她一次诺。

    洛姬儿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缓缓攥紧了掌心。

    *************

    街道,人群,叫卖声。

    和煦的暖用温柔的光包裹着繁华的城镇,晕开一道道美丽的光圈。

    小小的女孩缓步走在街道上,那夺目的美丽让人瞬间失魂,移不开视线。她澄澈的眸子镶嵌在白皙的小脸上,散发着清冷的光,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只是留意着一旁的街道和楼阁。

    从王府出来,就这样一直走,漫无目的。

    “姑娘,你到底要去哪?”歌儿终于忍不住,开口轻问。

    刚刚接了王爷的命令跟着她出来,以为她要上街买什么东西或者去什么地方,没有想到会跟着她一直走,她不说停,后面一大队的侍卫也不敢停,只能保护在她周围,为她挡开那些太过肆意的目光。

    洛姬儿脚步顿了顿,不理会她的问话,只是继续往前走着。

    歌儿叹口气,跟上去,貌似无心地低语道:“这条街叫益阳街,是整座城里面唯一一条通往城门的街道,沿途有无数的酒肆茶楼,还有院,小巷子很多但是也很容易迷路,所以要藏的话,还是选择大一点的茶楼和客栈比较好。”

    话到这里,洛姬儿终于听出了端倪。

    清冷的目光扫过一旁跟着的小丫头,那眸子里有着冷漠的疏离和戒备。

    察觉到她的目光,歌儿暖暖一笑:“姑娘转了这么久,就是想知道这些,不是吗?”

    凝视她半晌,洛姬儿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

    歌儿微怔,看着那柔美的人儿毫不动容地转,只能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这样的女子,果然让人只看一眼就会沉沦,她有着令人痴恋的容貌,子却这样冷漠,更是让人罢不能。

    “你既然如此熟悉,那一定知道,马市在哪里了……”洛姬儿轻轻开口,嗓音清冽如泉水一般。

    歌儿回过神,终于意识到她是在跟自己说话,心里溢出一丝欣喜,顾不得后侍卫异样的目光,走上前牵起她冰凉的小手,笑盈盈道:“走,我带你去!”

    被一只柔软的手牵住,洛姬儿有些微怔,太久没有这样异常温暖的感觉,而眼前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子显然没有把她当异类,如此容易就亲近了她。

    马市里异常混乱,侍卫们将她们护得更紧了些。

    “挑好马,可是我的强项。”来到一个大一点的马厩前,歌儿暖暖一笑,牵着她就要进去。

    后的侍卫一警觉,就要起跟进去,黑压压的一堆人将马贩子吓了一跳。

    “哎,等等,”歌儿倏然挡在了一堆侍卫面前,“你们在这里候着就好,这棚子就这么丁点大,你们跟一群畜生抢什么地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图谋不轨呢。”

    后的洛姬儿微怔,而一群侍卫更是红了脸,退了下去,沉声道:“那,两位姑娘小心点。”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