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心苦涩

    ( )    偌大的房间里,空空

    一屋子的奴婢都被遣散,尉迟雪眼睛像兔子一般红着,大声嚷嚷:“出去,都出去!!”

    歌儿从前经过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卸了晚妆,尉迟雪黑亮的头发散了满肩,白白的小脸上镶着两颗兔子般红肿的眼睛,带着微微的怒气吼着下人,一群较弱的丫鬟从屋子里俯首匆忙地走出来,唯唯诺诺地说着“王妃息怒”。

    一不小心与她目光相触,歌儿打了个冷战,捧紧了手里的果盘就要抄小路走回去。

    “你!——站住!”尉迟雪远远就看到了那个影,瞪着红红的眼睛吼道。

    歌儿脊背一僵,一滴汗从头上滑下,心想这次肯定走不掉了,只能死撑着转过,抬起眸子轻问:“王妃……叫我?”

    尉迟雪没好气地从台阶上走下来,盯着这个白里被拿来羞辱她的小丫头,强迫自己镇定了几分。

    “我问你,她被安置在哪里?”绕着她走了一圈都看不出端倪,尉迟雪冷声问道。

    她?

    歌儿听得一愣,不明所以,抬起清澈的眸子望着尉迟雪。

    “你装什么傻?!我问的是洛姬儿,那个小妖孽,那个小魔女!!洛姬儿啊!!”尉迟雪彻底没了风度,吼叫两声。

    歌儿吓得缩了缩肩膀,在宫中多年,什么样的主子没见过,但像这样的……还是第一次。

    “回王妃,奴婢是宫里过来的,对王府不是很熟悉,所以……”

    “不熟?你天天跟着那个混蛋小子,你会不熟?!”尉迟雪瞪圆了眼睛,怒气攻心,从腰间抽出鞭子,横在了歌儿脖子上,“你说还是不说!”

    歌儿端着果盘的手险些不稳,那鞭子凌厉的气息让她颤了两颤,却还是吻住了心神,咬着下唇答道:“我说……是,是燕园。”看着尉迟雪倏然缓解的脸色,又补上一句,“不过,王爷已经派了重兵把手,而且那里本来就是兰夫人的故园,有灵位在里面,王妃如果硬闯的话……怕是不好。”

    尉迟雪本来缓和的脸色瞬间又冷下来,握紧了鞭子切齿道:“我说要硬闯了吗?”

    歌儿脸色淡然,移开了眸子,不再多说一个字。

    满心的气闷,尉迟雪将鞭子从歌儿脖子上移开,红红的眼睛瞥到她手里的果盘上,那里面,红润的苹果被切成丁状,甚是喜人。

    “你,把这些,端到我房里去。”无处发泄的怒气,只好撒在这个小丫头上。

    歌儿险些被口水噎住,下意识地搂住了果盘:“可是……可是这是要端给七王爷的……”

    “我管你端给谁!在这里,除了混蛋墨澋渊,我尉迟雪最大!你听懂没有!”愈加拔高的声音,冲破了小小的院墙,连在房梁上站立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微微蹙起了眉头。

    歌儿哭无泪,刚刚被澋祺指派着干这个干那个,好不容易在他要的果盘里做点手脚,却还被这个刁蛮的王妃给拦截了去,她努力堆起笑,却还是像哭一样:“王、王妃,奴婢再去帮您做一盘好不好,这个真的……”

    “啪!——”“啊!”

    鞭声落地,歌儿吓得缩紧了肩膀,万分庆幸那鞭子没有打到自己上。

    下一瞬,再也不等尉迟雪说什么,歌儿立马冲到房间里面,将果盘放在桌子上,再风一般地冲了出来,静候在原地。

    尉迟雪气呼呼地站在原地,不耐地瞪了歌儿几眼,转回房。

    歌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在她没有发现那苹果的异样之前,拔腿开溜!!

    夜色沉寂。

    安静。安静。房间里除了安静就是安静。

    尉迟雪颓然坐在椅子上,嘴唇因为半天没有进食而微微干裂。

    燕园……果然是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心里的酸涩蔓延开来,尉迟雪想要迫自己不想起那个深邃如海的男子,却还是做不到,睁开眼闭上眼,满满都是他的影子,那样彻骨的冷漠和绝,竟在她心里扎了根,抹都抹不掉!!

    该死……

    手心攥紧,尉迟雪低咒一声,誓死要让自己忘却一切不快!

    捧起果盘,拿起旁边的小竹签插起来就吃!

    “唔——!哇!!”只尝了一口就哇地吐了出来,尉迟雪只觉得唇间蔓延着令人窒息的苦位,从舌尖到喉咙,苦得她小脸皱做一团,还是解不了那浓浓的苦味!!!

    那苹果里,俨然是被歌儿放了黄连的汁水……

    “来人……来人!”尉迟雪将果盘丢在地上,苦得舌尖打颤,浓重的委屈伴着苦涩涌上心头,她兔子般红肿的眼睛里瞬间就溢满了泪水,咳了几声,用尽力气踢着那果盘,“连个丫头都欺负我,连个丫头都欺负我!死墨澋渊,混蛋墨澋渊!!!”

    一串轻微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离开我,就这点事都处理不好了么……”一声轻叹,夹杂着宠溺,从门外传来。

    “你闭嘴!本王妃还不要你来管!”尉迟雪想也不想冲门口吼了一声!

    回过头,才瞬间滞住,踢着果盘的动作也缓了下来……等等!她刚刚看到的是……

    再次倏然回头,门口处,那熟悉的影轻摇着纸扇,眸子里带着微微的担忧看着她,为了避免麻烦,他穿了夜间不易辨认的青衫,浑上下散发出俊逸的气息,笑容清浅,一脸淡然。

    “哥哥……”失声轻叫,尉迟雪浑颤抖,满心的委屈在此刻倾泻而出,“哥哥!”

    再也顾不得其他,那女子几步跑到他面前,扑入了他的怀抱!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