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她,一切随你摆布

    ( )    一抹苍凉的笑染上嘴角,尉迟雪看着边俊朗如神祗般的男子,淡淡开口:“怎么,不叫她一起过来?”

    众人皆是一愣。

    澋渊抿紧苍白的唇,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痛。

    坐在一旁的少年,脸色也从刚刚的嬉闹变成了铁青,这才想起那被关在燕园里的女孩。

    良久都不见有人开口说话,尉迟雪面色冰冷地从椅子上坐起来,缓缓绕到门前,这才转过,面对着众人。

    “王爷不打算给臣妾一个解释么?”那样倔强又傲然的女子,褪去了一的霸气,独独剩了专属女儿家的忧伤与凄凉,“还是昨夜王爷**缠绵得太过头,都忘了那是我们的大婚之了?”

    此刻的尉迟雪,目光幽幽,简直是将自己的伤疤撕裂开来给众人看!

    大婚当,被下了媚药打昏了送出喜房,在冰冷潮湿的厢房中度过了一整晚!因为盯着喜房的胡裔士兵都被灌醉,所以根本就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一个晚上是怎么度过的!她心里有恨,却改变不了已经出嫁的事实,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勾魂摄魄的俊逸与迷人,可是,他的心却仿佛是冷的,除了那个女孩,他竟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闹够了么?”澋渊起,俊朗的眉头微微蹙起,看着眼前失控的女子,淡淡开口。

    “呵……闹?”尉迟雪冷笑一声,脸色更加苍白,“墨澋渊,是我在闹吗?!你当我嫁过来是做什么的?任你们欺负的吗?!你不要忘了我才是正牌的王妃,就算你再宠幸她,也名不正言不顺,她也就只能当个小奴,顶多是个卑的侍妾!”

    “闭嘴!”一声压抑的低吼,从薄唇间溢出。

    刚刚的那句话让向来稳重的他瞬间失控,幽深的眸子里染上了火焰,厉声打断了她的话。

    尉迟雪已经气得双眼泛红,毕竟是个恃宠而骄的公主,此时此刻在异地他乡,没有一个至亲至信的人,委屈到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只是强忍着不落下来。

    深深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澋渊渐渐恢复了往的俊雅与淡然,缓步走到尉迟雪面前,看着她因为强忍泪水而咬红的下唇,淡淡开口:“既然是联姻,也请公主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公主也是带着使命而来,你要王妃的头衔,我给你便是,其他的,公主还要奢求什么?”说到这里,他淡淡一笑,“不要告诉我,公主是因为看上了我的人,才心甘愿嫁过来……”

    心中重重一震,尉迟雪惊慌的眸子盯上他的眼睛,“你……”

    乱了,所有的伪装,全部的偶乱了……

    该死……她明明是带着任务来的不是吗?当初哥哥与她商讨这件事的时候,她也明明是为了哥哥才答应的这门亲事,跟哥哥保证誓死也要完成使命,牺牲自己的幸福都甘愿!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么失控,只要一想起那个女孩,一想起他对她的刻骨疼,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霸气任到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你少臭美!”气呼呼地转头,尉迟雪拼命遏制着涨红的脸,语气冰冷漠然,“看上你,下辈子吧!!”

    笑意渐渐散去,澋渊的眸子恢复了带着寒气的戾,沉声道:“那就好。”

    擦肩而过,尉迟雪心急如焚,却听见他在自己耳边低语,如此亲近的距离,却不带一丝温度。

    “这王府中的一切随你摆布,怎么闹都可以,只是……不许动她,”邪魅的男子,浑散发着神一般的气息,“这是我的底线,尉迟公主。”

    说完,他站直体,迎着房门外强烈的光线走了出去。

    尉迟雪心里狂跳,委屈和愤怒在心里涨得满满的,气得转,将桌上冒着气的盘子横扫下来!!

    哗啦哗啦——盘子摔碎,吓得满屋子的丫鬟齐齐跪下来:“王妃息怒——”

    澋祺平静地看着这一幕,心里泛起复杂的滋味。

    看起来,这顿饭,是吃不成了。

    “我们走吧,小雪儿。”叹一口气,少年起,漠然地绕过满地的碎片向外走。

    还没走出门外,就望见尉迟雪刀子一般的目光,向他投过来!

    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澋祺牵过歌儿的手,好心提醒:“不好意思,没叫你。”

    抬脚,出门,阳光一片灿烂!

    *********************

    夜凉如水。

    小心翼翼地踏过石板路,不让裙摆被水沾湿,丫鬟望了望那池水旁边半跪着的小人儿,心里踏实了几分。

    “姑娘,是要这些么?”将牛皮纸和短短的蜡烛放在旁边,丫鬟轻问。

    澄澈的眸子望着天上皎洁的皓月,一眨不眨,听到响声,这才回过头,伸出小手,轻轻道:“是这些,谢谢这位姐姐。”

    月光下,她樱唇轻启,带着水润的光泽,肤若凝脂,飘渺得宛若仙子。

    “姑娘,夜露伤神,这里又都是池水,姑娘随奴婢进屋里歇着,可好?”丫鬟蹙眉,轻言相劝。

    “我一会就好,”洛姬儿并未抬头,只是用纤指折起那牛皮纸,眉眼之间是淡然的平静,“姐姐放心,我不会乱走。”

    丫鬟还想说什么,抬眼之间瞥到园外踏进一个高大的影,便知趣地住了嘴,起离开了她边。

    月光淡淡洒在她轻巧的指尖上,而那牛皮纸几经翻折,从那白皙的小手中变成一朵盛开的莲花,洛姬儿拿起一旁的火折子,点上蜡烛,一瞬间,小小的橙黄色烛火,在莲花中心绽放开来……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