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西面

    ( )    那帝王的眼眸里,满是关切。

    如此近的距离,让那少年微微蹙眉,察觉了些许异样。

    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澋祺颔首,“谢皇上……”

    满是妖娆的御花园中,簇拥起来的花朵将那少年衬得宛若虚幻,他打量了地上跪着的小宫女一眼,将她无辜又清澈的眼神忽略掉,径自转头往回走,走了几步又终于忍不住停下来,侧头说道:“哎,到底要不要走?”懒

    歌儿回过神,忙不迭地揉了两下膝盖从地上起来,慢跑几步跟上。

    后,那帝王深邃而悠远的目光,紧紧跟随……

    ********************************************************

    渊王大婚。

    整个皇城都仿佛沸腾了几分,从城外郊区一直到王府的门槛,碎花红纸洋洋洒洒飘落一地。

    直到申时,那充溢了整条街的喧闹贺喜声才渐渐褪去,太阳西斜,而所有的朝廷官员都入席了晚宴,此时的下人们要做的,是将各地各个官员的彩礼清点完,再将王府四周陈列的几百盆盛开的花卉搬近府中。

    人手终于还是不够,只好唤了婉艺馆那些平里闲着无事的姑娘们来做。虫

    “……”

    “真是……我们又不是下人,这种活怎么轮到我们来做?!”

    “就是,叫我们搬花盆?!我们可以来这里伺候王爷的,娶亲了又怎样?难不成为了个异族的王妃,还要清空了我们姐妹们的馆子不成?!”

    “哎呦,你小心点!会不会轻手轻脚……”

    一堆的抱怨声中,姑娘们翻着白眼,不不愿地将几百盆花搬进王府。

    娶亲。王妃。

    这样的字眼,在耳中充斥了整整一天。

    洛姬儿缓缓蹲下,盛开在眼前的是一盆艳的蝴蝶兰,血红中透着深紫的花瓣,这种花,总是开到鼎盛就马上衰败下来,她有些愣神,纤细的手指触到那嫩的花瓣,白皙的指尖更显出了几分苍白。

    “愣着做什么?还不搬走?”平淡却威严的嗓音,破空传来。

    指尖一颤,白皙的手指蹭上了些许花粉,洛姬儿回过头,看到依旧一袭白衣的姑姑,正不耐地看着她。

    没有说半句话,小小的人儿将花朵搬起来,花盆里的土弄脏了她粉色的衣袖,她柔美的小脸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王府西面的墙院外面还有一些,等会你记得过去搬回来……”擦肩而过,姑姑淡淡说了一句。

    洛姬儿脚步停住,澄澈的眼神不向西面看了看,正是夕阳西斜,那高高的院墙显得格外肃穆。

    “别想着趁乱逃走……”姑姑目光扫过她美得不可方物的小脸,依旧是淡淡的一句,“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除非你长了翅膀能飞出这座城,否则,就别想着逃,懂么?”

    婚礼当太过混乱,王府里人来人往,而王爷交代给姑姑的唯一命令就是不要弄丢一个人,而显然,那个人就是……

    洛姬儿忽而就觉得怀抱里的花盆有些重,柔美的小脸上,仅剩的光芒也暗淡了几分。

    “知道了,姑姑歇息去吧,不用看着我。”裙摆微动,她跨入王府内,轻轻说道。

    姑姑凤眉拧起,看着那倔强的小影,心里爬过一丝酸涩。

    果真是自找苦吃,不是么?

    新王妃入门的时候,她依稀观察了一下那王妃的样子,果然是北方部落的公主,眉宇之间的灵动与傲气都耀眼得人眼,这样的女子,怎么容得下自己的丈夫心里还有旁人?

    夕阳依旧耀眼,洛姬儿不用手挡了挡光线,绕过院墙到了西面。

    满满当当,一堆芍药开得正是红艳。

    她有着瞬间的愣怔,遮挡阳光的小手慢慢垂下来,顺势用手背缓缓擦了擦下巴上的细密汗珠。

    果然是,很庞大的任务啊……

    耳边仿佛依旧响着鞭炮声,满眼都是火红色的,她缩在小小的角落里,澄澈的眸子淡漠如水,如果这是他想要她看到的,那么她看着就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王府的婚礼办得轰轰烈烈,到了晚宴的时分还有王孙贵族前来赴宴,更有胡裔的使者前来恭贺,不出意外的话,当朝天子和胡裔的首领都会过来。

    只是,她好像累得紧,没有精力再去看那些了。

    小人儿俯,小手触到花盆的边缘,想要用力抬起,花盆却恍惚轻了许多,像是有人拖着那花盆的底端,稳稳地送到了她怀里——

    洛姬儿深深蹙眉,侧过脸,恍惚看到一个金黄色的影,那样的颜色在夕阳的余晖中微微刺眼。

    “怎么一个人在做这些?”低沉中带着磁的声音,仿佛刻意压低了,凑近她的耳边。

    ——!!

    心跳瞬间漏了一拍,她记得这个声音……

    心慌转,洛姬儿瞪大眼睛,看到了那个男子背着光的脸,他穿着金黄色的华贵龙袍,就那样旁若无人地出现在了王府的院墙外面,俯下子,冲着她轻言细语,带着久未亲近的深深眷恋。

    嗬——!!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