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要我

    ( )    冰冷的剑,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字时,撤离了风翼的膛!

    烛火跳动,幽蓝色的剑倏然插回了剑鞘,在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那个俊美到极致的邪魅男子已然如一阵风般飘出了门去!浓重的担忧涌上喉间,却已来不及说半个字,风翼唯有看着那单薄的门板被他冲出去的力道震得颤抖,俊气的眉头开始深深蹙起来……

    **************

    偌大的王府,四处均是冰冷的奢华。

    刺骨的寒气侵入到破碎的衣衫里,让她莹白色的肌肤冻得瑟瑟发抖,洛姬儿眸子里的眼泪都变得冰冷,双手战栗着拢紧前的衣服,纤弱的手指伸出去,带着焦灼急促地叩响婉艺馆的门。

    滚烫的眼泪掉落下来,她的手指触到冰冷的铁环,攥紧了一阵猛扣!

    拜托……一定还要有人醒着,放她进去……

    在窗边,一两个睡眼惺忪的女子愤愤地醒过来过去开门,却在看到是她的那一瞬间清醒了大半,暗夜中妖媚的眸子眯起来,透出几分幸灾乐祸的笑意,重新打着哈欠睡了回去。

    瞬间,刻骨的寒气顺着脊背蔓延上来,洛姬儿想要叫门,苍白的唇色却怎么都叫不出来,纤弱的手指颤抖着蜷缩起来,再也不敢触到那冰凉的铁环……

    “在这里做什么?”幽幽的声音,从后传来。

    洛姬儿被吓到,惊慌中回头,看到那一袭白衫的高贵女子,毫无表的脸在看到她一狼狈之后微微变色,却瞬间恢复常色,径自走过去,用手里纤小的细长钥匙打开了门。

    暗夜之中,推开房门的吱呀声尤为清晰。

    “还不进来么?”姑姑瞥了一眼那蜷缩在墙根处的纤弱女孩。

    澄澈的眸子抬起,带了几分愣怔,她靠着墙根爬起来,被扯破的衣衫遮掩不住的白皙肌肤,在寒风中瑟抖。

    跟着姑姑走进了一处暗房,连烛火都不曾有。

    洛姬儿打量着这样的房间,尚未反应过来,一个略微潮湿的棉被就扑面而来,她小小的子一个趔趄,倒在了榻上面,从被子里发出闷闷的嘤咛,探出头来,看到暗夜中姑姑有些肃杀的侧脸。

    “看来你还不算笨,”冰冷的嗓音,带着彻骨的冰冷,姑姑凝视住她,“知道了不该现在向我诉苦,否则,一定博不到我的半分同。”

    澄澈眸子里的光暗淡了几分,洛姬儿浑微颤,将子往里面缩了缩。

    腹部传来月事来时特有的痉挛痛,她微微喘息,咬住下唇,在被子下面用小手捂住腹部。

    痛,可是比不上心里的痛。

    “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没有下次了……”轻轻叹一口气,姑姑略微鄙夷的眼神凝视住角落里那柔弱到不堪亵玩的女孩,声音里含着幽幽的惋惜,“心不够狠,也就只有被伤害的份,你想自找,谁又能救你?”

    浓浓的鼻酸涌上来,洛姬儿想起那个男子霸气又温柔的侵占,想起尉迟雪咄咄人的傲气,在黑暗之中更显清晰。松开被咬到渗血的薄唇,她有些颓然,唇边有着凄美而无助沦陷的笑意。

    “我知道了,姑姑……”背部贴上墙壁,她扯住被子,贪恋那一丝潮湿中的温暖,声音嘶哑而轻柔。

    姑姑有些丧气地看着她,微微地心疼,却还是硬下心肠,冷冷道:“好好歇着。”

    起,又传来房门的吱呀声,她抬脚走了出去。

    只是没有想到暗夜之中还有另外一个影静默着,姑姑走出来时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哪个偷偷爬起来的姑娘,张口要呵斥,却隐约可见是个男子冷峻肃杀的轮廓,赶忙收声,俯恭敬道:“王爷……”

    澋渊脸色有些苍白,深邃的眸子望向她来时的房间,放轻了口吻:“她在里面?”

    姑姑心里揪紧,冷下声音,淡淡答道:“是。”

    澋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凝视住姑姑直的影:“让她住这种地方……你知道她是谁么?”

    唇边一丝冷笑闪过,姑姑抬起脸,面色平静:“是谁?还不就是一个奴隶?王爷,渊王府虽然不缺上好的厢房,可是就一个小奴都有如此待遇,王爷不觉得浪费么?”

    藏在衣袖中的手,缓缓攥紧。

    澋渊盯着姑姑平静至极的脸,良久,才移开目光,直直地朝房间走过去。

    这样的女人,太过尖锐,可就是这种尖锐,更能深深刺痛他……

    “吱呀——”

    头脑昏沉却不能入眠,浑都是冰冷的寒气,刺得腹部一阵一阵的抽痛。

    洛姬儿缩在角落里,额头上因为疼痛而渗出细密的汗,周却还是冰凉的,她的手指用力地按压着腹部,却还是缓解不了特殊时期磨人的痛感。

    暗夜中靠过来一个高大的影,看到了蜷缩在被子里的她。

    感觉到灼气息的靠近,洛姬儿睁开疲惫的眸子,映入眼帘的是那个男子精致而俊朗的轮廓,她浑的戒备都生出来,呼吸都在瞬间变得急促——

    她不知道他会就这样跟过来,甚至跟到了这个地方。

    “哪里痛,告诉我……”俯下去,和着被子拥住她羸弱小的子,澋渊柔声轻问,手掌从被子里探进去,摸索到了她的腹部,覆盖上她冰凉的小手,用灼的温度缓解着她的疼痛。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