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给你一次杀我的机会

    ( )    听到有些意外的低唤,澋渊的眸子有些危险地眯起来,将她不安分的小子揽紧,沉声道:“你叫我什么?”

    他许她直唤他的名字,普天之下,有几个人可以有这样的权利,而她竟然……懒

    心跳漏了一拍,洛姬儿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亲近,奋力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转过,在他回神过来之前深深跪倒在了他的面前,柔嫩的双膝在地面上发出一声钝响!

    “王爷……”小手抚上冰凉的地面,洛姬儿忍着心里微微的疼痛,努力让语气变得冰冷起来,“王爷,请你放过我。”

    淡淡的月光下,一抹纤弱稚嫩的影匍匐在他脚下,带着冰冷的决然,声音清冷却坚定。

    澋渊心里一阵刺痛,戾的眸子紧紧盯着脚下的女孩:“你再说一次。”

    他知道她心里会有波澜,他以为她会闹,会哭,会心痛,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她会是这个样子……

    “王爷,请放过去我,”抬起脸,澄澈见底的眸子带着从未有过的疏离,她开口,让心里压抑许久的话倾尽而出,“王爷如果诚心要娶胡裔的公主,就不要再跟任何女子纠缠不清了……也许我没有任何资格说这种话,但是,至少,我……我不想再这样下去……”虫

    她眸子里有着晶莹的闪烁,刺得他心中一片荒凉。

    缓缓蹲下子,澋渊伸手抚过她精巧细致的下巴,纯黑色的眸子里染上了沉重的隐忍,他轻启薄唇:“不想怎样?”

    即使是心痛,他也想要她亲口说出来,看看她的心到底是什么样子!

    “我……”眼泪几落下,洛姬儿紧紧咬住下唇,放在冰凉地面上的小手紧握成拳,“我想过要杀你……”在如此亲近的距离,她毫不畏惧地抬起脸,深深凝望进他的眼眸中,将所有的恨,所有的,所有的纠缠不清统统传送给他,让他知道!

    “在山谷的时候,我真的想过就这样杀了你!我好恨,恨得刻骨铭心!我好想把我受过的屈辱统统还给你,把整个滕安的血,所有女奴的血,在你上一滴不剩地讨回来!可是我做不到!”滚烫的眼泪终于落下来,她怎样都止不住,狠狠咬住下唇,浑却依旧颤抖如落叶一般,“我下不了手……我手里握着刀都下不了手……所以,请放过我,”她重新凝望他,带着最最卑微的乞求,“算我太心软,算我没有骨气!我没有办法承担那么多的恨,更没有办法像我想象中那样去报复什么,所以我放弃了,放弃恨你了……可是,即使不恨,我也永远都不可能上你……请你放过我,不要对我好,不要对我温柔,我承担不起……”

    一番话说完,她仿佛倾尽了全的力气,气若游丝。

    澋渊沉默良久,轻抚她下巴的手早就被滚烫的眼泪浸湿,他想靠过去吻她,想将她那样沉重纠缠的恨尽数吻去,让她不用再想,可是……

    那样沉重的屈辱和仇恨,是他给她的啊……

    他要怎么做才能让整个历史都颠覆?

    他要怎么做才能擦除那些留在她上最最屈辱的痕迹?!!

    他要怎么做,才能把她的记忆尽数抹去,让她不会每想起一次就痛心彻骨……

    原来,他什么都不做到。

    她的意思那样明显,她放得下仇恨,可是死都不可能上他。

    永远永远都不可能。

    他第一次知道人的心可以这么痛,痛到锥心噬骨,痛到四肢百骸都是切肤的痛感……

    “想杀我,是么……”低哑至极的声音,从他苍白的唇中溢出,他的眸子里染上巨大的沉痛,手指轻轻抚过她柔软的唇瓣,“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倏然,那高大的躯站起来,洛姬儿满是泪痕的眸子一眨,恍惚看到他的影一闪,再次蹲下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

    不远处的风翼只感觉腰间一空,一道影迅速从眼前闪过。

    慌忙垂首,看到腰间已经空了的刀囊,风翼黑色的眸子一凛,惊叫出声:“王爷!——”

    已然来不及,他将匕首塞进她冰凉的小手里,握住她的手腕狠狠地上了自己的膛!

    洛姬儿被惊吓到,慌乱中抬眸,对上他眼中死灰一般的光芒!澋渊靠近她睫毛湿湿的小脸,将她手中紧握的匕首一点一点压入自己的血之躯,唇边有着一抹苍白的微笑:“你天生的傻,是么?在我昏迷的时候杀我,我怎么感觉得到痛?现在再试试看……我很清醒……”

    一声低呼,她整个子都被他紧紧锢住,牢牢围困在他的怀抱里,被迫迎视他的目光,手腕被他紧紧握住,她甚至可以感受到刀锋割破血的声音,一点一点,越来越深地刺入了他的膛……

    “不……不要……”她注视着他愈加苍白的唇,那唇边的笑意仿佛是毒药,让她的手都开始颤抖,她哭喊出声,想要收回手,却被他攥得更紧,更深地刺进到自己的膛里面!

    “看着我!”他哑声命令,额头抵上了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邪魅俊朗的眉宇之间没有丝毫的痛楚,深邃的眸子里溢满温柔。

    ~~~~~~~~~~~~~~~~~~~~~~~亲们多多支持我,撒花花,撒票票呗~~~~~~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