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裔公主

    ( )    霸道而灼的吻,深深灌入了她的口腔!

    难以抑制的低吟与喘息,在两人抵死纠缠的唇齿间溢出,洛姬儿在惊吓中睁开眸子,感觉整个子被他牢牢压住,他火的大掌带着磨人的力道顺着她的脊背向上抚摸,直至她露的肩膀处,死死扣住她羸弱的子,不留一丝缝隙!

    强烈的窒息感袭来,她白皙的手指紧紧地攥住他前的衣衫,迫切地想要呼吸。

    澋渊睁开眸子,看到她因为呼吸不够而变得潮红的小脸,下腹的火焰凶猛地窜起来,将他整个人灼烧得有些疯狂,滚烫的舌尖不顾她的低吟抵到了她的喉咙深处,生生出了她的战栗!

    缓步前行的马车丝毫没有因此而停下,深色的帘子,将两人的抵死纠缠牢牢的遮掩住。

    “澋渊……”一声低吟,她终于忍不住他的粗暴,微微咬住下唇,颤抖着承受他在她光的肩膀上留下的噬咬般的疼痛,他的手指带着或轻或重的力道,终于让她开始招架不住,几颤抖着瘫软在柔软的马车中。

    听到她的呻吟,他的动作缓缓停滞。

    透过马车中微薄的光线,他可以看到她莹白色的肌肤上有些触目惊心的吻痕,深深浅浅的紫红色烙印在她精致的锁骨上,顺着骨骼的延伸直至有些敞露的口,她的目光澄澈中带了几丝乞求,却只能更加深刻地撩拨起他心中占有的**。

    他弄痛了她。

    心里有着深深浅浅的痛感,澋渊抬起幽深的眸子,将那衣衫凌乱的小人儿揽进怀里,灼的吻印上了她的唇瓣:“洛儿……”

    他低声轻叫,让怀里小小的人儿浑一震!

    洛姬儿浑有些僵硬,微湿的睫毛轻轻颤抖。

    她不知道该不该放任他这么叫她,尽管,那只是为了对付澋祺的权宜之计……

    闭上眼,她想让自己忽略他刻骨般的温柔,死都不发出一丝声音。

    “洛儿……”他心里有些痛,惩罚一般轻咬她的下唇,感觉到她有些吃痛地向后躲,后的手臂却死死扣住她的后背,不让她有后退的余地,反而往她更香更甜的唇舌深处探去……

    “告诉我,你是不是会在乎,如果……”低哑到从膛之间艰难发出的声音,他仿佛压抑了太久,在两人交缠的唇齿间问出这样的问题,却再也问不下去……

    告诉我你是不是会在乎。

    如果……

    我娶了另外的女人。

    洛儿。

    洛儿洛儿洛儿……

    他莫名得惧怕,只因为好不容易才将她僵硬的心软化下来,他不甘心就这样失去……

    他怕再一次看到她冰冷的眼神,仇视的目光,甚至是她的抗拒……她从来都不懂,他再不忍那样残忍地对待她,却只给自己带来越来越多的伤害,他不想听到她说“不要”,他宁愿倾尽一生去弥补曾经对她的伤害,都不要……

    那样深刻的恐慌攫获了他的心,澋渊俊雅的眉头微微蹙起,不顾一切地加深了这个吻……

    马车外,忽而一阵短促的动!

    “停车!”

    一个凌厉又清脆的女声,在马车外响起。

    牢牢握住了缰绳,轻轻安抚着下的马儿,风翼示意马车停下,冷冷的眸子抬起,注视着前方似乎等待了许久的一队人马。

    看到马车稳稳停下,女子脸上露出了些许得意,握了握手里的软鞭,从马上翻下来,浑带着不容抗拒的贵气走了两步,绣眉一挑,直直地望向了马上的风翼:“这马车里坐着的……可是落樱国的三王爷,渊王下?”

    风翼不语,淡淡望着那一异族打扮的女子,心中泛起微微的波澜。

    那女子仿佛天生与南国的女子不同,连眉毛都是苍劲有力的,唇角泛着红艳的柔润光泽,却莫名多了几分凌厉,眉宇之间的傲气更是不必说,他只是奇怪这样的异族女子怎么会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落樱国的街道上,后那一队异族人马仿佛对她毕恭毕敬,在别国的土地上,丝毫没有减弱该有的锐气。

    “喂,我在问你话!你懂不懂礼貌!”见他许久都没有回话,女子英眉一挑,不满地叫道。

    风翼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些动静,居高临下地俯视她:“既然知道是渊王下的马车,还在这里阻拦,姑娘很有胆量。”

    一句不冷不的话,听不出是嘲讽还是恭维,让那女子脸色变了一变。

    仅仅是一瞬间,那女子眼眸里的得意之色又泛上来,软鞭在手中把玩,丝毫没有女儿家的羞:“这算什么胆量?我在这里等这么久,就为了提前看一眼我未来的夫君,这有什么?你赶快让他出来,我看看就走,耽误了我的行程,我要你好看!”

    刺耳的命令语气,让马车周围的侍卫都微微蹙起了眉头。

    若不是她言语之间有了那样的狂妄,恐怕说不到半句话就会没了声音。而后的异国队伍显然看出了这几人的不善,纷纷走上前来,在那女子耳边俯首道:“公主,这样在街道中间贸然相拦,是不是……咳,是不是有些……”

    风翼淡淡挑眉,看着这一幕。

    女子骄傲的神色忽而就耷拉下来,愤怒地转低吼:“放肆!敢这么跟本公主说话,你想死是不是?!!”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