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嫂子

    ( )    她的小手紧紧攥着那块银质的令牌。

    没有了他的遮挡,那么多不同的目光投过来,她会隐隐无措。

    转,避开那些细碎的议论声和若有若无的指点,她起走向人烟稀少的地方,只为寻找一处僻静之地。

    与腾安国的宫不同,这里的长廊修得幽静又深长,洛姬儿只为躲避人声而疾步走着,直到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她才微微安心,澄澈的眸子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

    背靠一座假山,细碎的石子路两旁有着繁茂的树木,她并不知道宫里会有这样僻静的地方,贝齿轻咬嫣红的下唇,她心里有着微微的恐慌——只顾着走了,没记得回去的路,眼前的这个地方连个人都没有……她掌心沁出细密的汗来,澄澈的眸子带了些茫然看着四周。

    一双明亮的眸子,正在假山上面玩味地看着那抹小的影。

    他得承认他是一路跟过来的,刚刚看到了她跟哥哥从同一辆马车上下来,他当时就想上去,可还是起了玩耍的心理,悄悄跟着她走到了这个僻静的地方……呵,看起来不像是宫里的人,这样都会迷路。

    清澈的眸子里闪着亮光,那少年仿佛等着她可以抬头向上看一眼,他这么个大活人在这里呆了半天,就这样被忽略掉了,刚刚只是远远看她的相貌,只觉得有说不出的嫩,可是他还没有仔细看过——

    “哎,我等很久了——你怎么还没注意到我?”

    一声轻叫,忽而从头顶传来,洛姬儿吓得浑一颤,单手扶住了假山,有些惊慌地向头顶望去,那里,一个浑蒙着淡淡亮光的俊朗少年,正挑起了好看的嘴角,带了些委屈看着她。

    这一次,他终于看清了她的相貌。

    只是那么一瞬间,他像是看到了仙子一般,漂亮的眸子微微怔住,继而那好看的笑容瞬间加深:“呵……好漂亮的小女娃!!”

    洛姬儿皱眉,还来不及说什么,那一抹影已经从假山上翻下来,带着满的朝气与明亮站到了她的面前!

    像是突如其来的一抹阳光,他的笑容灿烂到微微的刺眼,洛姬儿从他眉宇间仿佛看到了另一个男子的痕迹,他们的眼角和薄唇,仿佛是同一个模子里雕刻而出,她几乎以为自己是看到了少年时的澋渊,可是他们又是那样的不同,眼前的少年太过耀眼,即使不靠近,她都能感受到他上的活力,那是让人战栗和心疼的力量。

    “你怎么都不说话?”少年皱眉,那好看的笑容只消失了片刻便又回到脸上,“不过,你真的很美,除了母妃,我都不知道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看的小人儿,你几岁?好像跟我差不多大吧?”

    此时此刻,她终于确定了他的份——七王爷,墨澋祺。

    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个仿佛从天而降的少年让她安静了许久的耳膜变得吵闹起来,他的问题一连串,问得她脸色微红不知道从何答起,太久没有与其他的人交谈,她澄澈的眸子只好避开,掩藏自己的尴尬。

    “嗯……我该叫你什么呢?”澋祺对眼前的小女孩兴致不减,甚至有些不释手,靠近她一步,他好看的笑容绽放在她面前,“叫你小嫂子好不好?虽然我觉得你比我小,可是……我有看到哥哥跟你一起来,哥哥出门可从来不带人在边的……”

    一声小嫂子,让洛姬儿瞬间崩溃。

    她心里薄汗涔涔,小心翼翼地看着那眉飞色舞的少年,脚步却在缓缓后退,希望逃掉那一丝聒噪……

    说了许久才发现她在缓缓后退,绝美的小脸有着不正常的潮红,澋祺一愣,几步上前,用手臂撑住假山,挡住了她的去路:“哎,你干吗要走啊?”

    突如其来的阳光的气息让洛姬儿吓了一跳,澄澈的眸子抬起,那少年已经凑到了她跟前,手臂将她圈在已经足够宽阔的膛里,单纯地蹙起眉看她,“我惹你讨厌了?”

    被这样的气息几到发疯,洛姬儿咬着下唇的贝齿松开,眸子报复一般盯着他看回去,一字一顿地说道:“墨澋祺,你离我太近了。”

    看着那小小的柔美女孩开口,澋祺微微发愣,愣过之后,心里却瞬间涨满了闪闪发亮的欢喜,“呵……你原来知道我的名字?那就没有错了,一定是哥哥对你说的吧?”

    说到这里他又顿了顿,俊朗而阳光的脸上露出一丝困惑:“可是……你好小哎,这么小……哥哥真的喜欢你么?”

    洛姬儿冷汗四溢……该死,他能不能不要提什么小嫂子,更不要提什么喜欢?!

    “才刚刚来就乱跑,不怕迷路么?”

    带着磁的声音,犹如涓涓细流,从后传来。

    澋祺的子微微一震,眸子里单纯的戏谑味道慢慢褪去,渐渐腾起一股专属少年的依恋感,他太熟悉那个声音,尽管多年没有见到,他还是可以分辨出他的声音,那是专属亲缘的味道,不是任何东西可以代替的……

    他倏然转,看着后那个缓步走来的男子——

    澋渊脚步停住。

    像是猛地蹿高的一截,上一次在笠山见他的时候,他还只到自己的膛那里,而现在,他的体忽然拔高,连肩膀都变得宽阔坚实起来,他浑散发着蒙蒙的光,让他心里忽而涌上一股心酸的气息,开始移不动脚步。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