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不放开你

    ( )    突如其来的吻。

    黑暗中,她澄澈的眸子里含了几分惊讶,扑闪着不肯闭上,被他吻住的唇瓣因为紧张而没有动作,他火的舌在她唇瓣上辗转痴缠,轻轻碰触到她紧闭的贝齿,轻叹一声,并不着急,而是更深地吻住她,用甜腻的柔将她融化。

    不能推开。

    他上有伤,不能推开他。

    可是……

    他太温柔,她就快要不能抵抗了……

    微微的紧张让她的小手抓住一旁的枯草,发出细微的脆响,下一瞬,小手忽而被温的手掌缓缓握住,用轻柔的力道摩梭着,他的指尖探入了她紧握的掌心,将她的紧张一点一点消磨掉,他要她完全放松地来接受他的吻!

    仿佛最后一丝防线被突破,洛姬儿被吻得喘不过气,贝齿终于被迫松开,他的舌迅速地撬开那细微的齿缝,不顾她的呼吸不稳紧紧纠缠住了她馨香柔滑的小舌!

    一股酥麻顺着脊背涌上头顶,洛姬儿几瘫软!

    她不懂……他受伤了不是么?他并不粗暴,并不强迫,紧紧是着强大的温柔就让她完全无法抗拒,她的头脑无法思考,只能任由他在她唇舌间温柔地攻城掠地,让她整个人沉溺在他的吻里……

    好久。

    久到她以为永远会这样吞吐着他的气息,他才缓缓放开她的唇,给她平复喘息的机会。

    微微的喘气声,在暗夜之中听起来如此暧昧。

    一抹暖暖的笑浮上嘴角,澋渊将她微微发烫的脸埋在自己脖颈间,轻声调侃:“奴儿,为什么你的体永远比你的心来得诚实,嗯?”

    他有些冰冷的皮肤缓解了她脸上的灼,洛姬儿有着清醒过后微微的羞愤,奈何不能反击什么,只好装作没有听到,在他怀里寻了个安稳的位置,缓缓闭上了眸子。

    感觉到她的乖巧,澋渊心中一阵暖流涌过,放任她在自己怀里微微磨蹭,犹如一只小猫般慵懒。

    夜色更深。

    暴露在空气中的伤口已然凝结,流血太多,幸亏他封住了自己的道才能够止血,不过,恐怕撑不了太久。

    暗夜的寒冷和上的疼痛让他微微蹙眉,只是,他不敢乱动,只因为怀里的小猫睡得太沉,仿佛不是置荒野,而是沉溺在最温暖的港湾里,他轻笑,笑自己原来这么容易满足。人生有太多的奢华风景,可就是这么一刻的温暖,就是有人拼上命都换不来。

    而他,何其幸运。

    在她额上烙下一个轻吻,他低哑呢喃:“睡吧,小东西……”

    寒气侵袭而来,他拥着一抹暖心的柔软,安然入眠。

    ******************

    清醒的时候,依稀可以闻到草木清香。

    蝉翼般的睫毛动了动,她在满是迷离光线的晨曦中幽幽醒来。

    荒野之中,那一抹月白色衣衫的小影有着初醒的朦胧,周围满是荒草,她支撑着坐起来,感觉自己昨晚睡得实在太沉了。

    蓦然,后忽然贴上来一具躯将自己缓缓抱住,她整个人瞬间陷进一个温柔的怀抱里……

    “……”洛姬儿一惊,小手覆上抱着自己的坚实臂膀,回过头去,是他俊朗绝美的脸,清澈的眸子里溢满暖意,浅浅笑着,开口道:“醒了?”

    鼻尖对鼻尖,只有半寸的距离。

    其实,她从未这样近仔细地看过他,拔的鼻,狭长深邃的眼,如墨画般的眉,以及晨曦朦胧的光线下依旧棱角分明的下巴弧度,她的心开始乱跳,这才知道,他果然有着让天下女子为之癫狂的资本。

    “我们现在是在哪?”垂下头,任由他抱着,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冷漠起来,却还是听起来如此稚嫩。

    牵过她的手,在她掌心里放入一抹有些烫手的温,他淡淡道:“把东西吃了,我就告诉你。”

    洛姬儿一怔,他已经缓缓松开她,起走到了别处。

    掌心里,是已经烤熟的一只小巧的番薯,嫩黄色的果翻出来,让饥肠辘辘的她瞬间感觉到了饥饿。

    温度有些烫手,她注意力瞬间全部放在了番薯上,从一只小手倒换到另一只小手,被微微烫到的手指不时抚摸一下耳朵,让那温度迅速散去。

    席地而坐,澋渊眯起眼睛靠在后的枯草上,静静打量着这个柔美的小东西。

    在看到她试了几次都不知道从何下嘴的时候,一抹浅笑,终于忍不住浮上了嘴角……

    洛姬儿一抬眸,就看到了对面的他,笑得淡雅如风,在晨曦的微光里宛若神祗——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一丝灼染上脸颊,洛姬儿迅速移开视线,有些尴尬地问道。

    澋渊静静地看着她,默不作声。

    他没有料到她会这么问。

    他以为她痛恨那个王府,死都不会愿意再回去。

    可是,她现在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呵……

    已经说不清心里是怎样的味道,在母后去世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跟他提过“我们”两个字,他太习惯孤一人,太过孤傲邪魅,甚至没有人敢靠近他!可是……

    他深深看着她,感觉膛里有着汹涌的绪在激,他只是不愿移开目光,仿佛下一刻她就会消失不在。

    被他看得毛骨悚然,洛姬儿放下没有啃完的番薯,脸色尴尬地从地上站起来。

    “当我没有问过……”她小声呢喃,想踏过这一片丛生的枯草去看看更远处的景致,在走过他边时,冷不防被他握住了手腕,微微用力,她轻叫一声跌落在地,与他抱了个满怀!!

    不顾前的伤口,他紧紧地抱住她馨香无比的小子,在满怀的柔软中,从腔里发出的低沉的声音,如惊雷般灌入她的耳中,让正在微微挣扎的她瞬间僵住——

    “准备好,奴儿,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放开你——”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