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牢探望

    ( )    令人垂涎的香,在小小的牢笼里蔓延着,侵袭着人的蓓蕾。

    那食盒又被推进了一步,停在了她面前。

    那人的沉默仿佛带着哄,紧紧盯着她,在看到她毫无动作,反而有些畏惧地蜷缩起子以后,面色有了些尴尬。

    浅笑两声,那人直起子,掏出帕子抹了抹手指:“也罢,杂家这就走了,姬儿姑娘保重,安心等着兵部的通报才好……”

    哗啦——

    洛姬儿一动不动,听着那牢门再一次被锁上,脚步声,渐行渐远。

    又是一片沉寂。

    食盒离她只有半步之遥,她却丝毫不敢靠近,这个偌大的皇宫,她揣摸不清任何人的心思。小手微微蜷缩起来,她努力提起疲惫的神智,思考着会是谁送了东西过来,食盒中的香愈加浓烈,她想得入神,却没有看到另一边的牢房里,那个似乎沉睡了万年的蓬头垢面的影慢慢撑起了子,眸子里发出无比饥渴的光,朝这边摸索了过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

    脑中忽而就浮现出那个女子浅笑的模样,转瞬又染上了深深的狠,洛姬儿陡然出了一虚汗,睁开眼,依旧是暗潮湿的牢房,水滴,依旧顺着牢房上空一个小小的缺口,滴落下来。

    “给我——!!!!”一只肮脏的,如利爪般的手,忽而透过牢房的空隙伸了出来!!

    洛姬儿尖叫一声!!浑被吓得一颤!!

    她看到了那只手,如同死人一般垂死挣扎,顺着那香攀够着食盒!长长的指尖触到了食盒的边缘,令那人更加疯狂,声音嘶哑又呜咽地够着,食盒瞬间被打翻,里面的散落出来,那人便嘶喊得更加惨烈!

    洛姬儿双手撑住后潮湿的地面,万分恐惧地后退着,眸子里溢满了因惊吓而涌出的泪花。

    “求你!!给我……给我吃的,我不想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极度干裂的声音从那人的口中溢出,昏暗中,那极度渴望生存的眼睛发出令人窒息的光。

    吓得浑打颤,洛姬儿却还是将眼泪咽回去,抬起眸子打量那个人,凌乱肮脏的衣衫,头发因为长期的牢狱而打了结,枯草一般盘踞在头上,浑散发的恶臭让人难以忍受,而从声音来看,那应该还是个年岁并不大的……妇人。

    她凄惨地叫喊着,嘴巴张得大大的,呜咽着求着洛姬儿,伸过来的那只手越来越下垂,几再也提不起力气去够那食盒,最终,只能整个人蜷缩起来,呜呜地哭着,疯子一般抓着自己头发不放……

    心,被狠狠地刺痛了……

    洛姬儿知道,她一定是被关了太久,牢房里的饭,有一顿没一顿,得罪了牢头,被饿死是经常发生的事。

    她尝试过那种极度饥饿的感觉……

    很痛,很无助,很想放弃挣扎宁愿瞬间就死去,也好过生命的气息一点一点被扼杀掉的感觉。

    浑还在颤抖,洛姬儿紧紧咬住下唇,把眼泪回去,努力让自己撑起子,伸出手,将翻倒的食盒扶起来,连同那掉落在地上的块一起,颤抖着朝那妇人推了过去……

    “你拿去——”她抬起眼,湿润的眸子凝视那妇人。

    那妇人停止了呜咽,抓着自己头发的手缓缓松开,惊诧又渴望的目光,紧紧盯着那小小的女孩。

    “你拿去……”小的女孩重复一次,将食盒推得更靠前,声音是有些稚嫩的哽咽,水眸盈盈望着她,“我不要了,都给你——”

    一阵狂喜涌上妇人的心头,她来不及道谢,伸手探过牢门的间隙紧紧扒住了食盒!

    洛姬儿手一颤,畏惧得急忙缩回,微微退缩了一点,看着那妇人用手抓起块,艰难而疯狂地吞咽着,她的手因为极度的虚脱和饥渴一直在颤抖,却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越吃越急。

    终于有些安心,洛姬儿露出一个浅笑,又瞬间消失。

    好久了吧……她都快忘记,要怎么去笑了。

    小小的女孩蜷缩起子,倚靠在墙壁上,长长的青丝散落到腰际,衬得她的脸型更加小,唯有那双凝着水汽的眸子,在黑暗中微微发亮,有着令人窒息的魅惑。

    墨澋旭一路沿着牢房的通道走过来,来到这里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他脚步很轻,来之前没有通知任何人,只带了一个贴的侍卫,就进到了牢里。

    “把牢门打开。”他低声命令,眸子却丝毫不离开那牢房里月白色的影。

    哗啦哗啦的铁链声,将洛姬儿再次惊醒。

    眸子里的水雾尚未褪去,她很难看清楚来人是谁,只是隐隐嗅到一丝威严的味道,那开门的侍卫不发一言,低眉抬首之间满是恭敬。

    “去外面等,”墨澋旭低喃,“朕要一会才能出来。”

    “是。”侍卫微微躬,退了出去。

    洛姬儿终于意识到走进来的人是谁。

    牢门被锁上,他缓步靠近,在昏暗中,犹如地狱的阎罗一般,执掌着命运与生死。

    洛姬儿有些忧心地望了一眼旁边的牢房,发现那疯妇已经将整个食盒都掏空了去,看到有人进来,迅速地翻到草堆后面,只是一个瞬间就恢复了沉寂,仿佛从未动弹过一般。

    心稳稳地放下来,忽而,下颚贴上一丝凉凉滑滑的东西,洛姬儿体一颤,水眸受惊一般望着忽而俯贴近她的一张脸,他正拿着丝绢小心翼翼擦拭着她小的脸,那里,有着不小心蹭上去的一丝污秽。

    他动作轻柔缓慢,最终,收回丝绢,改用指腹抚过她精致小巧的下巴。

    “很好,干净了。”他低哑的声音传入耳中,带着幽幽的、却让人不敢靠近的味道。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