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柔情

    ( )    墨澋旭心里一震,眼看着那抹嫩如雪的影垂垂倒下去,下意识地伸手揽住了她!

    空虚的怀抱一下子充溢了柔软的体,他看着她痛得窒息,忍不住将全都蜷缩起来,在他怀里逐渐脸色发白……

    “该死……怎么回事?!”他低吼一声,不揽进了怀里的躯,双眸溢满疼惜!

    洛姬儿已经痛到说不出话来,只感觉体里的火焰被点燃,剧烈的痛传到了四肢百骸,痛如噬骨!“好痛……好痛!啊……”她哀叫出声,下唇被咬得血红都止不住腹中灼烧般的痛,将头下意识地紧紧埋在温暖的怀抱里,指尖揪紧了男子的衣襟……

    跪在地上的婉妃已然有些呆滞了,半天才恍神,眸子里尽是慌乱:“臣妾不知道……臣妾真的不知道,她刚刚还好好的,皇上也看到了……”

    “马上传太医!”将怀里痛到战栗的小体紧紧抱住,墨澋旭深邃的眸子里满是心痛,沉地吼道!

    婉妃脸色苍白地从地上起来,呼吸都开始不稳。

    “快来人!传太医——!”

    **********************

    晨曦

    细碎又急促的脚步声,从长廊的尽头传来。

    一波又一波的小宫女鱼贯而入,端着水、汤药、干净的素衣,脸色苍白又神色惧怕地走入中。

    绣着龙凤呈祥图案的屏风被迅速地拉开,挡住了软榻!

    “皇上,臣等要为这位姑娘诊脉,皇上还请退到屏风后面,以免沾了晦气……”

    “你废什么话!”墨澋旭冷冷打断那太医的话,极力温柔地拥着怀里的躯,看到她冷汗涔涔,五官都痛得蹙了起来,忍不住暴呵,“还不赶快诊脉!!”

    “是,是……”太医吓得浑一个哆嗦,赶忙靠近过来。

    “啊……”一阵锥心般的痛剜过腔,洛姬儿痛到叫出声来,双手攥紧了下的天蚕雪丝被,晶莹的汗液在颈间沁出,她浑颤抖,薄薄的唇瓣被皓齿咬破,猩红色的血丝丝缕缕地渗出来,更衬得她脸色惨白如雪,触目惊心……

    痛……针刺般的痛……千刀万剐一般的痛……

    她不住地挣扎,手腕根本握不住,太医急出了一冷汗。

    看出了他的为难,墨澋旭眸子一紧,紧紧扣住了她的手腕给太医诊脉,一边拥紧了她战栗的小子,抵在她额头处压抑地轻哄:“乖,不要动,朕知道你痛,可是总要知道是为什么才好,痛就抓着朕……”

    她听不到,完全听不到!

    锥心的痛意已经让她完全失控,腹中像是有一把刀,一刀一刀捅进她体的每个角落,她尖锐地痛叫,仿佛啼血一般,他的温柔止不住她的痛,只会让她更加无助,眼泪疯狂地从眼眶中溢出,将她最后的意识到崩溃!!

    猛的,太医脸色大变,慌忙松开了她的手。

    “皇上……”太医有些颤抖,慌乱的眸子看着那尊贵威严的男子,“皇上赶紧退开!这位姑娘是中了绝殇散的毒,发作起来毒很烈,她会伤到皇上的!”

    绝殇散……

    陌生的字眼从脑海里闪过,墨澋旭眸子更加深邃,心里腾起翻涌的愤恨:“绝殇散……为什么朕都不知道在落樱国还有这等毒药?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对人下如此毒手?!”

    “皇上,”太医跪倒,双手抱拳,“这宫里没有绝殇散的解药,如此下去不是办法,皇上您先退开,也许臣能用施针之法抵挡一阵,要尽快找到解药才好……”

    “……”墨澋旭忽而闷哼一声,感觉手臂一阵尖锐的刺痛!

    低下头,是她的指尖狠狠刺进了他的手臂,浑颤抖着压抑着痛苦,羸弱的子在他宽阔的怀抱里如同垂死挣扎的小兽……

    “皇上!”太医惊呼,看到了他手臂上的伤痕。

    “闭嘴!”墨澋旭打断他的话,“朕不要紧……你去想办法救她,否则,朕要你拿命来偿!”

    “是……”颤抖着一个深深的跪拜,太医狼狈地爬起,到屏风外去拿自己的药箱。

    “就是这样……痛就抓着,朕保证,很快就没事了……”他的语调有着出乎意料的温柔,将怀里痛到几昏厥的躯揽得更紧,让她痛楚的眼泪掉落在他的衣袍上,心里溢满了浓浓的哀痛,却又异常地满足……

    “送我回去……”一声细如蚊蚋的颤抖声音从唇边溢出,洛姬儿哽咽着保持最后一丝清醒,攥紧了他的衣衫,痛楚到绝望的眸子迎上他万分担忧的脸,啜泣出声,“求你,送我回王府,求求你了……啊……”

    又一波强烈的疼痛席卷了全,她肩膀剧烈蜷缩起来,再也无法承受过多的痛楚……

    回王府……

    沉的黑云在他眸子里凝聚,心里莫名涌起强烈的醋意,没有想到她痛楚至此都仍记挂着那个男人,不愿在他怀里多呆一会……有些愠怒地将她颤抖的子揉进怀里,墨澋旭俯,凑近她因痛楚而五官蹙起的小脸,瞬间与她呼吸交融,“不许再想那个人!你现在在朕怀里,只有朕能救你,懂么?!”

    她痛苦地嘤咛,不安地挣扎着,让墨澋旭眸子一紧——

    俯,带着侵略地惩罚一般吻住了她呼吸不稳的唇瓣!

    屏风外,婉妃隐隐焦灼。

    太医拿了针进去,却猛然被扯住袖子,后是个柔柔的女声,“太医,本宫能否进去看看?”

    “娘娘,这……”太医有些烦躁,急于进去救人,“里面有些危险,那姑娘绪很不稳……”

    “那你还让皇上进去?!”忽而拔高了声音,婉妃心中燃起一股怒火,气愤地拂了拂袖子,任道,“本宫还是不跟你废话了,只是进去看看,又没什么大不了……”

    话音落下,她一双绣鞋已经迈进了屏风里——

    在看到软榻上那一幕时,她倏而伸手捂住了嘴,惊得目瞪口呆!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