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的乖顺2

    ( )    极度的疲倦。

    她好累,累到不知置何处,只是浑被温暖的气息包围,让她沉溺。

    好像做了长长的梦,梦里那些旖旎的画面层层叠叠地闪过,腾安的天空,腾安的湖水,她孩童时着的小巧华服,有着最宠的小公主专属的甜美笑靥……她看着那些画面被一点一点焚烧,安静得如同悠远寂寥的牧笛,她无措地回头,只看到那个男子邪魅俊美的脸,他浅笑着锢住自己的体,浑都是他灼的气息,逃不掉,躲不开……

    细密的吻,顺着她的额角,温柔地拂过她的侧脸,耳垂,最终来到她的颈子,澋渊感受到她迷蒙中的不安,更加温柔地吻着细致的肌肤……

    大的另一端,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风翼缓缓走来,心中燃起一股焦灼的火焰,却因为脚步的沉重而逐渐熄灭。

    他看到了。

    冷色调的奢华大中央,那个神祗一般的俊美男子拥着一抹虚弱的娆,魅惑地俯轻吻。昏暗的光线映出她莹白色的肌肤,那肌肤上有一双修长有力的大掌,更衬得她小到不可思议。

    “王爷。”他低声轻唤。

    澋渊微微蹙眉,这才察觉到自己太过沉溺于怀里人儿的香甜,连风翼何时走进来都不曾发现。

    “什么事?”他压低了声音问,视线依旧温柔地停留在她略带痛苦的小脸上。

    “宫里的圣旨,王爷要接么?”风翼垂下眸子,心中踏实了几分。

    ——至少,她没事,他的担心终归是多余。

    圣旨?澋渊眸子里闪过一丝冰冷。

    许久了,自从上一次接到皇兄的旨意去腾安,整个渊王府就再也没有牵涉过任何朝政,而这次……

    “知道了。”他淡淡应道,将怀里的人儿抱起,无比怜惜,跳动的烛火映出他威严而俊朗的影。

    风翼为他冷漠的态度而微微皱眉,迟疑半晌,还是开口道,“宫里的人在大厅,刚来不久……”

    “让他等。”他冷冷打断风翼的话,揽进了怀里的娆,一步一步向着偏走去。

    ——这就是落樱国随不羁的渊王,唯一一个蔑视天威的男子,他厌恶那样的宫廷,那里葬送了他曾经深的女子,更让原本亲缘的手足都变得疏离而隔膜,而现在,天大的旨意,都抵不过怀里那个人儿的一声嘤咛。

    风翼垂首,静默着等待那个影从大里消失,毫无意识的,握着剑柄的手缓缓攥紧,直至骨节都开始泛白——

    *******************

    一波又一波,温的水抚过她白皙的肌肤,留下轻微的潮红。

    氤氲的水汽,扑面而来……

    好暖。

    暖到让她贪恋,不想离开。

    她唇齿间仿佛有着血腥的味道,无论如何都擦不去,好多人的脸在脑海里晃动,尖笑的,轻蔑的,瞬间都变得血模糊,她吓得退缩,头上却覆上一个温的大掌,子被揽进炽的怀抱,逃开那些残忍猩红的影……

    奴儿,乖……

    她整个意识被一个魅惑的声音侵占,不安地蜷缩起子,那声音却依旧萦绕。

    忽而就伸过来一只柔软的手,探入她的后背,撩起她的一缕长发,抹上香精,细细地揉搓着,看着那被浸湿了的青丝散在她肩上美丽又人的景象,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

    洛姬儿倏然就被这轻微的碰触惊醒,缓缓睁开眸子,映入眼帘的是在自己指尖晃动的温池水,冒着汩汩的气,将自己周全部包围,她嘤咛一声,动了动体。

    “醒了?”唇边浮起浅浅的笑意,半跪在池边的女子柔声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魅王宠:绝爱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